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龜探望學姐

2006/12/18(一
比平常上班稍晚一點點的時間我出門了,昨天先跟老爸說了一下要到高雄訪友,爸爸很貼心的說:反正沒工作了,出去走走也好。謝謝爸爸沒有多問,讓我可以不帶愧疚的心情出門。
10:00am左右搭上阿輝的車子,上了北二高往南飛去。

中間在休息站短暫休息吃飯,本想找個地方喝咖啡,只是那個休息站No Feel,好吧!繼續找下一個有Feel的休息站,該是過了台中後的某個休息站,有便宜的現煮咖啡,還有免費無線網路可以用,不錯不錯,我們在這裡歇腳,各自拿出自己的電腦上網了。大概 30~40分鐘吧,趁著電池還沒有用完,今天晚上他有個演講在高醫,要在6點以前趕到,喝了咖啡,可以繼續出發了。

還蠻順利的找到學校,接待學生很Nice的接待了我們,簡單的對話,大概知道他們的背景。走在這樣熟悉氛圍卻是陌生的校園中,某個部分的回憶慢慢的被叫醒了。本以為自己一定會不知道該如何與這樣的年輕小朋友說些甚麼,沒想到…哈哈還可以小聊一下下。

7:00PM阿輝的演講開始,第一次聽他用另外的角度介紹自己分享自己,很不一樣的感受。因為前一天剛初步剪出愛之抱抱的MV,在演講的後面先讓他們看一下,他們的分享讓我相信這樣的片子可以感動人的,還好還好。

10:00PM結束第一天,可以悠閒的吃個宵夜,然後今天我借住阿輝的高雄的家。

2006/12/19(二)
      第二天的閒晃,昨天晚上睡得有點不安穩,半夜突然左手臂好癢,拼命的抓卻不敢(想)開燈看看自己的手臂究竟是怎麼了,告訴自己沒事情的,繼續睡覺去。清晨依舊被自己的6:45的鬧鐘嚇醒,每一次按下手機的鬧鐘都會問自己一次明明就不用上班了,妳幹嘛還讓這個鬧鐘繼續著呢?問了自己卻說不出個所以然,傻氣的不願意將設定刪除掉,寧願讓自己在每天的清晨醒來然後轉身再繼續睡去。
8:45am實在睡不著了,決定下床,看看手臂沒有任何異樣,突然有種難道我昨天是作夢的嗎?還好床下的水瓶證明我昨天有醒來過。在浴室的鏡子前面,眉心的皺紋明顯了,我嚇了一跳,不會吧!難過過去我不曾注意到嗎,眉心怎麼會皺成這樣子阿,試圖想要用手去將它撫平,傻子!

整理衣物,將所有的東西打包完成,不知道要做些甚麼,看看電視吧。腦袋空空的,電視是最好的填塞物,只是頗像大便的。
十點多阿輝上來叫我,簡單用過早餐,阿華田+一片厚片土司,夠了。看著阿輝的姐姐,熟悉的眼神,習慣的口音,我想起了媽媽,不停的在廚房忙碌,將自己關在廚房中代表對家庭的愛,這樣的付出的愛有被家人收到嗎?
快11點阿輝要去接母親,順道送我到火車站。也算是幸運11:20分的公路局,預計兩個小時的車程,車上繼續昏睡中,不知何時上了高速公路,大樹交流道下,經過旗山、美濃在到六龜,1:20pm在六龜的公路總站我下車了,超級無敵荒涼的一個公車總站。跟了幾個老人家下車,聯絡不上靜芬有點不知所措,看到六龜鄉圖書館,在這沒有QK的地方,這裡應該可以讓我暫歇一下吧。可是大門深鎖,無奈看了門口的開放時間,原來下午1:30pm才開始,走到主要街道去希望可以找到覓食的地方或是可以暫時休息的地方。還好旁邊有家麵店,叫了碗牛肉麵一些小菜,午餐沒被餓到。用過午餐再回到圖書館,竟然還是關門著,正打算要坐在階梯上的時候還好有位婦人騎著摩托車來到,打開了圖書館的大門,終於我有了地方可以休息了。

習慣性的打開電腦,抓到了無線,可以上網了,有種與世界連通的感覺,先Msn了海泙問他的生日宴會準備的如何?沒想到受到阻礙。跟她預期的很大差距,她正在做努力中,為她加油…

坐在小小的圖書館中,聽著隔壁小學的朗朗讀書聲,這真是熟悉又陌生的感覺,都曾經有過類似的童年經驗,這樣的回憶已經是很遠很遠了,但是在這一刻卻變的如此鮮明。那個小小的自己,第一次上學要走一個小時才到的了學校,下課後走過茉莉花茶園,順手採了幾朵茉莉花回家給奶奶供神,直到小三吧,經過老師的說明才知道可以搭公車上課,第一次帶著妹妹搭公車,提前了一站按鈴,公車司機堅持要我們下車,真是個超級惡劣的開始

試著在Internet中找一下靜芬的學校,竟然給找到了,還確定她就在這個學校中,撥了電話到學校還好她剛好沒課可以過來接我。
等待著她的時候,心裡不斷的想像著她的模樣,現在的她是瘦了還是胖了、黑了還是白了…當我還在想像中,透過窗戶看到她了,黑了、瘦了也有些許的老了。但是她熟悉的動作依舊是她,像一陣風進了圖書館大門,我急忙收拾桌上的電腦,放進包包中,她竟然一股腦的要幫我背起我那重重的背包(這就是她的熱情),我急忙跟她說:很重,我自己背。背包真的很重她也就放棄讓我自己將背包上肩,我坐在後座,搭著她的腰,她騎機車帶我回她的家。

小小的社區,她的公婆正坐在街上跟鄰居話家常,介紹我讓她的家人認識後,先帶我到客房,她以為我會累要我先睡個午覺,我一點都不累阿。問了她我可不可以去她學校,她也大方的說沒問題,就這樣我抽出我的行李,背上我的小灰NB跟著靜芬到她的學校去晃晃。

第二次見到靜芬的先生,突然覺得跟我記憶中的他不太一樣,現在的他好有味道歐!

見過她先生後,我被靜芬帶到二樓的圖書館吧,我跟她這時候才有短暫的四眼相對,看著她的眼睛聽著她的關心詢問,我述說著最近突然失業的狀況,想要很理性的帶過,但是看著她像姊姊般的關心眼神,還是不自主的說了心中那個被遺棄及不管我多努力就是不被人肯定的難過情緒,說著也就哭了。突然間我看見她有點無措的眼神,覺得自己的情緒有點太over了,更何況她還在上班,快快收拾起自己的情緒,擦乾眼淚,笑笑的對她說:我會沒事的拉。讓她放心的回去上課。然後靜靜一個人寫著遊記。
寫著寫著突然有個女生闖進我的世界,我有點被嚇到,對她淡淡的微笑,她問了我是誰?說明自己是學校老師的朋友,從台北來探望她,她順口說了靜芬是學校的王牌老師。我笑笑的沒有回應。沒想到我後來將這句話跟靜芬說的時候,卻讓她說出了後面的一段事情。寫了一個段落,聽到外面小朋友的嬉鬧聲音,好奇的走出去,原來小朋友在接力賽跑,我靜靜地站在二樓,看著他們跑步,玩足球…突然間我懂了自己這段時間飄飄浮浮的感覺是為什麼了

『我突然知道了,我從小到大都在一個固定的體制中生活,上學讀書、就業…突然間我被中斷了這些框框,我的框框不見了,當然我也不想讓自己馬上跳進框框中,所以我在漂漂浮浮,遊遊盪盪。這是我很不熟悉的感覺,難怪我這麼的不舒服。』

然後我回去將這段感覺先記錄下來,就在這個時候,靜芬上來找我回家了。

medium_IMG_4895.jpg
還沒到六點,回到她家,看到她先生正在煮晚餐,她很自在的跟我聊天,看著他們的互動讓我有點驚訝,這樣的相互尊重我第一次看到。她帶我去另外一個親戚家看他家的三個寶貝,一進門就見到五個小朋友,她要我猜猜哪三個是她家的寶貝,這讓我有點不知所措因為他們是表姊妹弟很難猜阿,只有挑一個看起來最大的女生說她是老大,還好沒有猜錯。這時候她的最小的男生走到我旁邊,靜芬竟然要我抱起他要他親親我,他也很大方的照做了。其實這樣的親密接觸讓我有點嚇到,從來不相信有小朋友可以對一個看起來很嚴肅的阿姨做出這樣親密的舉止,謝謝他的不害怕。

在那邊小坐一下後,靜芬的先生叫大家過去吃晚餐,小朋友要求要跟我玩賽跑,嘿嘿我可是不含糊的也跟他們玩了起來,只是我是個不願意禮讓的阿姨,大人當然要贏小孩阿。

簡單用過晚餐後,本以為她要忙小朋友忙家事,我可能要自己靜靜的寫點東西,嘿!想不到她先生自己做起後續的家事,洗衣服,弄小朋友,她可以坐在客廳跟我說說話,讓我很意外。她跟我說了很多關於她工作上面的事情,她這幾年的教職生涯中間經歷的瓶頸、同事間相處的點滴,我試著在這樣的隻字片語間想去串連起她這幾年的生活,但是我們實在太久太久沒有見面了,我可以理解她在工作上的瓶頸,很遺憾自己沒能有機會陪伴她。但總是相信她的人格特質是那麼善良的,沒有心機的,可以讓她渡過的。幾年沒見,真高興我的學姐還是保有她那純真善良的熱情特質。

2006/12/20(三)
     昨天很早就睡了,今早像平常上班的時間醒來,聽著門外靜芬一家正忙著上學的上學、上班的上班,有點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出現,怕會造成她的分心,卻又怕她忘記家裡有個客人,想想梳洗過後還是出現好了。
到一樓客廳,聽說她婆婆幫忙帶的小孫女昨天發燒,今天要帶小朋友到鳳山去看醫生,沒見到靜芬,大女兒跟我說:我媽咪去幫你買早餐了。恩!真是不好意思造成她的困擾,她像一陣風進來將早餐交給我,催促著小朋友要上學了,將家裡的門鎖車子的鎖匙交給我,就趕緊上班去了。坐在客廳中看著電視吃著早餐,整個空間突然安靜了。安靜的壓縮空氣逼了我有點不知所措,趕緊上樓挑了本書看看,讓自己暫時脫離面對自己的焦慮。時間怎麼這麼慢阿,好吧!決定騎車出去晃晃,雖然擔心迷路,但相信自己吧!摩托車騎在這小小的鄉下村落中,暖暖的太陽曬在身上,看到的都是老人家,想起昨天跟靜芬的對話,這個小小一萬六千人口的六龜鄉大部分都是隔代教養,小朋友的教育都是爺爺奶奶在看。
晃了晃沒多大意思,還是回去休息,小瞇了一下台北的蛙打電話跟我要個東西,好吧,再到圖書館去抓無線網路將他要的東西傳給他。自己一個人坐在圖書館的台階上,將NB放在大腿上,我竟然就這樣上起網來了,沒有任何的不自在耶!中間還有路人過來問我怎麼可以抓到網路阿,哈哈!是阿,誰相信在這鳥不生蛋的鄉下地方我竟然還可以上網。

搞定蛙要的東西後,去吃了個簡單的午餐,騎著車子回去,沒想到靜芬已經在家裡等我,她說下午沒有課,要帶我去喝下午茶。把握最後跟她說說話的時機。
15分鐘後,我們坐在花花草草的庭院中,喝著悠閒的花茶,聽著他敘說這些年來的生活,我突然知道了,為何我會在失業後第一個找的人是她。

     她是我進大學第一次離家時候遇到的第一個像大姊姊一樣照顧我的學姐,我一直就想要有個姊姊疼我,剛開始第一個學期她們住在二樓,我自己一個人住在一樓,但是總可以感受她旋風般的疼愛,她總是匆匆忙忙的,第二個學期她搬下來跟我當室友,就這樣我們當了一年半的室友,她看似粗心大意,其實天蠍座的細心,我的些微變化很難逃過她的眼睛阿,這中間我們曾經經歷她最要好的同學意外生亡,她的難過我不知道怎麼安慰,那個事件卻讓我嚇到了,第一次知道死神可以這樣的靠近我們。曾經我養了一隻白文鳥,從幼雛我就一口一口的將它養大,白文鳥很貼心,會乖乖的站在肩膀上,沒想到有一天我回家時,它竟然無喻警的死掉了,她不想我傷心,在我回宿舍前就將它給埋了。後來我還利用暑假她回南部的時候去高雄找她玩,我只要付自己來回車票錢,剩下吃的、喝的、住的和玩的全由她負責,不知道自己那個愛玩的基因是不是就是這樣被引起的。


她畢業後就回高雄工作,雖然後面這兩年我有社團同學陪伴,但是我就變成了大姊姊般的照顧他們,自己沒有大姊姊的呼護了。漸漸的,我們只有在我出國寫明信片給她,當她收到明信片的時候回我電話;接著她結婚小孩一個一個落地,她連電話也沒有時間打了。但是我總是願意持續寫明信片給她,因為我知道我的學姐會很高興收到我的隻字片語,來自遠方的祝福。
從她落腳在六龜後,我一直想要去探望她,從她第一個小朋友出生就說要去看她,這一拖就八年了,第三個小朋友都已經三歲了,我終於走了一趟六龜去探望她了。雖然是在失業的時候,不過至少沒有繼續拖下去。

這麼多年過去了,歲月在她的容貌上雖然留下了些許痕跡,但是她的熱情與溫暖卻沒有被歲月改變,我那熟悉的大姊姊還是在,他還是一陣風般吹過我。溫溫暖暖的!

她一直希望我能多留幾天,其實我知道她的熱情,但是我不想對她的生活造成太大改變,我的到訪她很開心但確實也讓她必須將部分的注意力放在我這邊,這是她的熱情。所以還是決定依照計畫只留一天,讓彼此都知道我們都很好就夠了,當天下午我搭下午四點的公車回高雄,參加阿輝的另一場演講。
一個人兩天短暫的冒險,經歷的當中很多不確定與害怕,即使在語言熟悉的台灣還是讓我有很多害怕而不敢去冒險,當我坐在回高雄的公車上回想著這兩天,已經沒有害怕反而多了許多新鮮感,也發現自己挺勇敢的,給自己一些些鼓勵,旅行的焦慮與冒險都是旅行的點滴!

回到高雄後,趕了計程車到阿輝座談會的場地,以為是很多人,沒想到人數不太多,第四次看他的簡報及第二次看愛之抱抱的MV,過程少了激動的眼淚,只是當影片結束後,阿輝的好些朋友抱著他哭,我的眼眶又不受控制了….還哭的更嚴重。他們都是阿輝的老朋友、老同事及親戚,他們的心疼、感動,讓這兩天獨自冒險的我摻雜著複雜的情緒所以就跟著也哭紅了眼睛。

會後阿輝與他們進行了一場蠻有趣的理性與感性的對話。

2006/12/21(四)
     今天要回台北了,南下流浪了幾天,還真的有點想念家裡,而且是特別想念家裡的小朋友,早上阿輝去跟他媽媽說再見後,我們就北上了。

中間到休息站簡單用過阿輝媽媽的愛心肉粽繼續北上,今天要到台中的胡同休息,阿輝與Dina約在那裡敘舊。

我跟Dina沒有多少交集,沒想到她卻可以很直接的Point到我目前的心境,這讓我很驚訝,一位不太深交的朋友只有過幾次短暫的會面,卻可以比較貼近自己現在心境。雖然現在我回想不起來當時她說的話,卻可以記住那種被認同及被Touch的感覺。

到了晚上我們臨時找到阿政,凹他請我們吃火鍋,這一吃我們竟然搞到晚上11點才從台中離開,沒辦法只好先回到新店,在借宿達觀一晚。
星期五終於回到我溫暖的房間,想念已久的床舖,終於可以好好的睡一覺。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