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703一對一紀錄

自拍第一張

泰國是媽媽第一次出國去的國家,那次她是與爸爸同行,她玩的很開心。這是我在大皇宮時的自拍照。望著藍藍的天空….

 

2008/7/3 一對一
師父說我距離上次的一對一已經是四個月以前的事情了,哇!已經有這麼久了阿!而會有這次在工作坊前的一對一我自己也覺得很意外。

而事情要從上星期五開始說起,那是從馬來西亞回來後的隔天;一早就聽到爸爸對我發脾氣,他臨時跟我說星期六家族有個聚會,偏偏星期六我有讀書會,我就冷冷的說星期六我有事情,終於他很不高興的說:你怎麼有這麼多事情!最後來撂下狠話要我自己看著辦!而我也只有還是冷冷的回應說:我明天有事情。


接著大舅電話,下週外婆過生日,偏偏又碰到工作坊時間;大舅說:你外婆這一年身體不太好,也不知道還能吃多久?聽到舅這樣說,其實心中有一絲絲的內疚,只能跟大舅承諾:我會找時間回去看外婆。

 

接著好友先生打電話邀請我七月初去旅行,我可以順便看看沒見過面的乾女兒,我當時覺得很累,但是我沒有直接拒絕,只有先說到時再看看;接著Jenny在Msn那端說我怎麼不見那麼久,他說她最近工作上的權力爭奪,她的狀況不太好,我覺得我該陪陪她,就說找一天去找她吃飯;然後又看到NCT七月份活動時間又跟讀書會衝到,我好想去NCT也不想放棄讀書會阿!
然後Even跟我要小克的電話,她想打電話關心他一下,我不自覺得Even跟說謝謝,她提醒我:又覺得這是班長的責任!ㄟ好像是耶。

 

好多好多的角色讓我好累,我想要當:乖女兒、孝順的外孫女、好乾媽、好朋友、負責的班長,但是我也想做自己….一整天下來我好不舒服,直到晚上師父提醒我說:「這是你的責任啊,但也看你願不願意阿!」天阿!我仔細想了想我為何要一直擠在所有的角色中呢?這樣才有位置?「位置」、「角色」那我這個「人」呢?

 

就這樣我覺得我該找師父一對一了。

 

七月三號
去看中醫巧遇D,等看完醫生後,他問我去哪裡?我笑說見師父,他說:莫非是一對一,我笑笑點點頭,我們就一起去我一對一的老地方~IS Coffee。

 

進門口發現不知道是不是暑假關係,幾乎沒甚麼空位,有點小擔心,還好老位置上是師父,本來D想要留下來,不過我發現我自己真的會被影響,所以向他說抱歉。

 

因為晚上還有讀書會,所以時間有點緊,當只剩下我跟師父兩人時,師父問說開始囉!不行,我的肚子又不舒服了,先讓我去蹲一下洗手間。

回來後,不能再逃避了,就開始了。一開始我也不知道要說些甚麼?就先從為何要約這次一對一說起,回溯那天的情況,我說著說著….我說:我不知道我在哪裡?師父抓到這句話,要我寫下我在哪裡?

我在哪裡?
我在讀書會裡面(感覺是:自在)–>想到:海綿,任意變形狀
—>媽媽為了生活要想各種辦法賺錢

我在工作坊裡(感覺是:當下)–>想到:時間停止
—>媽媽死了

我在家裡姑姑、女兒(感覺是:責任)–>想到:壓力、大石頭、肩膀好重
—>媽媽的好多角色

我在NCT裏(感覺是:假裝快樂、戴面具)–>想到:小丑
—>媽媽在外人面前、婆婆面前、小孩面前的樣子,要保持快樂的面具

我在飄飄盪盪裡(感覺是:不安、不知所措)–>想到:受驚嚇的水母
—>媽媽無力面對社會的多變

我在孤單裡(感覺是:孤獨)–>想到:貓
—>媽媽的孤單

 
看到我所有的角色中全背負著媽媽的影子,我很悲傷,我似乎一點一滴將媽媽所有的樣子都融入到我的生命裡,我只是媽媽的變形版。

 

師父要我閉上眼睛,把媽媽請到我面前來,一個一個的跟媽媽說,我看到她的樣子,我閉上眼睛,媽媽來到我面前,她笑笑的,我卻是眼淚止不住的流,我可以聽到媽媽說:那些都是我,那些都已經過去了,我已經都不在那些角色裡了。是的,對媽媽來說那些辛苦、難過、悲傷都已經過去了,現在她在一個很安詳的地方,我向媽媽臣服,我告訴她:我知道,那些我會讓它們慢慢從我身上離開,我要這樣才能找到我的位置。

 

師父要我將這些位置擺在我覺得舒服的地方,我一個一個擺放,我發現那個「我在家裡」被我擺了好遠好遠,而我對於「我在飄飄盪盪裡」、「我在孤單裡」不管我怎麼擺都讓我頭暈,只要它們一出現我的頭就是暈的,師父要我試著把他們擺在我的心裡,不行,擺在我的腳下可以不那麼暈但是我卻發現我站不穩了。唉!師父說:那是人根本的議題,不是那麼簡單可以接受的。

是阿!只能暫時接受自己的暈眩囉!

 

這樣完成我這一次的一對一,又再一次看到母親對我竟然有著如此深的影響著。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