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工作」你的感覺?

時間:2007-09-30 23:16

昨天有位朋友最近因為對於事業忙碌的壓力讓她找了師父一對一,師父請她寫下對於“工作”的感覺,而我自己近來也因為工作有頗多困擾,所以師父要我也試試看寫下對於“工作”的感覺,當然我跟她是截然不同的狀況。

我寫下了‘賺錢’、‘不能作自己’及‘要自己夠價值’當然這三個詞絕對不是感覺,它們可以推出背後的感覺。當下我寫下這三個句子後就先停下先觀看朋友的一對一進行。

今天在公車上我想起昨天我寫下的那三個句子,‘不能作自己’突然我有了些覺察,難怪我會對於新工作一直處在很難適應的狀況中。過去我不曾學過觀看自己的內 在,我跟一般結束求學階段的新鮮人一樣,我尋求社會價值的認同,所以我在工作上戰戰兢兢努力求表現以獲得主管的認同與賞識,我以為這樣的我就是有價值,我 不是個不事生產的人,我努力工作獲得金錢上的收入,好讓我去追求物質的滿足,我可以大言不慚的說我自立自足。

但是這三年來我的價值觀因為我開始尋找自我而開始慢慢瓦解;而這失業的七個多月來更是加速的看到過去的我所建立的價值觀全然的瓦解,這七個月來不斷瓦解的 價值觀時也慢慢建立一種新的自我價值。而且我有時候還蠻自在的看待自己的自我價值的,當然我有時候還是會被社會體系所牽動,不過大多時候我喜歡現在的自己 的。

所以當我決定要再回到社會的價值體系下,我那個‘不能作自己’就回來了,過去十幾年的我都是選擇讓自己在工作上沒有自己只有角色,那是個沒有生命力的角色,某個部分的我已經無法將自己在塞回去那樣的體制,我的機制有了一個公式:

“回去上班”=‘不能作自己’。

      現在再仔細感覺‘不能作自己’其實感覺是很悲哀的,好像全然沒有了生命的意義與價值,那是種被淘空的哀傷。

很謝謝那位朋友因為他的一對一讓我也撿到了一個禮物,看到自己過去的絕對認知,其實我是可以有所選擇的,我可以讓自己在體制中選擇放多少百分比的自己放多少百分比的角色。

 留言

好棒!
你也撿到禮物~
讓我不禁想到…
每一個當下都有事情發生,
真的是這樣!!

發表人: 亞輝 | 西元2007年10月01日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