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東歐行>斯洛伐克:台灣的XO被喝光了..

IMG_1859

▲通常我們的每個晚餐都是這樣Opening:先乾個白酒

這一瓶驚為天人的XO第一次出場其實是在布達佩斯的第二晚,那一晚夜遊多瑙河回來,其實累了,唐大哥開了它,好像只有華青捧了場,我也因為夜已深預備要上床,不便飲酒,而錯過它的第一次。

 

它的第二次出場則是在斯洛伐克的塔特山,住在這個小鎮,第一晚小姐房的廚師與老闆娘就開始計畫著晚餐,一個負責食物的質,一位負責食物的外觀與擺盤,這一天唐大哥再度請出他從台灣帶來的XO,我們這幾個小姐看到40%的XO都覺得不會吧,還是喝喝白酒就好吧!只是當白酒(White Wine,怕被誤解是高梁之類)喝完,話又聊開了,那就試試看XO吧!沒想到………這XO超好喝的說,非常的順口,不嗆喉。就這樣一杯一杯的慢慢喝了起來….

後來嚴大哥、小盧也被我們灌了幾杯(?),甚至劉大哥….有喝?反正只要有人不小心敲了人進來,我們就一直在勸酒,這一瓶XO就在這一晚被喝光了,還有點依依不捨,一直覺得唐大哥應該有第二瓶藏在行李中。

 

而是事實是………..我們在行程第五天,開瓶的第二天就把一瓶超好喝的XO給喝個精光了。從此後面的行程中,我們不斷的詢問唐大哥:你一定有藏一瓶在行李中吧?!!

而結論是………….我們就這樣懷念這一瓶XO到旅程結束,每一次只要喝酒就想到它!

PS:而我也在這趟旅行中發現……其實我蠻能喝的耶!

回國後的我並不會特別想再去找那瓶XO,我想對於那瓶XO的驚為天人,除了它的口感外,更多是在那當下的氛圍,襯托出那酒的醇與香;我想要把那唯一的味道就留在那一晚,留在那個斯洛伐克的夜晚,留在人散之後,我獨自站在陽台上,濕濕的頭髮看著天上的星星與那黑暗中疾駛而過得電車。

酒精在體內發酵著,人卻莫名的清醒著,而當時的我有種人來瘋後的孤獨,享受著…….

Facebook Comments

一則迴響

迴響目前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