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師徒對話

想念的方式

記得你說過麻豆總爺糖廠有你幼年的記憶,

這趟南下特地去看了看,

猜想那大片草地有你奔跑過腳印。

這是我想念你的方式!

20150404130154_IMG_66132015.4.4午後

深夜的同學會

20150120

嗨!親愛的師父:

我又來了,不會嫌我太吵吧!

昨天跟Even去參加了露德為你辦的追思會,遇到了幾個過去讀書會的老朋友,其實很感傷多年沒見的老友竟然在這樣的場子相遇。

會後我們跨好幾代的老同學,續攤去,當大家坐下來,東西擺上後,話匣子一開,彷彿回到了過去,我們談論著彼此也談論著你,溫度是溫暖的,話語是熱情的,我們臉上是輕輕的微笑。

那樣的場景我想起我們曾經在你家看的那部電影:安東尼亞之家的最後一幕,大家坐在花園中一起享用餐食!雖然是喪禮後,但卻也是新生,對吧!就像Even忽然說出:我們好像參加完長輩的喪禮的多年沒見的兄弟姊妹,聚在一起,但很快就開始鬥嘴。我喜歡這樣的說法!

剛拿到小藍特地從新店拿下來給我的讀書會簽到本,突然看到這一頁,想起昨天的同學會!找到網路上公視當時去拍你的一段影片。

師父,我想昨天晚上追思會結束後,你應該也是跟在我們身邊的吧!我很開心……….小克、海泙跟蛙回來了!

讀書會8-1

最後一首感恩之舞

20070630生命花園工作坊 054

嗨 親愛的師父:

我們今天參加了你在露德的追思會,這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但不管如何一定要去,畢竟已經沒多少次能再跟你這樣說說話了!

跟你相識10年,今天好像也是一場老朋友的聚會,怎麼會見老朋友竟然是在這樣的場子呢!真是傷感阿!

蘆荻讀書會的素碧來了、2005年我們剛開始讀書會時的Kelvin來了、失蹤好多年的小克出現了、肥拉也安靜的坐在那裡、離開讀書會很多年的海泙,還有曾經在工作坊中的好多學員似乎也來了!

這是屬於你的呈現,這是你的場子耶!只是你坐在天上參加這場盛會,而當最後的儀式音樂響起,是阿!你的場子怎麼能沒有感恩之舞呢!

與煙很自然的跳了起來,最後我緊緊的擁抱著他,我淚流不止,我說著我不要,我不捨…煙提醒我,這都是我的不捨、我的不是,不是你的!是阿!是我的執念!

再與小藍跳,我們微笑的謝謝彼此!也跟海泙、子涵跳了感恩之舞,中間丹尼斯也特地的跟我跳,他說跟我跳就好像跟你跳一樣,我點點頭謝謝他!

這是我們最後一次的感恩之舞!謝謝你,我的老師!

不散‧不見

嗨!

最近有一首歌我很喜歡聽,尤其是在你離開後的這一週內,每次手機想起這首歌時,總是讓我特別的想起你,歌詞特別能說到我心裡面對你的感情。

不散,不見 

作曲:常石磊  編曲:荒井@十一z、趙兆、韓陽  作詞:李焯雄

我想親口說再見 你的空位還在這
在開始之前 句點後面 存活在我裡面
不散,不見

你是我世界起點 我是你荊棘冠冕
把愛與虧欠 揉成一圈
來不及告別 來不及再見

如果有多看一眼 可是不散 看不見

我要帶你去明天 你的空位在我這
在消失之前 記憶背面 存活在我裡面
不散,不見

不散 卻不見

今天上班特別與Even討論著明天晚上下班後搭車下高雄,因為星期三是你的告別式,身為你的大徒弟,一定要去送你的。內心一直猶豫著週二晚上小露的追思會,其實內心是很害怕的;你一定會問:怕什麼?唉呀!怕自己看到那些與你相關的點點滴滴會受不了阿!但又知道那似乎是最後能與你說說話的機會了。所以當朋友陸續問我會去嗎?我回答:應該會去。這是我給自己萬一的逃避時的機會。

偏偏D今天晚上來電,他希望我能在追思會中說說話,師父,我該說哪一段呢?十年的相識,相知,說哪一段都怕難以讓大家認識在我內心的你。

我真的還沒能理清,請來我夢中跟我說吧!

「SOS」我們的閃亮日子

IMG_3809

嗨!

自從寫了那篇文章之後,我的眼淚似乎就停止了,只是想念依舊,這兩天是假日,突然間空閒了,因為這兩天原本是該去醫院探望你的,少了可以去探望你這件事情,我有種不知的慌。

這兩年我們真的少了頻繁的聯繫,你不再是我生活的重心,我努力的學習在心情低落、卡住的時候,用過去你教我的讓自己慢慢的走出低潮;也將在你身上學習到的自我探索的方式,運用在目前的助人工作上及周遭的朋友間。但經常還是會有種如果是你在的話,一定可以更快的能夠幫助那人走出來的想法,你就是這樣存在我的生活之間。

有時候會很久沒聽聞到你的消息,那是一種no news is good news.的心情;但還是淡淡的希望在你的臉書上看見你發佈的消息,看到你出車禍了、看到你額頭受傷了、看到你心臟腫大…還是沒有力量選擇主動關心你,我擔心自己無力承接你可能給的任何回應。

閱讀更多

你教我的最後一堂課

2015.01.12深夜月光

深夜11點,電話響起,是你大哥的來電,心中一驚,難道有什麼意外嗎?接起電話,電話那端大哥傳來:醫院通知我阿輝10:53心跳停止,醫院正在急救,詢問我能否過去醫院。

掛上電話,換上衣服,跟爸爸交代一聲,連走帶跑的跑出巷口希望可以趕快攔到車子,深夜時分,車子真的不多,感覺到自己的心臟一陣揪,心中不斷的默唸: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還好沒等多久攔到了計程車。

匆忙中沒聽清楚司機問我是否到急診處,隨意回答是的,還從急診處跑上加護病房,按了電鈴….護士並沒有馬上開門,等待時候安古也到了,他依舊是那樣的優雅的。

等了幾分鐘,醫生走出來開門,告知狀況,這時大哥又打電話到醫院了,醫生先回頭去向大哥說明,讓我們依舊等在那裡…許久後護士拿了兩件隔離衣讓我們穿上,走進加護病房,醫生還是在跟大哥說明著,走進八號房….

你………..安靜的躺在床上,嘴巴、鼻子依舊是插著管子,怎麼會這樣呢?下午安古明明說你預計這兩天就可以轉一般病房了,你吵著想要吃東西,你已經可以自己吃東西了,你吃了木瓜牛奶、布丁了,你還跟安古交代一些明天要辦理的事情,你可以說話了

你……….怎麼又不能說話,怎麼又不醒人事了呢?我跟安古站在兩旁,不斷在你的耳邊呼喚著,我不斷的叫著:阿輝、阿輝、阿輝…….,安古則不斷叫:輝,醒醒不要睡了,快點醒過來,但你對我們不理不踩。

閱讀更多

2012年謝師宴

2012年的謝師宴,挑了一家所謂西班牙菜的吃到飽餐廳,拜現在的團購卷之賜,總是可以挑點新鮮餐廳去嘗試,不過說真的,新鮮貨想要擄獲我們的芳心,還真不容易,這家餐廳我們四人一致同意如果是原價$390/人(另加1成服務費),沒有動力。但團購價算是不錯。

重點不是要講這家餐廳拉,這是我大概從2005年跟著師傅,2007年正式拜師後,一直持續的,窮徒弟沒能給師傅什麼,只能每年在教師節前後孝敬師傅一頓好吃的。謝謝他這一年來的教誨,也期望來年他的繼續指導。

無標題

無標題

餐廳資料:

Barcelona巴塞隆那西班牙美食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民生東路三段113巷7弄15號
電話:(02)25474109

星期五、六有表演,所以非常難訂,這次還是提前兩週~三週訂才訂到的!

7-11生日快樂!

時間:2011-07-11 23:22

上星期熬夜趕出送給你的生日禮物!

真的是太忙了,趕不及在7-11這一天送出,希望你別介意!

在這本小冊中,我記錄了從去年到今年的幾個我們之間重要的記事,還好有它,我才不會覺得這一年忙碌的一片空白 閱讀更多

[一對一]總算看見兩年前的那一跤

時間:2011-07-06 00:01

2011.07.03

2011年的下半年,我終於又開始一對一了,這次產生了一對一的動力是六月底的讀書會中我分享了在工作中的【卡】與【無力】,而師父提醒了我為何都不求救呢?(14-3讀書會紀錄),才驚覺自己這兩年來的無所動力,當我看到自己的無動力之後,才終於開始產生動力,也因為有了動力才在動力的當下寫了Email與師父約了這一次一對一,當時Email是這樣寫的

師父:
昨天晚上寫了一篇文章
翻起2009年我們去馬來西亞開第二次工作坊的紀錄( 只有寫一點點)及照片

回憶回到當時自己的狀況

然後又想到最近自己的狀況停滯不前
晚上失眠了

我想我一定要做些什麼,即使我不是那麼確定那些事情是我要做的
想想..那就先開始 我的一對一吧!

想跟你約星期天下午時間,你可以嗎?

約好了,心也比較定了。但過去類似的情況總是又發生了,感覺到自己狀況好些了,又會開始懷疑一對一的用意,不過,這次我猜想老天爺是要我好好作這個一對一的,星期天的公館IS Coffee難得清靜,連我過去常坐的位子都在我們要開始時空了下來。

IMG_1608

▲當時的內在狀況,就好像這岌岌可危的海邊木橋阿! 閱讀更多

2010遲到的謝師宴

離開前跟師父留下合影

每年都會在教師節前後請師父一頓,感謝他這一年來的教導,今年因為彼此都有些小忙,所以這一頓謝師宴延到昨天在三味食堂吃飯時,知道安古星期二才下中部,於是決定不如就在星期一把欠的謝師宴還一還,就這樣敲下了今天午餐在八海精緻鍋物料理的午餐。 閱讀更多

位置

100807工作坊 091

▲這一抹綠葉如此奮力,該也是想要佔一個位置吧!

我試圖想要在所有我在乎、我愛的人、團體中站一個位置

可是

如果真的有一個這樣的位置給我

我敢進去嗎?

【位置】代表被看見,卻也代表是責任與壓力

常常我都只想要【位置】的這一面,卻不想去承擔另外那一面

2010.11.01 一對一

趕在下午兩點的一對一前把上次九月底的一對一寫完,我依舊帶著不確定要跟師父談什麼議題的狀態去跟師父碰面。

一開始他要我先整理上次一對一後,我寫過之後的整理,經過文字書寫後當我再把它經過腦袋整理過後,自己在說的過程中,發現又更清晰了些許。

【尋找對的位置的工作者】

我拉拉渣渣說了些許在工作上的經驗,最近連續接了幾個個案,除了個案本身外,大都直接跟婆婆們接觸,面對個案與婆婆雙方對於事件說出來的故事竟是如此的天差地別,我常常陷入Confuse中,我想在她們充滿憤怒情緒或是受害者的故事中找到【真相】,好像這樣我就可以讓自己下一個【對的】判斷,找到【對的】位置,或許她們雙方說的或許都是對的,只是面向不同吧!

閱讀更多

選擇左右為難的我

煙~玫瑰

這次的一對一前,我一直覺得自己狀態還不錯,有些不太知道該怎麼進行這一次的一對一,沒有太明確的問題或是困擾,不過,我還是選擇固定與師父約了這一次的一對一。

師父問我家族排列工作坊之後狀況還好嗎?我試著表達出不太清楚工作坊中他做的排列與我提的問題有何關連,我的在關係中的卡住跟母親有何關係?

說著說著,我說:我夾在兩個團體?是我自己選擇夾在兩個團體間!

為什麼?卡在兩個團體間?

師父要我感覺一下如果把這兩個團體比喻為跟父親、母親的關係,我會怎麼形容?IGC 像父親,T像母親,有趣的是我雖然馬上是這樣的感覺卻又一整個疑惑。經過跟師父幾次來來回回的對話終於比較釐清整個狀態。

我一直覺得自己卡在兩個關係中,其實是我的沒有力量。所以會感覺自己卡住。而我確實也在經過那次家族排列後感覺到自己似乎慢慢長了力量,那是一種帶著不知為什麼,卻又感覺內在力量的變化的過程。

後來聊到一位朋友,一位被莫名資遣的小朋友,聊著他的狀況,突然師父一句話:妳為什麼這麼在意他?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