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2017

學習自律or 按下PUSH

IMG_3163
週日(8/20)的聚會中談到自己這兩個月學習西班牙語課的狀況,雖然對於為何要學這個語言自己的目的很清楚,但卻沒有找到足夠的動力在每次上完課之後複習,還深深的感受到因為自己開始學這個語言的壓力與挫折,學一個新的語言真的是不容易。

自認自己算是個有紀律性的人,至少看到自己在工作以外的時間,為了身體健康不敢間斷的上了3年的瑜珈課1年8個月的飛輪課,但為何對這個語言課程自己沒有長出紀律性!也沒有找到在這個學習的樂趣,曾經給自己一個寬鬆,告訴自己不複習的狀態之下去上課也可以吧!但真的很難過自己的關,所以這堂課就在抗拒、罪惡感的輪迴中一週一週的過去。

下一期的課程又到了報名的時候,深深的猶豫不決之中,猜想自己一定在那個地方有了錯誤….想了想先饒過自己一下吧!給自己喘一下氣!對於這樣的狀態先按下PUSH!

擺渡者

IMG_1001

在國中時代有一位特別照顧我的老師,她是教化學的,記得要畢業前心中對她有很大的不捨,在她面前流眼淚,她對我說:把她對我的愛傳出去,就是對她最好的報答。

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即使在高中時代自己的理科並非特別的好,但還是堅持選了第三類組,希望自己能考上與化學相關的科系,因為家境也因為沒有特別會唸書,大學考上的化工科的夜間部,其實自己的物理真的很差很差,在這個科系堅持了兩年,終於堅持不下,那年平轉到工業工程系;但心中對於自己念不了化學相關科系有種對不起國中化學老師的小虧欠。

但對於念工業工程系(IE)要做什麼說真的完全沒有多大的概念,記得有位同宿舍的學姐說過她爸問她念IE將來畢業能做什麼?她回她爸說:作廠長!這是自己對於這個科系的初次概念,原來念IE是要當廠長阿,但心中想著這應該是她呼嚨她爸的吧!

畢業後很努力的想要讓自己學以致用,但當時真的找不出到底自己念的這個科系可以有什麼形象的工作可以做?摸索了一陣子,第一個公司第一份工作是外貿助理,完全跟自己所學沒關係;後來才在公司內部換到做MRP系統導入的工作與ISO,似乎跟自己當年所學有點關係了,但終究還在在工作中邊作邊學。

在職場打滾了十多年,才慢慢經驗到那些行業與職稱,都是方便在與人對話中讓對方可以對妳的行業有一種具像的形容,學校念什麼?在那個行業?做什麼樣的工作?是不是學以致用?能否在工作上稱職?每個問號都是在社會上經常會被問到或是問自己的。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