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我拿手的情緒勒索….

第二次大團體…以為遲到,原來上課間是6:15開始,還可以悠閒的挑選我喜歡的位置進入。

坐定位子之後試著尋找上週一起小團體的成員,除了M沒看到其他成員,心中有些小小不安。

我大概都是以夏老師進入團體作為時間開始的吧!

這週我依舊是安靜的…即使聽到有位成員發言時我特別有觸動,我依舊選擇不給予回饋。當下問了自己為什麼還是不說話,我的感覺是….我是孤單、我是寂寞、我是渺小的。所以….我就這樣渡過不發言的第二次大團體。

【情緒勒索】

進入任務團體中,L首先發言對於我們上週如此深刻探討權力在團體中的一些運作、產生…突然疑惑知道這些之後呢?有何意義?這也是我在上次結束後的疑問,我也把一直一直無法完整叫出本組名稱感到一種疑惑與好奇,建議是否從將本組名稱好好制訂出來作為一個討論過程。

突然有人敲門,想問我們組討論的議題,我們先討論了對於接納外來者的態度;M認為以加入為前提進行觀察,他OK。我提了只有加入否則不接受觀察,然後我接著說當然如果你們兩個都認為可以觀察,我會接受,但是這樣有外來觀察者的情況下,我會選擇性的發言。

接著M說:如果我的態度是這樣,他覺得要尊重我的意見,那就不能接受觀察者了。

突然,我在仔細想我講的那句話,然後,又觀看著權力之流的流動,我突然感覺到我剛那句話是在勒索他們兩個。而且這其實是我很慣用的絕招,而且這招我用的很熟練、很精準….

在一個不太熟悉的團體中,我竟然如此善用我的絕招,第一次好清楚看到自己是用這樣的情緒在勒索著團體!!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