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聖

朝聖

本書為保羅.科爾賀第一本著作,作者於一九八七年,根據自己親身徒步830公里、歷時五十六天的「聖地牙哥朝聖之旅」經驗,寫下小說《朝聖》(The Pilgrimage)一書。

書中敘述作者旅行西班牙的過程,因著尋找個人力量、智慧及一把神奇的劍而接受的各種考驗。

這本書是今年五月去泰國之旅時帶在身邊的床頭書,尤其是當我搭乘夜間火車從曼谷開往清邁的那段時光中,看到 「當你在旅行的時候,你也是以一種很實際的方式體會重新出生的經驗。你要面對全新的狀況,日子過的比較慢,而且在大多數旅行中你不懂當地人說的語言。所以你就像是甫出子宮的嬰兒。你會更重視周遭的事物,因為你的生存需要依賴它們。你會更容易接近別人,因為他們可能在你有困難時幫助你。你會以更大的欣喜接受神祉的小小恩惠,就像那是你終生都會記住的一段插曲」好貼切自己當下的心情,也將那段文字與同行的旅伴分享。之後在清邁民宿的游泳池邊、在飛回曼谷的清邁機場、在清晨的曼谷背包客旅館中,它都一次一次的陪伴著我許多時光。

書摘:

     當你在旅行的時候,你也是以一種很實際的方式體會重新出生的經驗。你要面對全新的狀況,日子過的比較慢,而且在大多數旅行中你不懂當地人說的語言。所以你就像是甫出子宮的嬰兒。你會更重視周遭的事物,因為你的生存需要依賴它們。你會更容易接近別人,因為他們可能在你有困難時幫助你。你會以更大的欣喜接受神祉的小小恩惠,就像那是你終生都會記住的一段插曲

同時呢,所有的事物對你而言都是新鮮的,你只會看到其中美好的地方,你會感到活著就很快樂。所以宗教上的朝聖之旅一像是獲得洞察力的最佳方式之一。

我們永遠不可以停止作夢。夢想為靈魂帶來滋養,正如同一頓餐飯可以帶給身體養一樣。我們在生命中看了多少次夢想破滅、願望受挫,但是我們必須繼續夢想下去。如果不這麼做,我們的靈魂會死亡,而神愛就無法達到靈魂那兒。

美好的仗是我們的心要我們去打的仗。在英雄的年代,也就是穿著甲冑的武士時代,這是件容易的事,當時有土地要征服,有許多是要做。不過今天世界已經改變許多,美好的仗也從戰場移轉到我們心中的田野。

我們夢想之死的第二個徵兆是我們的確定。由於我們不願意把生命想成一場偉大的冒險,於是我們開始認為自己對生命幾乎所有求是智慧的、公正的,也是正確的。……我們聽見長矛互擊的聲音,聞到灰塵和汗水的氣味,也看到慘敗和戰士眼中的怒火。但是我們永遠見不到那種欣喜,那種參加戰役者心中的無窮的欣喜。對他們而言,勝敗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正在打那美好的仗。

我們夢想消逝的第三徵兆,就是平靜。生命變成了星期天的下午;由於我們不要求偉大的事物,我們也不再要求比我們付出的更多的事物。…….我們心底我們知道,自己已經放棄了爭取夢想的戰役—我們不肯去打那美好的仗。

在所有我們傷害自己的方式中,最糟的就是經由愛。我們總是會因為某人不愛我們、某人離開我們,或某人不肯離開我們而受盡苦難。如果我們孑然一身,那是因為沒有人要我們;如果我們結了婚,我們又把婚姻變成奴役。這是多可怕的事。

基本上有兩種精神力量在我們身旁;天使和魔鬼。天使永遠在保護我們,他是神聖的恩賜—你不需要去召喚他,只要你以包容的眼光看世界,你總是能夠看見你的天使的面容。……..魔鬼也是天使,不過他是一種自由的、反叛的力量。我比較喜歡稱他為使者(messenger),因為他是你和世界之間主要的聯繫。在古代,他的代表是信息之神(Mercury)和眾神使者(Hermes Trismegistus)。他的活動範圍只在物質層面。他出現在教會的黃金物品上,因為金來自土,而土地就是你的魔鬼。他出現在我們的工作和我們處理金錢的方式中。

我們和使者打交道的唯一方法,就是把他當朋友一樣接納—傾聽他的建議,在需要時請求他協助,但是決不要讓他訂立遊戲規則。

死亡經常與我們為伴,而且是死亡給予每個人生命真正的意義。但是為了要看清死亡的真正面孔,首先我們必須明瞭就算只是提起死亡都會在人類心中引發所有的焦慮和恐懼。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