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AK]Seward 與出口冰河的雨天約會

一樣的春天,卻不一定給予所有的人相同的喜悅,因為欣賞的程度取決於每個人過冬的方式。如果不是竭力對抗嚴冬,就不能體會春天的溫暖,這也與幸福與不幸福的區別,有著某種程度的類似。

———–在漫長的旅途中 星野道夫

最近的台灣開始感受到冬天的氛圍,穿上在去阿拉斯加前買的紫色輕薄羽絨衣,撐著傘走在上班的街道,回想那天也是這樣穿著羽絨衣、撐著傘準備要開始走出口冰河

==================

IMG_9224

 ▲看到冰河忍不住的想要親吻它 

▼很喜歡這樣的自己,雖然很累卻可以真心微笑IMG_9226

日期:2014.09.18 雨天

來到阿拉斯加後,一直都是這樣即使在窗戶前掛上晴天娃娃似乎也沒有好轉,雖然有些沮喪,但這幾年的修行試著告訴自己,這樣的天氣旅行,一定也能找到不一樣的意義,誰說好天氣才是好的呢?!

早上大哥問我們怎麼沒有帶背包套,才知道原來自己功課沒做到位,南部的阿拉斯加這個季節就是這樣的天氣,果真走完今天的行程,回到木屋,發現背包內的東西全都濕透了,連護照都差點遭殃,將登山鞋、背包、外套全靠在Heater旁邊,讓它烤個夠。

這次走上出口冰河,某種意義上是彌補2002年在紐西蘭南島的遺憾,所以當我們撐著傘邊走邊聊天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走到時,有種事情就這樣達成的錯愕吧!在不確定往後是否還能有這樣靠近冰河的機會下,一定要努力拍照的,只是下雨天,真的很擔心單眼在旅行的前段就掛點,還是小心翼翼的。

有人攻完出口冰河後續攻哈丁冰原,我們幾個只是應應景,代表有試著,說真的雨天這樣走,真的很難分清楚身上的濕,是雨還是汗,只有感覺自己全身一整個濕而已,在雲霧中遠眺一小片冰川後,決定放棄回頭。

回頭有種輕鬆卻沒有遺憾,五個女生加上琦哥,腳步輕鬆了,心情也輕鬆了,自己竟可以在這樣的大自然中肆無忌憚的放任自己的走音嘶吼的亂唱歌,現在回頭想,當時的自己肯定是有點過High,也許是大自然的關係!

而這天我們的行程就只有這個,濕答答的我們依舊要到Safeway去走走看看後,再回去住宿的小木屋。

 

備註:那天的小日記

昨晚的晴天娃娃魔力沒有發威,依舊是個雨天,而且降雨機率由80%升至100%,真是有夠讓人難過的,但即使是這樣的天氣,我們仍舊整裝出門。

前一天研究功課後決定必須試試看走出口冰河,無法想像2miles 路程加上下雨,將會花費多少時間,我們可是以著非常重視的態度面對,畢竟見冰河可不是隨隨便便的小事情呢!

沒想到我們竟然大約在去程約為30-40分鐘搞定,而且還是邊走邊拍照玩樂的狀況下完成呢!

我們進度超前,大哥決定讓大家再攻哈丁冰原(harding icefiled),這個則不是件簡單的工程,嚴氏夫妻首先放棄,邱老與酷酷在快到 bridge(0.8miles)後不久放棄,而我們另一批人在雲霧中遙望到一片冰川後沒多久,也選擇放棄,雨大即使上去應該也看不到美景。

我們六人走在回程的小徑上,我一手拄著登山杖,一手撐著傘,心情卻感覺到輕鬆,口中不禁輕輕的哼著歌曲,走在鄉間的小路..後來還邀請明慧一起放開喉嚨大聲唱愛你一萬年。

只是當我們出去到停車場時,發現我們的車子竟然不見了,司機也不見蹤影,我們被拋棄了。

沒多久大哥也出現了,他表示後面還跟了三人(明義,阿寶與寶玉)駱姊一家人,上到平台也是回程,大哥數了人數與車子狀況,原本我們三個女生要擠大哥車,當明義他們終於出現,可以離開時,可愛的20車號出現了,我們回到自己的車子。

交換駕駛(酷酷)要離開時,有兩個墨西哥人,請求讓他們搭便車,好心的邱邱答應送他們到我們要去的Safeway。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