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渡者

IMG_1001

在國中時代有一位特別照顧我的老師,她是教化學的,記得要畢業前心中對她有很大的不捨,在她面前流眼淚,她對我說:把她對我的愛傳出去,就是對她最好的報答。

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即使在高中時代自己的理科並非特別的好,但還是堅持選了第三類組,希望自己能考上與化學相關的科系,因為家境也因為沒有特別會唸書,大學考上的化工科的夜間部,其實自己的物理真的很差很差,在這個科系堅持了兩年,終於堅持不下,那年平轉到工業工程系;但心中對於自己念不了化學相關科系有種對不起國中化學老師的小虧欠。

但對於念工業工程系(IE)要做什麼說真的完全沒有多大的概念,記得有位同宿舍的學姐說過她爸問她念IE將來畢業能做什麼?她回她爸說:作廠長!這是自己對於這個科系的初次概念,原來念IE是要當廠長阿,但心中想著這應該是她呼嚨她爸的吧!

畢業後很努力的想要讓自己學以致用,但當時真的找不出到底自己念的這個科系可以有什麼形象的工作可以做?摸索了一陣子,第一個公司第一份工作是外貿助理,完全跟自己所學沒關係;後來才在公司內部換到做MRP系統導入的工作與ISO,似乎跟自己當年所學有點關係了,但終究還在在工作中邊作邊學。

在職場打滾了十多年,才慢慢經驗到那些行業與職稱,都是方便在與人對話中讓對方可以對妳的行業有一種具像的形容,學校念什麼?在那個行業?做什麼樣的工作?是不是學以致用?能否在工作上稱職?每個問號都是在社會上經常會被問到或是問自己的。

而當自己在十年前因某些原因離開了熟悉的企業體,遊遊蕩蕩一段時間後,一個偶然的機緣進入了與自己過去完全陌生的社福機構,因為社福機構的工作人員大多需要有社工背景,這是一個自己在學生時代也不曾想像過的科系,進入這樣跟自己過去完全經驗完全不同的領域,初期跟在督導旁邊學習了許多社工的用詞、書寫報告的語彙,這些原本應該是學生求學時該累積的技能,自己全都在工作中去累積,而且因為是在工作中,所以那種累積是快速且立即用在實務上的;除了硬梆梆理論,其實更難的是在工作中直接面對求助者的陪伴、協助,或許是自己在2004年開始接觸自我成長相關領域,累積出專屬於自己的陪伴方式,當然也在陪伴過程中看到自己的限制,但那絕不是因為自己非社工背景的限制。

這是第二個服務的社福機構,雖然自己的頭銜為「社工」,但自己卻理解這樣的頭銜並非自己有社工背景,只是在每個機構都需要一個頭銜對外,或是交代….我怎麼看待自己現在在從事的服務呢?說真的,我更願意將自己訂位在一位陪伴者,陪伴著每一位與我相逢在這個時候而辛苦的靈魂,或許我能提供一些資源給她,或許我可以給她一些建議,但最重要的是我期待自己能陪伴他(她)能從彼端到那端,當她在茫茫無望之中,可以因為我的書信、我的雙手給她一些力量與支持的陪伴,讓她能慢慢的走向有盼望的那端。

這是對自己在中年以後進入社福機構成為助人陪伴者自己的更大期待,成為可以陪伴那些需要陪伴的人的~擺渡者,而他們也是我的擺渡者。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