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一個秘密是不是就表示也要放下某個特殊的

IMG_0026

我想所有的覺察該從這次的讀書會之後開始說起:

我是帶著一種想實驗的態度,想要交我的受輔心得作業,但是潛意識也許就像師父所提醒的:我想要處理的議題對它並不重視,不認為它值得被專心對待。

當我在敘說‘它’的過程中,似乎也嚇到了F(應該說她確實被嚇到了),而看到她呆滯的表情我也因為‘它’而整個人變的混亂及封閉了,以致於後來師父問我為何哭泣?感覺時什麼?我整個人呈現的就是空白、空白….

直到結束讀書會後,我慢慢回神…師父開始與我核對在這個時候說‘它’的動機與意圖,也就這樣我才開始慢慢抓到:我想看‘它’對我生命的影響,但是我似乎又 疑惑‘它’對我生命有多大影響?我疑惑‘它’影響我有這麼深嗎?所以我在潛意識中不打算正正式式的去談‘它’,而選擇讀書會中想要“順便”處理‘它’。

接著我的所有感覺才慢慢出來了,我其實是不接受自己的,我的道德價值觀是在批判我自己的,我整個人變的退縮與縮小了。

在這中間我一直對於自己在這次工作坊中的陰影活動的表現覺得自己很懊悔,忘記當時自己說的陰影、化的妝也沒有拍照、又對自己的個人Shów覺得很糟糕。尤 其是對自己當時說的話竟然完全想不起來,這讓我又懊惱又好奇,師父順口說要幫我問當天參加活動的伙伴,我馬上反應的說:不要拉,這好丟臉。而這短短的互動 在我回家路上時又飄進來,理解到自己那個好丟臉是覺得自己不值得被記住。但是心中卻知道是想被記住的,不想自己來這世界是白白走一遭!

而這個狀態在回家後與師父的Msn又陸續抓到一些東西,突然我提到F好像特別多話在今天的讀書會中,師父丟出:重要ㄇ?你的疑惑是?你又再懊悔阿!

當下我想了想:沒有阿,反正兩週後就又有讀書會了阿。我再仔細想想自己的心情,歐!我是有嫉妒的,只是我為何嫉妒呢?

原來,我自己變的好小好小,我不想不被看見,所以產生嫉妒心,還怪F說了太多話。發現嫉妒原來是這樣產生的,又高興又自責,高興自己竟然可以在這樣細微的情緒轉折過程中覺察到那一點點的酸與嫉妒。自責自己怎麼這麼小氣阿。

一會覺得自己好小好小,一會又因為自我覺察而給自己掌聲讓自己變得有自信一點的變大,這個晚上我就這樣不停的縮小、變大、又縮小、再變大…不知道這樣的過 程是不是有點像那兩位大師所說的呼吸一樣,在一呼一吸之間彈性與空間才會漸漸出現。當自己變小的時候雖然會自憐會懊惱自己怎麼又退步了,也在這自憐的當下 秀秀自己給自己一些掌聲,就又可以帶著微笑長大回現在。

至於‘它’….我想我願意帶著疑惑與害怕開始來去回顧了!只是當我決定要抽絲剝繭的來看的時候,心中閃進:放下一個秘密是不是就表示也要放下某個特殊的自己?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