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痕

2016-11-23_09-51-56

說真的沒想過臉書也變成尋人工具,話說從京都大原撿了許多楓葉,想要製作成書籤送給朋友,在構思書籤時,想起高中同學曾刻過一個篆體的印章送給自己,想想或許那印章蠻適合放在這次的書籤中,找出印章,將老同學的禮物放一併放進這次的書籤中。

因著拿出印章,起心動念試著在臉書上尋找她的名字,沒想到還真的找到了,將她加入好友,雖然不確定她是否有在用臉書,但說真的心裡還真的七上八下的,沒想到第二天早上她就核准了交友邀請,心中還頗開心的,她還記得老朋友。

接著我們就又變成Line好友,她還將我加入某個群組中,心裡想著還沒有準備好從點變成面呢,看了群組人數知道那不是個大群組,內心稍稍放心一下,選擇加入,一加入才知道原來那裡面是高中的四個死黨的群組,一下子,找到老同學的歡愉變成失落了,原來自己才是那個失聯的一個。

內在不斷的出現很多種劇本;為什麼他們都沒想過找我?原來自己根本一直就不屬於那個圈圈的、自己對他們的想念是一廂情願….這些五味雜陳的心情遠遠超過找到老同學的快樂,然後自己就被卡住了,不斷的問自己找老同學的用意是什麼?

在SOS的聚會中將這樣的心情與朋友分享,再一次看到自己又是站在圈圈外面指著圈圈裡面的人說他們遺棄了我,再一次深深的經驗著自己又是那個被拋棄的,滴下自怨自哀的眼淚,連想核對的勇氣都沒有。

在與朋友幾次來來回回的對話中,我突然瞭解原來我想要找回的是那個時候的自己,那個總是憂愁、為聯考所苦但卻是青澀的自己,而能跟我聊當年的自己只有那個時候就認識我的他們。

在人生的許多階段,我大多選擇遺棄了自己,直到35歲時才開始慢慢往前一點一點的把自己撿回來,撿回了30歲的自己,撿回了大學時代的自己,撿回4歲的自己,但卻一直有個空白高中、國中時代的自己呢?而這兩段歲月的自己現在回頭看卻是最苦澀的歲月,被升學壓力逼著只有讀書沒有別的,那段歲月看似空白卻又那樣的黑暗。

但內心卻又是知道它不可能是黑暗與空白的,只是需要有人帶我回去…..而現在能帶我回去的人出現了,我要回去了嗎?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