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創作班>3-3:在路上

話說我竟然稱過半年了,完成了2/5了,進入第三學期了!呼呼呼!有種很奇妙的感覺,對於創作我竟然也可以玩得下去!

本來期待自己可以將每次作業的生產過程記錄一下,但一不小心默默的進到第三個作業,卻沒有生出記錄,而且還每週被作業給卡到什麼都不想做阿!

事不過三,第三個作業一定要寫出點什麼才好!

第三週的作業是:在路上!

對於這個作業閃進來的就是自己這兩年(2017 2018)連著走上Camino,2017年的法國之路(Pamplona開始),2018年的葡萄牙之路(Porto開始),2017年走到Santiago de Compostela之後,那是種用盡所有能量完成一件事情,一方面對於自己挑戰成功感到開心,一方面也清楚自己大概2~3年不可能再做這樣的事情,但回家後不到半年心中竟然又開始想回去,對外理由可能是喜歡葡萄牙,喜歡這樣的走路旅行…但其實知道自己對於走在那條路上有一種魔力,那是一種深深著迷的在路上的感情!

當妳出發前,對於這一趟路將會有很多不安或是興奮的想像,對路上的所有可能發生的狀況感到不安,妳會在包包中準備好因為內心不安而擺放的行李(春夏秋冬衣物、鞋子、臺灣的零食、書籍….)這一條路將給妳的考驗…..

身體的恐懼

雙腳行走700~800KM,每個旅者首先面對的是雙腳的行走力,記得自己當初出發前最怕的是起水泡,買了網路上推薦的襪子,準備了前人建議的凡士林,帶著自己的北方臉的登山鞋,但….第一天走完24KM,脫下鞋子就發現右腳底長了一顆水泡,而且很清楚是在最後的2KM時長出來的。

第一天就面對自己最害怕的水泡發生,面對著自己面對自己曾經如此不熟悉的腳底,別的朝聖者的方式或是臺灣登山者的方式?網路上對於水泡的處理方式,而自己全新的經驗,選擇朝聖者相傳的方式,做好包紮,帶著痛但可以行走的自己繼續前進。

2018年再度面對水泡,它們已經不是難題,而變成日常,處理完就沒事了!

未知的恐懼

帶了好多自己都不確定是否會用上的裝備,每天每天背負在身上,因為不確定是否會在旅途上的每一個時刻會需要,直到某的時刻檢查自己的背包,再一次確認每個裝備-需要或是因擔心而背負,甚至在必須割捨時,什麼裝備是要被捨棄的,因為不捨棄它將讓自己無法前進,而這時候就能非常清楚的認知到到底什麼東西才是不可缺少的。

2017年在Burgos進行了斷捨離可以利用西班牙郵局把自己與同伴共4.5KG的裝備寄到終點郵局寄放,2018年已經精簡但仍要斷捨離,將一本書(流浪者之歌)留在Hostel,將輕便腳架送給短暫同行的新朋友,2018年相對決斷許多了!

心理的恐懼

雖然自己在2017年突破了對於水泡的恐懼,但2018年因為有人可以同行,連續兩天走超過自己能力的公里數,導致腳踝與膝蓋發炎紅腫,讓自己變的不良於行,即使讓自己休息了一天都沒有馬上恢復,面對雙腳直接出現的疼痛,讓我非常猶豫是否要繼續旅程?無法評估這樣的疼痛是否會對身體造成傷害?臉書社團臉友的一段文字:

走就是了!只要傾聽身體的真聲音,去除頭腦控制念頭不行的假聲音,情緒不安趕著急的假噪音,循序漸進,它行的!

才解除了自己心理的恐懼,決定讓自己往前!!

自己的節奏

2018年選擇自己一人獨自出發,第一天開始走,內心充滿不安,一直在迷路,所以當第二天認識了波蘭家庭自己像是溺水的人有了一根浮木,緊抓著不敢放,配合他們的里程數,勉強著自己的步伐,當自己身體發出警訊後,看到自己身體的限制,在後段又是自己一個人的旅程中,總算清楚的經驗到屬於自己的節奏,沒有配合別人,聆聽身體的需要與感覺,也是這樣第一次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與身體的和鳴!

說完敘事,接著說一下自己的作業呈現:

拿了朝聖護照的其中一本,用法國之路路線為藍本,因為這條路是一路向西,護照是右翻,所以把護照顛倒,將路線圖手畫在描圖紙上,並點出幾個重要城市點。

根據身體的恐懼、未知的恐懼及心理的恐懼將當時的照片貼在這一路上發生的時候(描圖紙上),而在描圖紙下則是貼上幾張路上感受到美好的時刻照片,而第三層則是原來的朝聖護照一路上蓋的印章。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