080712讀書會之後(有更新)

海泙送的拜師禮

這是海泙做送給師父的禮物,三隻企鵝,我是左邊那隻超級圓的,背著包包(因為我的經典是在工作坊背包包要走人),中間是師父一顆大紅心在他心裡面,右邊是海泙,背著寶劍(因為她常在呼吸課見到自己是拿寶劍女俠)

 

昨天晚上在師父家準備要做工作坊的MV之前,我跟師父兩個一邊看著電視重播的星光大道一邊我正打開電腦中;下午讀書會有個過程我卡住了。

我決定問問師父:你說我下午跟海泙說那句話有個情緒,是甚麼意思?那是甚麼情緒呢?
師父:那要問你自己阿!你為何在那時候不提出來問呢?
我:我那時候感覺不出來阿,我就只是將我聽到她說話的感覺說出來阿!
師父:那你現在又為何問呢?
我:我不懂你說那句話的意思。
師父:我只是感覺你說那句話裡面有個情緒,當時你不覺察現在又要問。
我只能呆呆的望著電腦,電視中精彩的比賽完全進不去我的腦袋中。
到底那是甚麼情緒呢?我為何會卡住呢?

這跟我一看到她拿那麼大束花,又準備很多拜師東西有關嗎?我只是就我聽到那句話感覺到的感覺說出阿。
不會吧!難道我話裡的情緒跟那些事情有關!

我想我的眼神應該是很疑惑吧!我看了師父一眼,
師父也回看我一眼,問我:有想到嗎?
我的表情應該是非常的扭捏與不安,要說嗎?不會吧!
我說:我想我是卡在拜師這件事情上,我看到她有這麼多花樣,我心裡當場覺得自己輸了,我不停的跟自己說別那麼小家子氣,這沒有甚麼好比的。可是,我…..

師父:就是囉!我就是有聞到你的話裡有些情緒,我不想去預設,我想海泙也一定有感覺到,所以她整個人也都呈現防衛狀態。
我說:唉!我也不知道跟她之間老是會有這樣的一些事情,我知道不是這樣去比較的,可是……

接著我開始述說著一些事件,當師父一個疑問丟過來時,我馬上覺察到跟那些事件無關,但是問題是:我到底怎麼了?

我腦袋整個人要快爆炸了,我到底對海泙這樣的情緒是怎了呢?為何我老是要把自己跟她競賽呢?為何我老是要拿自己去跟她做比較呢?為何連她跟著後來拜師我都會有一種有東西被剝奪的感覺呢?為何…有著太多的疑問了!

師父說:你一定要今天處理這件事情嗎?它有讓你這麼的不舒服嗎?
我:是還好啦!可是就是有點不放過自己!不過要是想不出來,也就先這樣了。

這個話題就到這裡應該是暫時結束,準備要弄影片的事情了。突然我知道我卡在那裡了,我不停的跟自己說:你要識大體,不要小家子氣。是的,就是這句話,我想到了母親,她一直用這一句話在委屈自己。要識大體,所以對於父親不斷的外遇不能吵,只能將所有的憤怒、傷痛都吞下;不要小子氣,男人就是偶爾會在外面拈花惹草,他最後還是會回到家庭的,要用包容的心來體諒他。

覺察到自己是這樣接收了母親的情緒後,我的眼淚掉了下來,我也許有感受到競爭的意味,我也許感受到師父被瓜分的心情,但是我都一直跟自己說:你不要那麼小家子氣,要識大體。我不停的對自己說那兩句話,其實我是一直在責備自己也一直在氣著別人與自己的。

當我連結到母親的情緒後,我整個人鬆弛了,知道自己那樣的情緒是源自哪裡的輕鬆了。

接著師父說:海泙就像剛出生的小孩,你是大師姐,我期待你可以像個大姊姊一樣去帶領她….

PS:剛跟師父碰面, 師父說他說的不是要我像姊姊一樣去照顧,這才不是他的意思。因為這樣我就又會落入跟原生家庭一樣的模式中。

我馬上雙手抱住我的頭說:為什麼每次都是這樣?當老大就是要這樣?我不要、我不要…
從小我就被這樣要求,家裡老是對我說:你是老大,你要照顧妹妹、弟弟,你要……。天阿!為什麼當老大就似乎理所當然要負擔這些呢?

我也突然懂了,懂了我為何對她在拜師之後對著我說:我是二師妹你要照顧我!這句話的不舒服了。

從小我對二妹就是有著莫名的氣,我很愛跟她搶,每次爸媽都買相同的東西給我們,常常我的東西都被我用到舊舊的了,她因為捨不得用所以東西都還很新,我看了就會有一股氣,常會利用兩個人吵架的時候故意把她的東西摔壞,來發洩我的氣。也許我某種潛意識裡一直認定她是來搶父母的愛,屬於我的百分百的愛就是因為她而被瓜分掉了。

師父看著我這個晚上的兩個覺察,笑笑的說:很棒阿!一次撿到兩個禮物。後來他說:其實你現在的覺察已經很強,我只是你們的鏡子,映照著你們,你們可以自己覺察的。

是阿!這個晚上因著我的不放棄,我就這樣撿到了兩個禮物了。謝謝師父在下課後還願意幫我,當然也要謝謝我自己的拗脾氣,不放過自己。

第二天我還執著在屬於我的愛被人瓜分的自憐心情中時,師父卻給了我另外一個角度去看:你已經有一年的時間擁有全部的愛,你的妹妹弟弟們卻從來不曾有過這樣的幸福….真的,我不該執著的去想我曾經擁有的被搶走的,我該想的是弟弟妹妹出生就不曾擁有全部的愛。

只有我曾經擁有那百分百…..這是多麼奇妙的恩典!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