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一對一

[一對一]總算看見兩年前的那一跤

時間:2011-07-06 00:01

2011.07.03

2011年的下半年,我終於又開始一對一了,這次產生了一對一的動力是六月底的讀書會中我分享了在工作中的【卡】與【無力】,而師父提醒了我為何都不求救呢?(14-3讀書會紀錄),才驚覺自己這兩年來的無所動力,當我看到自己的無動力之後,才終於開始產生動力,也因為有了動力才在動力的當下寫了Email與師父約了這一次一對一,當時Email是這樣寫的

師父:
昨天晚上寫了一篇文章
翻起2009年我們去馬來西亞開第二次工作坊的紀錄( 只有寫一點點)及照片

回憶回到當時自己的狀況

然後又想到最近自己的狀況停滯不前
晚上失眠了

我想我一定要做些什麼,即使我不是那麼確定那些事情是我要做的
想想..那就先開始 我的一對一吧!

想跟你約星期天下午時間,你可以嗎?

約好了,心也比較定了。但過去類似的情況總是又發生了,感覺到自己狀況好些了,又會開始懷疑一對一的用意,不過,這次我猜想老天爺是要我好好作這個一對一的,星期天的公館IS Coffee難得清靜,連我過去常坐的位子都在我們要開始時空了下來。

IMG_1608

▲當時的內在狀況,就好像這岌岌可危的海邊木橋阿! 閱讀更多

位置

100807工作坊 091

▲這一抹綠葉如此奮力,該也是想要佔一個位置吧!

我試圖想要在所有我在乎、我愛的人、團體中站一個位置

可是

如果真的有一個這樣的位置給我

我敢進去嗎?

【位置】代表被看見,卻也代表是責任與壓力

常常我都只想要【位置】的這一面,卻不想去承擔另外那一面

2010.11.01 一對一

趕在下午兩點的一對一前把上次九月底的一對一寫完,我依舊帶著不確定要跟師父談什麼議題的狀態去跟師父碰面。

一開始他要我先整理上次一對一後,我寫過之後的整理,經過文字書寫後當我再把它經過腦袋整理過後,自己在說的過程中,發現又更清晰了些許。

【尋找對的位置的工作者】

我拉拉渣渣說了些許在工作上的經驗,最近連續接了幾個個案,除了個案本身外,大都直接跟婆婆們接觸,面對個案與婆婆雙方對於事件說出來的故事竟是如此的天差地別,我常常陷入Confuse中,我想在她們充滿憤怒情緒或是受害者的故事中找到【真相】,好像這樣我就可以讓自己下一個【對的】判斷,找到【對的】位置,或許她們雙方說的或許都是對的,只是面向不同吧!

閱讀更多

選擇左右為難的我

煙~玫瑰

這次的一對一前,我一直覺得自己狀態還不錯,有些不太知道該怎麼進行這一次的一對一,沒有太明確的問題或是困擾,不過,我還是選擇固定與師父約了這一次的一對一。

師父問我家族排列工作坊之後狀況還好嗎?我試著表達出不太清楚工作坊中他做的排列與我提的問題有何關連,我的在關係中的卡住跟母親有何關係?

說著說著,我說:我夾在兩個團體?是我自己選擇夾在兩個團體間!

為什麼?卡在兩個團體間?

師父要我感覺一下如果把這兩個團體比喻為跟父親、母親的關係,我會怎麼形容?IGC 像父親,T像母親,有趣的是我雖然馬上是這樣的感覺卻又一整個疑惑。經過跟師父幾次來來回回的對話終於比較釐清整個狀態。

我一直覺得自己卡在兩個關係中,其實是我的沒有力量。所以會感覺自己卡住。而我確實也在經過那次家族排列後感覺到自己似乎慢慢長了力量,那是一種帶著不知為什麼,卻又感覺內在力量的變化的過程。

後來聊到一位朋友,一位被莫名資遣的小朋友,聊著他的狀況,突然師父一句話:妳為什麼這麼在意他?

閱讀更多

想作什麼樣的自己?

100515 1623

▲期望心靈可以自由自在的自己,為每個當下選擇負起責任的自己

        距離上一次一對一竟然快兩年了,覺知到這樣的時間我有些嚇到,這兩年來是我沒有需要,還是我選擇不用一對一的方式處理情緒問題,大概是後者吧!我選擇放慢腳步,在每個情緒中更細緻的去看待自己到底怎麼了,有些時候會讓我頓悟到,可是大部分時候還是會讓情緒退去然後等待著它下一次的到來…

          到機構去工作一年半,雖然是兼職可是在面對人、事與物的應對進退,總是會一直有情緒牽動的狀況,這種情緒一直在持續中,一直沒選擇跟師父一對一,期望可以在關係中去釐清自己的投射。可是這幾個月開始面對自己下一步是哪裡?工作承接的壓力,責任的面對,衝突似乎也越演越烈了,我想我累積的厚度該是夠了,該是可以撥這一層洋蔥皮的時候了…

閱讀更多

【生命碼頭】~在一個地方被拋棄

▲喜歡你們一起玩的樣子

        這一趟NCT帶了淇淇同行,看著他小小胖胖的身軀不停的來回在一、二樓之間,另外四個小朋友總是跑給他追,在一旁的我看了非常不忍心,好幾次他走到我身旁對著我說:姑姑,我不想跑了,我只想跟她們手牽手,可是他們…..。

我好想對他說:我們可以不要跟他們玩,他們這樣欺負你。可是我選擇忍下來,沒有採取任何行動,我必須承認我卡住了,所以我只能靜靜的陪著他旁邊,當他累了的時候。

回家時,他站在我的摩托車上,帶著非常惺忪的眼睛。

我問:淇淇今天好不好玩?

淇淇:好玩阿!

我說:哪裡好玩?

淇淇:跟哥哥們在一起好玩!

我說:可是他們那樣欺負你,你不會生氣嗎?

淇淇:有一點點而已!

我摸摸他的頭,我知道,雖然他會這樣被排擠,我會心疼,可是,我仍然不會剝奪他可以認識小朋友與小朋友玩的權利,我知道他會在這樣的挫折中越來越棒的! 閱讀更多

080703一對一紀錄

自拍第一張

泰國是媽媽第一次出國去的國家,那次她是與爸爸同行,她玩的很開心。這是我在大皇宮時的自拍照。望著藍藍的天空….

 

2008/7/3 一對一
師父說我距離上次的一對一已經是四個月以前的事情了,哇!已經有這麼久了阿!而會有這次在工作坊前的一對一我自己也覺得很意外。

而事情要從上星期五開始說起,那是從馬來西亞回來後的隔天;一早就聽到爸爸對我發脾氣,他臨時跟我說星期六家族有個聚會,偏偏星期六我有讀書會,我就冷冷的說星期六我有事情,終於他很不高興的說:你怎麼有這麼多事情!最後來撂下狠話要我自己看著辦!而我也只有還是冷冷的回應說:我明天有事情。

閱讀更多

六次一對一之~第五次

 

IMG_2739

2008/2/22 一對一

還不錯的好天氣,看完醫生心中好奇著李醫師開得花精配方是代表著什麼樣的情緒,走進IS Coffee,習慣的老位子有人,看看時間還早先挑了門口的沙發先坐下來休息。

拿出記事本將這週一些心情簡單記錄一下,邊寫邊想著這週這樣擺爛的日子,從一開始邊過這樣的日子邊罵自己,然後介意父親怎麼看待自己這樣渾渾噩噩的日子,最近已經不想再去介意他的看法了,只想看看自己到底要擺爛到什麼樣子?
除了星期一晚上上課外,之後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窩在家裡看書,不想出門,生活作息不正常,有時候感到無所事事的無措,有時候又挺愛這樣的時光。才稍微紀錄一些些之後,師父來了。

換回到老座位,依舊先來個下午茶點心,話題從早上我把Msn換回私人的帳號開始,這是我糾纏已久的一個不願意放的“慾望”,從一年多前離開弟弟的公司後就知道該將帳號換掉,我卻一直不願意放,必須承認某種意義是我想再有機會重回這家公司吧!除了那些說的出口的原因之外,我必須誠實的是我不想承認那是我的挫敗,我想在那裡站起來,我想在那裡證明“我並沒有那麼糟糕”。

當我一談到換掉Msn的事件時,眼淚鼻涕就很難控制的一直出來,我不讓自己處在那種哀傷自憐中,那是很深沈的難過而出的情緒,我邊敘述著邊讓眼淚潰堤卻也可以微笑的談論著。那是一種切割的難過,是的,我必須放掉我期待“弟弟”會來救贖我、他會有手足之情、他不是冷酷的…而讓自己與他回到“人對人”的位置中,這樣我才能放下那些“我以為”的浪漫幻想。

****   ****

紀錄過程:
將Msn換成自己的心情(理性的整理)

閱讀更多

六次一對一之~第四次

PICT2275

2008/2/14  一對一

依舊是冷到一個不行的下午,看完醫生,走進冷清的IS Coffee,習慣性的往老位子走去,還好果然是沒有人。先坐下來讓自己休息一下,腦袋卻不斷的在想等一下要怎麼開始?要先說這個恐怖的春節嗎?還是就要直接談那件事情呢?還是要看看自己面對無工作的情況呢?或是就從昨天師父說我公私不分這件事情開始呢?

越想心裡越慌亂,決定放棄不想了,翻開筆記本,先看一下上次記錄的東西,在看的當時心中先又是自責沒有將上次的一對一整理,也沒有把給媽媽的信寫完,唉!繼續往下看看這一段時間記錄了甚麼:
煩悶的心情,沒有工作該怎麼辦呢?沒錢讓我惶恐,是不是該對弟弟是出善意?義張小團體自己老是處在想蹺課的情緒中,每次都要跟蹺課做拉扯,明知道自己應該要乖乖去上課,很清楚不去也不會讓自己心安理得的,但是為何老是不想上課呢?
初六做了一些夢,夢到師父,也夢到自己出去玩睡覺房間跳來跳去..
妹妹回家,自己對她有些氣,好好一次回娘家因為自己的情緒不舒服,跟她有了些不愉快的相處,很氣自己為何要這樣!

閱讀更多

六次一對一之~第三次

IMG_6491

2008/1/30第三次一對一

紀錄:2008/4/23

農曆年前夕,我跟師父約了第三次的一對一,對於前兩次的狀況我還是處在某種混亂與不解中,所以與師父碰面我就提出我的疑問,師父用了類似圖表的方式向我說明其實第一次與第二次的關連

第一次:講那個事件的感覺
1A:我不願自己是可憐的對抗
1B:抗拒去看“性”逃避、恐懼
1C:不想當一個可憐兮兮的孩子自憐
1D:卡住自責

第二次:小時候阿姑丟掉我
2A:對於安全感的害怕、不相信安全感生氣
2B:被遺棄的恐懼恐懼
2C:自我放棄憤怒
2D:用拗在討愛自憐
2E:對“家”的疑惑不信任

閱讀更多

六次一對一之~第二次

PICT1639

2008/1/24

     心裡不想讓自己的害怕有機會進來而退縮,所以在星光大道第二季最後的總決賽那天我再度跟師父約第二次的一對一,還好師父沒有拒絕我也沒有多說些甚麼其他的話,只有簡單的一個“好”並且跟我說他記下來了。

經歷了再度無業的第一週的星期四,這一週的時間裡我有時候在失業的焦慮中、有時候在家庭的莫名的動力中、有時又可以認命的做著海泙給我的案子中…星期三晚上師父突然問我有想過現在的狀況我一個月需要接多少cases才能打平開銷?我完全不知道我的下一步在哪裡?我也不知道不上班的我可以轉到甚麼樣的跑道?我甚至不知道我僅有的存款可以供應我到何時?(也許我是知道的,我只是想要“拗”在某一個地方吧!)我只能試著先讓自己活在每一個當下,這樣也許可以讓我慢慢找到一條路而不是看著未來害怕著。

下午先去看中醫,走到老地方IS Cóffêê遠遠的路那頭見到他熟悉的身影,12度的天空下,我進去咖啡廳,師父先去吃午餐,老位子空著真好,那好像是我的一對一的躺椅,有點累累的身體閉上眼睛試著想要靜心,但是那未知的害怕又來找我了,試著寫點甚麼東西吧!果然我的身體知道知道我的焦慮,肚子咕嚕咕嚕的叫。

師父進來,點了飲料,吃過下午點心,開始了!

閱讀更多

六次一對一之~第一次

IMG_1517

2008/1/17 一對一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有勇氣要去面對那個“事件”,它就像個不能見光的秘密,始終在我的心中佔據著一個黑暗角落,當我探索自己的生命越來越深入的時候我知道我終究要去面對它,只不過我好像在等待著那個時間點的到來,因為我不敢主動去面對它。

要不是因為那個靈光一線的晚上,那個突然有力量的夜晚,我決定要去看看它,而衝動的在一次讀書會中提起了它,當一個以為的秘密被第二個人知道後,彷彿一道光照進去了,就這樣開始我探索這個“事件”對我生命的關係

一對一的前幾天與師父又發生事情了,簡單的說我又把他給惹生氣了,而再度讓他生氣的原因是去年年初那個事件,他說我抓著它讓自己變成受害者,我不懂我可以找個隨便的理由拒絕他的邀約,我為何要誠實呢?我真的也不理解為何要誠實說出那件事情對自己的害怕,而我也因為師父的生氣而不敢在電腦這端再多敲些甚麼了,只有選擇下線,獨自面對自己的害怕。

隔了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與師父有關的夢,夢中的我與他很親近我很安心。之後幾天我不敢再與師父多說些甚麼,一方面那幾天剛好在做職務交接,白天時間沒有上線,晚上也快快就下線不敢多停留,只是當人空下來的時候我就問自己為何要誠實?一定有甚麼源頭連結到它的?終於在要一對一的早上那段對話的情緒讓我連結到被遺棄,我想起那張照片,我連結到小小的自己與小姑姑出去玩不小心被小姑姑離留在大水溝旁邊,我只有一直一直哭,沒有人帶我回家,我好怕沒有人會來把我找回家去。連結到這個情緒我漸漸懂了。

閱讀更多

摔破我的甜栗花

     這是個假日、這是個我生病頗嚴重的日子、這是個我可以有好多理由取消會談的日子,IS Coffee人多到爆,我的鼻子已經紅到脫皮,我心裡不停的跟老天爺對話:現在是怎樣,考驗嗎?還是給我好理由可以躲掉呢?我選擇不逃避,換了一家陌生的 餐廳,先吃點東西,旁邊桌次的人陸續走了,恩!這樣我可以比較不那麼擔心說話太大聲。怎知,東西吃完準備開始時,旁邊先來一桌外國人,還好應該聽不懂我們 的對話,再來一桌年輕人…我…整個人變得開始緊繃,也許是因為要談的事件、也許是因為環境、也許是我想逃….

     我的拗讓我堅持下去,將這第六次談話結束,某些東西在心中被釋懷,卻又有了一些困惑,然而就在這時候我隨身攜帶的花精~橡樹、鐵線蓮及甜栗,竟然在我都不知道的情形下給掉到桌下,而偏偏甜栗就整瓶破了。

這是我最近頗需要的花精,竟然就給打破了…相信凡事決不是偶然,回家後將甜栗花的說明再讀過…

swchest

當處於最黑暗的時刻,且幾乎不可能成功時,絕對要記得上帝之子將永不畏懼。
靈魂只會給予我們任務所能達道得考驗,我們的內在神性深具勇氣及真信,倘能繼續努力,勝利終將到來。

這些人遭受無情而劇烈的打擊,痛苦大到幾乎無法忍受。

此時,他們的身心似乎已到達所能承受的極限,現在必須妥協。似乎一切都不存在了,只剩破壞和毀滅必須面對。

甜栗花狀態的人情感已達到忍耐極限,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做,沒有方向和目標,失去了生活焦點,因為他們已嘗試過許多努力,但無望帶來沈重的失望與內在的空虛,甚至覺得被上帝遺棄,不受到祝福,也不知道如何哭泣,感覺生命將如此地消失。 閱讀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