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工作坊】之殘酷分組舞台

IMG_5776 

【課程開始前,我們都會被要求想一想這次參加的目的與期待…】

參加的目的】
     照例一開始我們會有很長的天氣報告、參加目的與心情的分享,根據幾次下來的經驗,認真的將參加目的寫在白板上真的會對當事人在兩天的活動中很有幫助的,會讓我們在工作坊的過程中經常去檢視自己這次參加的目的,而自己是否朝著目的走或是逃避著目的。而我自己在分享這次參加目的的過程中,看到這一年多來對於接下來該往哪裡去一直處在某種猶豫中,原來的路似乎讓我比較安全與習慣,但是之前五個月的工作經驗讓我知道我其實不想回去那條路了,而另外一條路:做些SOHO的工作及走自我內在成長的路,看著師父這樣一路辛辛苦苦的,那個不安全感又緊緊的籠罩著我,太多未知、太多擔心、太多焦慮….所以這些混亂的語言之後我給自己定下這次的目的:讓我下決定吧!


     我還順口說了我不知道我的決定是甚麼?師父一個眼神過來,我馬上改口說:不,我是知道的,只是我需要一些Push讓我下一個決定。

 

     就這樣我開始了我這次的個人神話之旅….

【殘酷的分組舞台

IMG_5780 

↑↓剛開始殘酷的分組狀態,大家都好像逛菜市場…..

IMG_5805
     我猜大部分的人對於第二天的呈現都有著摸不邊際的焦慮感,所以師父又讓我們玩分組遊戲,他希望分成三、三、三、四人共四組,一開始有蛙、海泙自願當組長,他問我要不要當組長,我搖搖頭,倒是我因為看了蛙的目的選擇到蛙那組,接著阿良也選擇到蛙那組,蛙說他想要作個人呈現,阿良也說他要做個人呈現;我則是因為還搞不清楚自己的神話是甚麼也就不確定是要團體呈現或是個人呈現,只是在討論的當下,我有很大的壓力,可以感覺到自己與他們兩個似乎有著很不一樣的動力,而蛙的言語也讓我開始覺得自己選擇那組似乎不太明智,只是看了其他人似乎達到某種平衡,都已經各有所屬了。

      聽著其他組開始在討論著各自想要呈現的細節,我突然焦慮起來,我沒有東西耶!我…我…而這個時候蛙決定不要他的組了,他要到別組去了,他跳到海泙、小時、舜傑那一組去,當場我們這邊已經不平衡了,而這時阿良也開始去遊走別組了,我一個人孤單的站在那邊,師父提醒我去看看別人家阿,可以去挑撥別組阿。
     我帶著某種很心虛的微笑開始先走到大為那一組,他們說了甚麼我其實不記得了;我笑著又走向海泙那一組,他們大致已經有所決定了;接著我再走到我最陌生的那一組,我幾乎是逃著離開。然後我又站回去我原來的位子,笑著對師父說他們好像都處在某種平衡中。我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辦?但是我只能選擇先站在我原來的位置,(就某種我的原型狀態,我確實是如此,經常是選擇不離開的卡住自己的)。

       這時師父又開始挑撥了,突然Flora跟Even都跑到我這邊來,有人來我當然要想盡辦法將她們留住,這是我唯一能做的,我不要失去她們。我開始與她們討論她們想要的情緒表達,一個說:我要表達自憐;一個說我要當罵人的後母。說真的,我也不知道這這該如何連結起來,只有確定我們大概會是做團體呈現吧!這樣應該可以有一個共識,三個人自己莫名的High了起來,也許就像後來Even說的:三個膽小的人緊緊依偎在一起吧!這樣的依偎讓我們變成一股力量,可以一起去隔火觀看別人的戰火,我們三個確認是一組了,開始自拍起來了,笑得很開心。

       突然,師父說:大吉你是在委屈自己嗎?大吉打破了原本的平衡,他決定要到別組去了,大吉對師父說:對,我在那裡感覺到壓迫,然後,他走到我們這組來,是的,這一艘大船又開始不平衡了,局勢又開始變化了,而現在我們被攪進去了,不能隔火觀戰了,對於大吉要來我們這組,我先主動詢問他來的動機,他說:原來的組讓他有壓力,而他想去海泙那組似乎也進不去,所以來我們這組,喝!這是甚麼理由阿!我們是備胎囉!他很誠實的回答說是。我詢問了Flora與Even的意見,Even有點小怒氣的說:我只是要你說你要各自呈現需要我們幫忙,我就接受你加入。其實,當下我已經有點不想讓大吉加入了,所以,我煽風點火的說:你想要去那組,怎麼不去試試看呢?雖然他們關門你也可以去試著敲敲門阿!

 

更多工作坊照片:神話工作坊相本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