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表演」希臘阿提斯劇院《普羅米修斯》

這是繼2013.02去看過雲門舞集的流浪者之歌表演後再度進入國家戲劇院,必須說自己不是並不是很懂藝術,只是想給自己多點機會去接觸,票價在自己可接受的範圍內。

希臘的表演團體,過程中表演者大量語言與神對話,必須說我好想放掉對語言的依賴全心去欣賞他們在肢體上的力道與演繹,但還是被自己熟悉的文字一次一次的吸引著,放掉表演者每個細微的表現。

相對流浪者之歌,沒有語言全神專注在舞蹈者的肢體之中,去經驗著自己的理解與不理解…

但我真的很愛導演那充滿情感半唸半唱的歌聲,有時像是神語、有時像是老人的滄桑、更有時是滄桑後的放下…

中國時報【汪宜儒╱台北報導】

台上遍地荒土,演員們以神祕祭儀一般的秩序排列走出,一一倒臥,他們嘶吼出一句句台詞,他們的身體暴烈翻滾而沾滿塵土,狼狽又有力,震撼人心。來自希臘的阿提斯劇院,由創辦人特爾左布勒斯(Theodoros Terzopoulos)親自領軍,三月將首度來台演出希臘悲劇經典作品《普羅米修斯》。

特爾左布勒斯出生於希臘北方,是國際戲劇奧林匹克委員會的主席之一,畢業於雅典的米查里迪斯戲劇學校,後來轉赴德國師從導演海納.穆勒,同時在布萊希特創立的柏林人劇院擔任導演助理。一九八五年,他創立阿提斯劇院,從事古希臘悲劇的演出,同時發展出一套強調演員肢體與聲音能量的表演系統,要求演員以體內的力量傳遞出文本精神。

特爾左布勒斯認為,劇場的意義如同神廟,悲劇則是與神溝通,而不是與人溝通,因此必須尊重劇作家的原意和精神。

在他執導的希臘悲劇中,並不做文本的改動,也不使用華麗的佈景及衣飾,而是靠著演員自身的能量發展,「只用身體便可向神訴說人世的一切悲苦、漂泊的命運。」

《普羅米修斯》是希臘悲劇之父埃斯庫羅斯的作品,故事描述普羅米修斯從天上盜來火種而拯救了人類,卻被天神宙斯鎖在岩石上,聆聽輪番前來開導的眾神喋喋不休,被宙斯誘騙的少女伊娥受到嫉妒的宙斯妻子赫拉懲罰,在牛蠅的追逐下四處流浪,最後也來向普羅米修斯求教。

過去,特爾左布勒斯曾三度執導《普羅米修斯》,在他的眼中,這個作品充滿想像力、象徵性、非現實主義,是希臘悲劇中相當具有代表性的一部作品,「人在遭受巨大不幸時,其實說不出任何的語言,因應恐懼、絕望與反抗的需要,所產生的只可能是與語言無法對應的呼號。」

此外,對於宙斯權威的反抗,也是演出重要的元素,可延伸成對一切專斷權威的反抗,也是古希臘悲劇在當代的意義。

二○一○年,特爾左布勒斯在希臘執導這部作品,當時希臘已陷入債務危機,在希臘與國際上都形成強大衝擊,當時他就很有感觸的說,「道德墮落、文化與金融危機、政府甚至議會系統都陷入動盪,這讓我看待將火給人類的普羅米修斯也有了新的想法,隨著火的出現,人類開始有了生存、知識、醫學等能力,但人們最後濫用這些能力,最終與自己為敵。」

《普羅米修斯》將於三月廿二日至廿四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