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續俄羅斯之旅-芭蕾舞之天鵝湖

這場約會真的只是個臨時起意,話說九月的某天NCT在邱老家聚會,大家回憶著今年年度旅行-俄羅斯的點點滴滴,忘記是誰提起說:俄羅斯馬林斯基劇院基洛夫芭蕾暨交響樂團要來台灣表演,然後就說去俄羅斯都看了,人家來台灣似乎也該去看一下,接著,我就在網路上查到購票訊息,然後就與青及楊姐相約買了票,然後就一直等到今天晚上…當初的一個起心動念,馬上行動…

三人坐在戲劇院外的小咖啡廳上,有一搭沒一搭個閒聊著最近剛接到大哥發表明年NCT年度旅行地點的消息,我一整超級心動,一直在慫恿楊姐一起走,中間插著她聊新公司的狀況,及某位朋友明年去看極光,說真的老朋友隨便一聊時間過得真快,準備進場看表演去囉。

進場後才發現今天沒時間Study天鵝湖的故事,與每一幕大致的故事,不過還好這樣的故事算是老掉牙,專心欣賞舞者動人的舞姿。

 

我個人相對喜歡黑天鵝的部分,舞蹈力道、強度的呈現很棒,楊姐因為在聖彼得堡有看過一場,她喜歡彼得堡的天鵝主角,她覺得歷練問題,他感覺這次來的天鵝主角相對是年輕的,所以好像有時候快要跌倒的感覺,彼得堡的主角下盤比較穩。

Anyway必須說對我這種不是很有氣質與藝術素養的人來說,進到這樣場域欣賞美麗的藝術,是令人感到開心與愉悅的,可以暫時拋開工作壓力,還不錯!

擷取網路上的資料:http://www.mna.com.tw/2012/events.asp?eventID=40

《天鵝湖》在馬林斯基劇院公演成功後,就再也沒離開過芭蕾舞台,世界上所有芭蕾舞團都至少演過劇裡的一個部分(通常是第二幕),馬林斯基版的《天鵝湖》當時由義大利芭蕾伶娜萊娜尼一人分飾兩角,她在第三幕獨舞變奏中,一口氣做了三十二個定點迴旋轉,使得此一絕技成為《天鵝湖》考驗舞星的難關。

《天鵝湖》的故事一般人耳熟能詳,王子齊格菲在湖邊巧遇受詛咒而變成天鵝的公主奧傑塔,美麗的戀情在天鵝群舞中展開,王子向公主表達忠貞不變的愛意。不料,在魔法師的陰謀下,王子對與奧傑塔外貌神似的黑天鵝奧吉莉雅驚為天人,於是宣布奧吉莉雅是他的最佳人選。突然間,王子看到了天鵝公主出現,追到湖邊,向她乞求原諒,並再度表明他永恆的愛。失望的公主躍入湖中,王子隨之躍入,兩人堅貞的愛情戰勝魔法。曙光升起,天鵝湖上出現金色的船,王子與公主駕舟遠去,航向幸福之路。

芭蕾交響化,獨舞唯美,群舞劃一

雖然故事是觀眾理解舞台情景發展的助力,但《天鵝湖》絕對不是只有情節,它是古典芭蕾舞劇的傑作,也是芭蕾「交響化」的典型,全舞涵蓋不同造型主題的發展與對比,從獨舞、雙人舞到群舞之間動作相互配合,整個舞台空間形成各種與節奏變化相契合的圖形,藉此延伸出多樣的造型。因此,沒有坐在舞台近距離或低角度的觀眾,反而可以看到整個舞台空間的結構。

馬林斯基版的《天鵝湖》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伊凡諾夫和裴帝巴打破當時「以呈現舞蹈家純熟技巧」為流行的編舞手法,深入音樂精髓,讓肢體語彙和音符結合。伊凡諾夫編的第二幕成功地塑造白天鵝形象,他設計出高傲的阿拉伯姿(舞者單腿半蹲或直立支撐,另一腳往背後直伸與前腳成九十度),伴隨著音樂,或向上飛躍;或兩臂波動旋轉;有時還兩手擋住臉部,顯露羞怯的姿態,如同交響樂般「主題動作」,與第一版演出時在女主角背部插翅的做法大不同。白天鵝的「主題動作」在黑天鵝身上也看得到,只是隨音樂變奏,某些舞姿變形或速度加快,表達不同的性格與角色,讓王子在錯亂中分不清真偽受迷惑。

第二幕的白天鵝群舞也是全劇的重頭戲之一,群舞跳著「主題動作」像合唱隊般對主題舞段產生「反響」作用。舞者來自瓦嘎諾娃舞蹈學校的基洛夫舞團強調的就是這一段群舞的整齊畫一,在挑選群舞者時,編導就會考量到舞者身材的一致性,芭蕾老師在課程訓練時為達到整齊的畫面,從手姿、手臂的高度、頭擺的角度到隊形,一步步要求嚴謹。其次,這一幕中的「四小天鵝」及「三大天鵝」分別表現快板及圓舞曲般的歡喜場面,是不容錯過的舞段。

正宗天鵝湖,32迴旋轉挑戰極限

除了愛情的淒美之外,第三幕由裴帝巴操刀的華麗場面也值得定焦,這一幕舞蹈的高潮是黑天鵝三十二迴旋,雖然這是一個炫耀女舞者技巧的花樣,但芭蕾女伶在做這個動作時,不但踢腿、旋轉都要精準而優美,而且每一舉手投足都不能讓台下的觀眾感受到其緊張、不穩或缺乏自信的感覺。

這一幕裡的性格舞蹈也表現出全舞的豐富色彩與多樣性格,從西班牙舞、義大利的那不勒斯舞、匈牙利的恰爾達什舞到波蘭馬祖卡舞,讓觀眾目不暇給。基洛夫芭蕾始終保持伊凡諾夫與裴帝巴合作的版本,這個讓舞劇成功的古老版本成為該團代表,至今世界舞壇許多編導為了凸顯個人獨特性,在性格舞及魔法師的造型上動手腳,基洛夫芭蕾仍保有原來的舞蹈設計,及魔法師化為貓頭鷹的原形,讓觀眾感受原味。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