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送IPC的朋友

▲馬來西亞遠道來參加師父婚禮的朋友:啟章、銀娘、春源、祖潔、雪冰與嘉儀(左後起)

         本來答應IPC的朋友們2010/1/2要跟他們一起在台南碰面,一起遊南府的,可是1/1師父的婚禮真的有操到,當他們晚上六點多要離開師父婚禮現場時,我忍痛跟他們說我明天不跟他們碰面了,要在家好好休息。

雖然他們可以理解也可以諒解,可是我的心中總是一直有著一些些的虧欠與不安,這趟他們來時我們正在忙著最後的婚禮籌備事項,好不容易有個晚上可以過去找他們,他們卻忙著為他們自己中心添購中文書籍及打包回馬來西亞,那晚我跟蛙從他們住的地方離開在回家的路上與他們相遇,也只有簡單說聲再見。

我心中傻傻的以為也許可以在跨年夜去找他們,畢竟他們住的地方可是抬頭就可見到101的耶,怎知我果然是傻傻的以為,當天晚上我們在婚禮現場確認所有最後東西時…果然還有一堆事情要回家趕,只好跟Even乖乖回家做工去。

2010/01/01晚上他們就轉移到南台灣去了,2010/01/05他們直接從南台灣搭高鐵從桃園離開,仔細盤算了一下最後見他們的機會大概就是趕去桃園高鐵站囉,心裡一直也不理解自己怎麼會那麼想去看他們,後來先不管為什麼了,決定就讓自己去作吧!2010/1/4深夜在網路上買好了高鐵車票,也準備好送他們的相本與給雪冰的杏仁茶,小小心意。

星期二蠻早時間出門,還特地到萊爾富的自動沖洗機補了幾張照片想送給他們,到了高鐵站有充足時間到自動取票機取票,一拿到車票過機器時被攔下來,原來要發車前40分才能進站,服務小姐跟我說還有十分鐘。

站在旁邊發呆時,突然….我最重要的禮物忘記拿了,慘了,沒有了禮物我去幹嘛呢?馬上往回衝,出了火車站攔下計程車,一上車就問運將伯伯是否可以在半個小時內往返蘆洲與火車站間,運將伯伯面有難色,不過可以感覺到他很努力的為我規劃路線,先是從台北橋回三重,這當中我試著打電話回家看家裡是否有人可以幫我,將將…果真弟弟跟弟媳都已經出門到南投去接小朋友了,這下子我真的只有祈求老天爺給不給我去送他們的機會了。

厲害的運將伯伯竟然在25分鐘內來回蘆洲與火車站之間,讓我順利趕上原本要搭的高鐵班車,讓我可以順利在他們到達桃園前先到。

當我一看到背著大包小包的他們出來時,心裡的感覺真的是….那種分離的難過讓我一見到雪冰只能抱著她掉眼淚,跟這一群朋友相識並不長久從2008年6月認識到現在其實才一年多,但是那種生命的連結卻是讓我對他們有著一份難以說明的情感,這一趟他們的台灣行自己未能好好盡地主之誼讓我心中一直很不安,來這裡送送他們我想是我最後可以做的。

一時間也不知道要跟她們說些甚麼,只有靜靜的帶著他們去搭往機場的巴士,看著他們把行李放好搭上巴士,坐在位置上,我在門外看著他們,心中的難過卻是越來越深,我趕緊跟她們說再見,不等他們車子開走了,掰掰了,轉身直挺挺的進了高鐵車站,然後馬上搭車回台北。還好在火車上有一小段時間讓我慢慢將心情復原,然後回去上班。

送走了他們,似乎也代表這一次活動真正落幕了,我們忙碌快半年完成這一場美麗、動人又溫馨的彩虹婚禮,而當這群遠道特地來參加的朋友離開了,似乎是在提醒我所有的美好都將過去,接下來將有往下該進行的….不過我知道當有一天我如果與他們再相逢時我想這一場美麗的記憶將肯定是我們開啟話題最佳的Opening

再見!……期待下次相逢之時!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