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紀錄,一段記憶

Dear:
我想該從那天我們散會後,我獨自一人搭小黃要回家的時候開始說起吧!!
一直以來都要求自己要堅強,不能有害怕的感覺,因為我一直都是一個人,沒有人會幫我。即使在最無助時侯也只能去祈求弟弟的幫忙,而且經常是被拒絕的。真的是怕極了被拒絕的失望
那該是個平常晚回家時候,大家聊天聊的真是太晚了,連最後一班捷運都來不及了,你好心的問我說該怎麼辦?我自在的說就搭小黃啊!當我們在電梯說再見,與另外兩位朋友出了電梯,她有他騎摩托車送她回家,我突然有點害怕,央請他跟我走到路上看我搭上小黃。我搭上了小黃,心情卻是開始的悲傷了!!
回到家後,因為明天要早起出遊,快快梳洗後,還是習慣的開了電腦,你們都回家了。你跟她把我連進去Msn聊天,忘了是怎麼了?我一邊打包一邊看著你跟她的對話,突然你跟她分享你們都是都是「感情大戶」面對「感情貧戶」你們只有完全的給予,然後他們收穫滿滿的離開去找他們要的愛,你們的對話我沒有一點可以共鳴或是介入的地方,看著你們兩個互相給對方安慰,支持。突然覺得自己好遠好遠,想到這段時間陪伴你們,終究….還是要你們有共同經歷或是同病相憐才會將心靠在一起。真的是突然之間很難過。
所以我離開四人的msn,單獨留下幾句話給你:

我說:突然很悲傷
我說:覺得自己在怎麼努力陪伴你們還是…
我說:你跟她還是比較可以同理
你說:埃悠
我說:睡覺去了,晚安

不給你或我任何機會多說,馬上就從msn中離線。關上電腦,看了時鐘凌晨2:30,覺得自己好傻,紅著眼入睡去!!

出遊的兩天中,當自己一個人走在林野間,沒有別人在身邊的時候,不禁的問自己,怎麼可以這樣奢求呢?我該要知道你和她現在是這麼的辛苦中,何苦這樣為難你跟她阿!可是,你知道的這些全都是理智的話,我就是不停的問自己不停的責備自己。我找不到一個讓自己舒服的感覺或是答案吧!!只有在記事本上寫下
“是你自己沒長力量,一直在期待他們一句安慰或是問候的話是奢侈的”
你不是一直教我們要疼惜自己,自己慢慢長力量嗎?此刻的我,只有…..難過!!所以又不自主的先罵了自己。
在這個同時,有個畫面進入了;該是大學時代吧,與兩位最好的社團同學相約在台北,該是要出遊吧,我很努力的趕到相約的地點,還在路上因為不小心扭傷了腳,同學竟然遲到,她們兩個珊珊來遲,沒有任何的一句抱歉,當下我生氣用非常冷淡的語氣對他們說我臨時有事我要回家了。轉身就離開,一路騎車還邊騎邊哭。哭什麼?委屈吧!!只是這件事情我們不曾再提起,畢業多年,我們仍舊保持很好的聯絡,我都忘記了這樣的不愉快,只是為何是現在?為何現在它找上我?

我沒想清楚這是為什麼?只想先紀錄下這些片段,或許有一天我會知道為什麼吧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