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要長大

時間:2007-01-30 01:50

medium_DSC07212.jpg

今天讀書會好幾位同學都因為有事情沒有來,等到約莫1:40pm來了師父、我、小芬、Evên及青青,準時開始新進行冥想,這次用的是有流水聲的瑜珈音樂開始冥想。

師父要我們順著記憶河流,慢慢的讓自己躺在河流上,放鬆心情漂浮在流水中。(這段冥想讓我回到去年夏天到三棧溪溯溪的回憶,真的當你放輕鬆,真的可以讓自 己躺在河水中順溪而下,尤其要是你更放心的話,將耳朵放在水中,更可以聽到溪水潺潺在耳朵流過的特別聲音)。當師父說順著記憶的河流,你想回到過去的哪一 段歲月呢?可以讓自己暫停在那段歲月中,回去陪陪那個過去的你。

順著記憶河流我經過了我的大學時代,我沒有停留下來往回繼續漂流,回到四歲的時候的我,也不是我想停留的那段,往前漂流去,我停留在國小三四年級的歲月。

那個歲月的我很孤單,也許是家裡老大的關係,也許是比一般同學早熟的關係吧,她因為身體發育比一般同年齡同學早的關係,當同學們都還是扁平胸部在跟男生玩 樂打架的時候,她卻因為自己突起的胸部而感到自己與其他女同學如此不一樣而深深的自卑。老是駝著背,希望駝著背就可以不被發現她與別人的不同。面對自己莫 名其妙就要變成女人的過程,有著深深的討厭與不想接受,那個時代媽媽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她長大了,只有用很羞澀的語氣告訴她該如何處理每個月都會來的那 幾天,剩下的…..她都只能孤孤單單去面對,面對身體的變化,面對心理的不知所錯,就這樣一個人孤孤單單沒有朋友的情形下長大了。

難怪今天在與師父要去買咖啡的路上在與師父的對話中突然有點任性的跟師父說:我就是不想長大。

冥想的過程中,師父說:回到那段歲月去陪陪她不管是傷心的、快樂的、幸福的…我聽到這裡眼淚不停的從眼角流下來,我不敢靠近她只能遠遠的看著她那孤單的身影,她一個人走在茉莉花茶園中,孤孤單單的,我卻不敢不敢靠近。

後來師父讓我們慢慢回來,回到現在。

****

我不確定我有勇氣說出這段冥想的過程,偏偏Evên跟我們分享她最近在寫她的碩士論文關於陽具與男性權力強弱的關係,這跟女性竟然截然不同,我決定與大家分享我的冥想。

過去我知道我不喜歡自己的身體,卻一直不知道從何時開始的,沒想到在那麼那麼小的時候我就不想它變成女人也不想長大。

很謝謝Even在我的分享後,給我回饋說真希望他可以在那時候跟我一起長大,陪我一起去買衛生棉,要是男生來欺負我她就要拿衛生棉砸他們,果真是女中豪傑。她的這段話讓我又紅了眼眶又覺得好好笑。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