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讓你氣到哭卻可能是幫助你找到碼頭的貴人

2008/4/12 達觀讀書會第七期第三次

這次讀書會一開始就像是被陰雨綿綿的天氣詛咒般,到了一點半才來兩隻小貓,我心裡開始有點氣了;怎麼大家越來越不守時了,繼續閉著眼睛聽音樂,到了45分終於又再來了一隻小貓,師父說:不等了,我們先開始….還問了一下我們要不要靜心,還是靜心吧!

簡單靜心之後,整個氛圍有點冷住了,還好澤先舉手要分享,讓我有種可以暫時歇口氣的放鬆,可以感覺到他很緊張的挺直著身體,有點不理解為何天氣報告會這樣緊張,可是想起前天他問我:「在還是新生的時候是不是很會自責?」讓我稍微回想了剛開始參加讀書會的自己,真的耶!每次要天氣報告都會緊張。天阿!原來當初新生時候的自己是這個樣子阿!真是太可愛了。

兩點多後陸續有其他人也來了,而所有的故事都在唸書之後發生了…..
P今天坐在我的左邊,含坐在右邊,唸書的時候沒多久我就一直被P與含的互動干擾,我開始有些不舒服了,我試著在心裡問自己為何不舒服?要自己不要被干擾。
而當要中場休息後在師父要進行一個活動前,P幾乎是第三次的用開玩笑的話在取笑傑,這時候我真的很不舒服了,我就將剛剛被干擾的不舒服一口氣說出來,只是當我說出來之後,我在剎那間覺察到我其實會這樣對他是因為我的愧疚感,因為我對於上次他沒有搭上KC的便車有些抱歉,我向他說出我的抱歉,而我的愧疚感是因為我沒有將他放在前三名而是第四名的位置。
而這個時候師父問P聽到我這樣說的感覺;他承認他對我有生氣。
師父問:氣甚麼?他欲言又止的好幾次,我看了他幾次,感覺他似乎有話不敢說。我心想:難道他是怕傷害我嗎?
師父繼續請他說出來,終於他說了:生氣你憑甚麼可以決定誰可以座KC的車子,那又不是你的車子,你怎麼這麼自私與霸道。

他說完這些話,師父問我的感覺;我努力想要自己不能掉眼淚,即使被誤會都要問自己為何要撿起這把刀,但是,我當下感覺好受傷阿!我要怎麼回應呢?整個人就是被傷害了,我的好意被這樣誤解,我被說自私、霸道、獨裁….這些形容詞對我都很有殺傷力。我只能掉著眼淚說我沒有這些意思,當我為自己做些解釋之後,我的眼淚停了,我有點訝異怎麼眼淚這樣就停住了。

 

不過這個時候師父繼續提醒P他這是攻擊,請他要不要再想想生氣背後的意圖是甚麼?
他堅持不再說了,我其實在自己的狀態中,猜測著他的意圖是甚麼?那其實是讓我很溫暖的,因為這似乎是他常用的一種手段,可是他還是不說,我開始覺得又有點受傷了。
這時候,師父也不想再逼他了,先讓我們進行活動,活動前師父先表明做這個活動的意圖是因為大家今天都遲到,他認為這一定有某些意涵在的,前幾天KC在Msn中對我說到他感覺到團體有些卡住,他這樣說的時候我跟師父都有點訝異,因為我跟師父都沒有這樣的感覺。不知道後來師父想到甚麼,所以他要做這個活動。
師父在活動前也一直提醒我們「丟刀理論」請聽的人不要接刀,而說的人也不能因為「丟刀理論」就故意丟刀。

這是個我完全不知道的遊戲,為了安全趕快挑了Even,沒想到師父竟然奸奸的笑說:找熟的也許會更慘歐!這下子我有種烏雲罩頂的感覺。

遊戲是:請跟對方說:我不能信任你的原因是……
     我跟Even對看一眼,傻眼了,我腦袋有段空白,我問自己我不信任她?我再問自己一次:我不信任Even甚麼呢?我不敢先說,請她先說,

※我不能信任妳的原因是因為我怕妳會不喜歡我,如果我跟妳說我的真心話。
※我不能信任你的原因是因為我怕妳會對我生氣,因為我不長進…..
※聽她這樣對自己的自責,我好心疼,我又好開心她這麼在意我對她的看法,我們兩個就這樣她邊說邊哭,我邊聽邊哭….

 

後來輪到我說的時候,我說:

※我不能信任你的原因是因為妳有過臨時缺席的紀錄
※我不能信任你的原因是因為我覺得跟妳不能平等,跟妳相處我就會不由自主要變成姊姊,要包容妳….可是我有時候真的做不到!
※我不能信任妳的原因是我看到妳在把自己卡在那邊,又心疼又生氣…

 

最後我問了她一個問題:今天為何遲到?
她先打趣的說因為沒有便車搭,說昨天很想問我有沒有便車搭,但是又怕給我壓力,直到今天中午我打電話給她的時候她知道我是自己搭公車上來,才知道誤會我了。本來很不想來,又答應我三點鐘要到,所以就上來….
聽到這段話,我很高興她誠實的跟我說,沒有逃避….這時候我覺得我跟她好靠近了。

 

接著師父要我們再跟第二個人分享剛剛的題目,Even馬上指了傑說要跟他,而傑說要跟我,我反射性的說:我不要。那真是個混亂的場面,後來我決定給自己一個冒險,跟傑進行這個活動。

這時候師父再次解釋
     我不能信任你的原因是……其實背後的意思是「我不能跟你靠近(親近)的原因….」

 

我跟傑都比較喜歡用後面的問句:我不能跟你靠近(親近)的原因….

稍微靜心之後,睜開眼睛,我還是請傑先說。他說:

※我不能跟你親近的原因是…我總是希望在妳面前是可以將每次表達都是很完整與美好的。
※我不能跟你親近的原因是…我總是覺得你的心是很難捉摸的。
※我不能跟你親近的原因是…我對這個團體有些不安全與不信任感

換我分享:

※我不能跟你親近的原因是…因為你是異性男,我對異性男有害怕。
※我不能跟你親近的原因是…你每次說話都讓我聽不懂,你都會引經據典,很學術…其實背後我是羨慕的,因為這些是我說不出來的。
※我不能跟你親近的原因是…我感覺你似乎刻意跟團體保持一種距離。…

而我還是問了他相同的問題:今天為何遲到?
他說了自己潛意識中想要離開這個團體,他對這個團體感覺到卡卡的,他有另外兩個團體,大家都必須說話,這個團體好像大家常會不說話,他感覺卡卡的,但是他很驚訝於在329讀書會出遊那次我們的連結與團體的能量,那是他在其他團體很少見到的,這個團體的能量好高好特別;只是當下令我很不解的是,對於這個團體他有這麼高的評價,但是他卻考慮要離開,我其實是很失落的。

 

活動結束後,快六點了,忽然討論起要叫便當吃,暫時中止分享…吃完便當之後,P位置變到我的對面,看著下午跟他的互動,他對我的指控,我突然想到我為何這樣受傷,我的情緒連結到了….
小時候國中時候的自己吧,常有老師特別喜歡我,而我那個從小討好的性格讓我盡力在老師面前表現的非常好,因為我會害怕要是我表現不好老師就會不喜歡我而換喜歡別的同學,那我就會被打入冷宮。但是團體中有人跟老師特別靠近時,那個人就會被大家排擠,會有些人身攻擊的話語,我沒有能力去為自己辯駁,我只有用更多討好的行為去緊緊抓住老師對我的喜愛而向其他同學證明;怎樣,你們說我那麼多壞話,又怎樣,老師還是喜歡我!可是我知道我的心裡其實是多麼想要也能得到那些同學的喜歡阿!

 

後來師父請大家分享一下剛活動的一些互動或是要核對的,澤跟P剛有個很棒的對話,我們都很好奇,想要聽聽他們的對話,因為P一直說不想說,我們就問澤是不是願意分享,澤帶著很害羞與很打開自己狀態與我們分享了他剛與P互動的過程,我們都很專心聽,因為那個當下澤很脆弱*的將自己最私密的心情與我們分享,我們是何其有幸可以在這個當下被他邀請分享了他的私密花園
後來師父邀請P是否也願意說說呢?只是另一頭的P不知道是害羞還是….一直說:他說的跟我要跟他說的差不多。師父請他要不要用自己的話語說出,不見得真的一樣歐!
但是P的態度讓我真的很不耐煩,我心裡想:你到底是怎樣阿,一直用那個讓人討厭的笑在吊大家的胃口。說真的,我實在沒有在聽他到底說了些甚麼。

之後海泙與F也有一場精彩的核對,過去經常是F說了一堆大道理,我們覺得他關門拒絕,而這次海泙問他一個問題,當F很開放的回答他心裡的狀態後。師父問了海泙問這個問題的動機是甚麼?海泙的回應讓師父感覺她似乎關門了。師父提醒海泙這樣的模式好像在她身上常會發生。
她常跟男生的某些模式是:當男生與她對抗時候她就越要逼對方跟她核對,不斷的想要去撬開對方的臭硬殼,可是當對方將他們的心坦露了,她卻跑掉了,不理對方了。
師父這樣的提醒後,海泙突然想起她小時候的一個碼頭。

 

當她分享完後,我整個人悶的很不舒服,我一直在猶豫要不要說,我看著在一頭的Even,我舉手發言,

我說:我不懂為什麼我剛才跟Even與傑做活動的時候跟他們好靠近,現在我竟然覺得跟Even變得好遠?
師父說:所以是你關門囉?
我想了一下,我有擔心剛剛我對她說的話是不是有傷到她,我想跟她核對。

Even看了我說:我不覺得跟妳有變遠,我沒有因為妳的話受傷,倒是我有觀察到澤在說話的時候我們都很專注,而P在說話沒多久你就有種不耐煩的表情在臉上,我也對他很不耐煩,我要對P說:你這麼喜歡玩這樣的遊戲,你就是想盡辦法要引起別人的注意,Come on, Don’t do that!
當她一說完這段話,我心裡的OS:謝謝妳,幫我說出我不敢說出來的話。走過去抱著她又掉了眼淚,那眼淚包含了我的心被看見,也有一些委屈被說出。

 

回到位置,師父問我:妳有看到甚麼嗎?
我說:我已經被氣到甚麼都看不清楚了!
師父說:妳為什麼生氣?
我說:氣自己幹嘛在乎他!
師父說:那要怎樣才不會生氣?
我說(臉上帶著某種很惡劣的笑臉):那就是不要在乎他囉!
(其實我知道那是一種報復的話!)他在當時把我跟Even及含都給惹毛了,當然,我們都各自投射了不同的議題在P這個大黑洞身上,當我試著讓自己閉上眼睛深呼吸,告訴自己回到自己身上,突然,我知道我的那個氣了,原來我投射了想要得到父親注意力的期待在他身上。

備註:
當第二天我跟師父Msn的時候我又有了個覺察:我對P有很重的討好成分在,因為在那段他躲的時候 他找了我 那讓我感覺有被重視,所以我不由自主的會更想討好他 希望他把我放在重要的位置,昨天的過程 我有些不爽是因為我感覺到自己的位置被下放邊疆了。
愛比較 拿著一個天平在量,那背後是……討愛,而討愛的原因是….覺得要別人愛才是愛,覺得沒有能力愛自己 所以要向外求,看到自己是這種模式 突然鬆了一口氣。

而含也在後來看到自己將高中時代對同學的情緒投射到P身上,對於P在活動中說的一些負面的話很受傷,覺得你不是把我當成好朋友嗎,怎麼又說我是如此不可信任。

 

當我心中的氣在找到碼頭之後,我的情緒鬆綁了,我開始好奇P的背後是怎樣的一個故事,怎麼會讓這樣一個敏感的小孩用不斷傷害別人與自己來引起別人的注意與討愛呢?

而這個夜晚我要謝謝他讓我收穫滿滿滿滿滿滿!!

PICT2085

自我探索這條道路,真的是讓人又哭又笑阿!!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