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式

2007/3/18(日)第四期第十次

為了考試商情大家將這次的讀書會調到這一天,沒想到記錯時間,還是跟考試沖到了,還好考試考到下午兩點半,考試結束後快快趕到讀書會現場。

沒想到在公車站碰到海泙,她依舊很悠閒的帶著Walkman在等車,一見到我還問我:你怎麼遲到阿!我..我..我..原來有些事情真的是別人不一定會記住的。我說:我今天考試,剛剛考完,你怎麼遲到阿?她說:我忙公事阿,剛才結束。才以為應該我們兩個是最後的,轉進巷子口,看到Even在麵包店,Even:今天心情不好所以請你們吃蛋糕。這真是個請客的好理由阿!

到了讀書會現場,剛好中場休息時間,看到大家正在說說笑笑的,還有剛從北非回來的小芬也帶了撒哈拉沙漠的沙子回來,跟大家say hello後,先到廚房到杯水,卻有種容不進去大家的感覺,想想也許是因為考試的關係吧!突然紅襪子問我要不要我去坐他的位子,我假裝沒有聽見。

休息結束,跟Even搬了僅剩下的兩張椅子,放在團體的最外圈,這時候紅襪子又說了:你要不要跟我換座位?我像是發怒的母獅子;我說我不要。然後把自己重重的丟回椅子上去,我生氣了。然後接下來讀書會的分享與書中的東西,我幾乎完全沒有聽進去了。只要一開口自己就像個充滿刺的刺蝟般,每個字都帶著某種憤怒,決定要自己閉嘴。

會後聚餐時,大家有稍稍跟我說我怎麼對紅襪子發這麼大脾氣,我開始為自己的不得體行為解釋,但是….我到底怎麼了?

直到星期天家族排列,我覺察到自己這段時間的封閉,我終於懂了,那天在讀書會團體中的我,就是過去我對待團體的模式:

        一個團體我放了很多情感之後,然後我就開始將自己站在圈圈的外面,然後自己覺得團體不要我,沒有人要我。對於團體中給予的關心(其實紅襪子只是一種關心的表達),我還給他重重的一拳(對於別人關心的不知所措,選擇防衛還傷害別人)。我才知道我在不知覺得狀態中回到自己舊有的人際關係模式裡。

舊有模式真是個可怕老朋友,就這樣靜悄悄的回來了!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