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教我的最後一堂課

2015.01.12深夜月光

深夜11點,電話響起,是你大哥的來電,心中一驚,難道有什麼意外嗎?接起電話,電話那端大哥傳來:醫院通知我阿輝10:53心跳停止,醫院正在急救,詢問我能否過去醫院。

掛上電話,換上衣服,跟爸爸交代一聲,連走帶跑的跑出巷口希望可以趕快攔到車子,深夜時分,車子真的不多,感覺到自己的心臟一陣揪,心中不斷的默唸: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還好沒等多久攔到了計程車。

匆忙中沒聽清楚司機問我是否到急診處,隨意回答是的,還從急診處跑上加護病房,按了電鈴….護士並沒有馬上開門,等待時候安古也到了,他依舊是那樣的優雅的。

等了幾分鐘,醫生走出來開門,告知狀況,這時大哥又打電話到醫院了,醫生先回頭去向大哥說明,讓我們依舊等在那裡…許久後護士拿了兩件隔離衣讓我們穿上,走進加護病房,醫生還是在跟大哥說明著,走進八號房….

你………..安靜的躺在床上,嘴巴、鼻子依舊是插著管子,怎麼會這樣呢?下午安古明明說你預計這兩天就可以轉一般病房了,你吵著想要吃東西,你已經可以自己吃東西了,你吃了木瓜牛奶、布丁了,你還跟安古交代一些明天要辦理的事情,你可以說話了

你……….怎麼又不能說話,怎麼又不醒人事了呢?我跟安古站在兩旁,不斷在你的耳邊呼喚著,我不斷的叫著:阿輝、阿輝、阿輝…….,安古則不斷叫:輝,醒醒不要睡了,快點醒過來,但你對我們不理不踩。

醫生說明對你急救了40分鐘,心臟沒辦法自主跳動,測不到心跳、測不到脈搏….這是什麼意思?螢幕上明明有數字阿60、56…只是數字不穩,脈搏監測不到而已阿…怎麼會這樣?你已經熬過了這麼多,不是已經走過最低的時候了嗎?

昨天我來看你的時候,你雖然不能說話,但你是清醒的,你用筆寫下:沒想到這麼苦我安慰著你說,最苦已經走過了,會慢慢好的。你寫下:擔心費用,我又繼續安慰著你:別擔心,身體好起來最重要,有保險,別擔心。你點點頭!你寫下:最近好嗎?我在你耳朵旁說:我那有錢的弟弟要招待全家人出國去日本玩!你的眼睛亮了一下。我說:跟爸爸的關係一直很緊張,但我學著要放下期待跟他親近,或許我們的關係就是只能這樣!你點點頭。握著你的手,可以感覺我們都想把關心透過握手的力道傳送給彼此,我心想你握著我的手還是這樣有力道,你是會好的!

現在握著你的手,卻….感覺到溫度一點一滴在流失,力道完全沒有了,我還是用力的握著,期待拿把你握回來!

醫生告訴我大哥要跟我說話,接了電話,大哥說:別再折磨他了,讓他舒服一點吧!我的眼淚馬上…我說:大哥,真的要放棄了嗎?大哥說:已經沒有心跳、脈搏,別再讓他痛苦了!我點點頭。請醫生給我們一點時間跟你說告別!

進到病房,我向安古說:大哥決定拔管,我們跟他告別吧!

我低下頭,在你的耳朵輕輕的說:阿輝,記得去找爸爸歐,記得去找他,你想念他想念了兩年,一定要去找他歐!我只能輕輕的不斷重複著,希望你別亂跑,一定要去找爸爸!

我離開病房,讓安古跟你好好的告別!

大哥打電話來,我把電話放在你耳邊,讓他把要對你說的話,親自跟你說。

真的很難,我帶著安古走出病房,向護士醫生表示,可以了!我們在外面等待,他們要把你身上的管子拆下,他們要幫你整理好。

醫生向我們說:往生時間11:51,我們只能無意識的點點頭,緩慢的走出加護病房,在外面等待著。

一個多小時後,護士走出來,向我們說可以進去看他了。

嗨!你身上管子都拆掉了,因為我們來不及帶上你喜歡的衣服,只好請你先穿著醫院為你準備的白色唐裝,你閉上眼睛,很安祥的睡著了,握著你的手,你的手更冰冷了,全沒了血色。最後摸摸你的臉、摸摸你的髮…..永別了!我的老師!

==============

02:00am,走出中正樓,深夜的雨已經停了,一輪明月掛在天上,安古說:那天你們去看爸爸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月亮,請我用手機拍下!是阿,你就是喜歡這樣時候,從家中望著外面的明月。

跟安古兩人無語的走了一段路,說再見!

***********************************

這兩天,我依舊上班、我依舊的吃飯,我依舊的睡覺,我沒有改變任何作息,我只是深夜時不再把手機調成飛航模式了,看著臉書上大家對你的悼念,我不想做這件事情,我不要!

我發現我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難過耶,我依舊可以跟家人話家常,我可以很專心的餵寶寶中心的寶寶們吃飯,我可以處理所有的公事,我只是常常看著網頁然後不小心的掉下眼淚,我只是搭捷運的時候,聽著歌想起一段與你的點滴,然後又不小心的掉下眼淚,我只是在跟我們共同的友人談論起你時,又不小心的掉下眼淚,但我總是可以輕輕的揚起嘴角,笑笑的告訴友人或是自己:記住你的美好,謝謝你讓我有機會在最後與你和解,我不遺憾!

這是你為我上的最後一堂課!起立,敬禮,謝謝老師!

PS:

記得我們在馬來西亞的工作坊中呼吸課的那一晚,你放了一首很低沈的大陸男歌手的歌曲,我在網路上一直找不到,知道你也喜歡張國榮,就用他唱的作為我今晚送給你的歌曲吧!

馬來西亞的春源讓我知道那位歌者-趙鵬,網路上也找到他唱的版本

Facebook Comments

一則迴響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