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展日記」展覽結束之後

2020/8/3週一,日子恢復正常,規律的起床時間,規律的時間出門,規律的搭上捷運,規律的到辦公室….一切看似都回到了日常的軌道之中,但內心卻又知道有種改變已經植入身體、心理、靈魂之中了!

在展場放置一張休息的椅子,但因為太熱了,幾乎不曾有人坐在這裡過

2020/8/1個展的最後一天,傍晚六點送走最後一組來參觀的朋友,確定不會有到訪者,一個人望著展場,對著作品們點點頭,謝謝這段時間她們安在,我們一切平安的渡過了;然後開始動手撤展,從牆壁上黏貼的作品慢慢的拆下,一個人將所有的作品拿下,除了可以保存的部分作品 ,剩下的將隨著展覽結束成為資源回收或是收進垃圾袋中,兩個多小時,一個人存在這個空間內,親手將作品拆下!

回想這四週的時間,彷彿與周遭的人處在平行世界,自己看似正常的上班、交談、用餐…但腦袋卻處在另一個沒人可以進入的時空之中:

三月正式進入第五學期後,預告著自己確定要辦個展,心思就一直掛在這件事情上,不敢去想旅行的事情(當然一方面隨著國內外疫情的嚴峻,對於國外旅行的期待也越來越降低,甚至確定無望),而國內旅行不敢去想,即使是三天兩夜;連續假期把自己關在家裡,跟著老師的課程進度,做每個階段該做的事情,對,即使這樣很多時候自己也處在某個孤獨的空間,那是個無人能進入的場域。自己總是只能自己一個人在那裡踱步、抓頭…甚至哭泣,直到放過自己短暫離開與真實世界接觸。

佈展的這一週更是進入空前絕後的某種孤獨之感,即使決定了作品的尺寸、材質與擺放的位置,但一進到展場面對諾大的空間,自己還是有些慌亂,但這些都只有你自己要下決定;即使有同學、朋友來幫忙,但自己仍舊要Hold 住全場,經常都是佈展完一天結束,呈現電池盡空的狀態,回到家都要放空一段時間讓電池慢慢回充一些,才有能量讓自己進行休息前的梳洗;但即使這樣也逼迫自己要提前完成佈展,不愛讓自己on time,我想那是一種不知道還會有什麼意外到來的未知焦慮吧!

8/2好同學來幫忙撤展,諾大的展場最後剩下這3袋東西帶走,謝謝場地!

站在結束展覽後的這個時間點,感覺自己竟是如此的疲累阿!沒有預期該有的輕鬆,有的只是滿滿的疲累不堪阿!

我問自己除了疲累之外呢?我想對自己說~

親愛的Lily:
這一年多來妳雖然每一學期都覺得自己熬不過去,以為自己會半途而廢,但就像走朝聖之路一樣,開始走之後,就知道Santiago是唯一的方向,而這一場長達1年半的創作馬拉松,妳努力的跑完了-個展。
而且妳的奮力,讓妳可以輕輕爽爽進入人生的50階段阿!
繼續想著要玩什麼囉!

Facebook Comments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