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關係花園成長團體

關係花園II-10~那個曾經受了傷的小女孩

 

         2009/12/10 關係花園團體II的最後一次團體時間,這次因為場地有些小狀況臨時改在捷運火車站八號出口附近的怡客,今天我試圖提早到,沒想到已經好些人早就到了,連在山上工作的琳琳這次都特別早到,沒多久kítty也到了,這次團體有種很特別的氛圍,大家好像都很Hígh,不過可以感覺那種Hígh似乎正在壓抑著團體要結束的小小難過吧!

最後一次團體參加的有:Kítty、Míly、琳琳、諺、蛙與兩位來賓~安古與Evên,大家似乎都很不想進入團體中,大家一直在聊家常,直到師父非常正式請大家說說這兩週的狀況。

kítty很阿殺力的首先分享了她元旦可以參加婚禮了,沒有談判沒有破裂,有點難以想像上次在團體中的她一種壯士斷腕、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那種風蕭蕭易水寒的要去跟主管決一死戰的態勢,不過她也帶來了另外一件令我們有點意外的消息:她有可能跟那位主管到北京去奮鬥,很有趣的狀況,我們帶著祝福並請她要小心,大陸確實是個很多變的地區。

閱讀更多

關係花園II-8~關於期望

 

如果能在一粒沙中找到全世界,就也能在生活的一小點中找到靈魂本身,命運在此交會,心與心在此交織

——湯瑪斯‧摩爾

這週團體一開始是天氣報告,由Kítty先開始,談了在工作上跟主管的關係拉扯,起因是她想要跟主管要一個假期,她想先與主管商量商量,沒想到卻換來主管非常嚴厲的批評,聽著她分享在職場上一個互動,可以感覺到她的期望落空又被套上某些莫須有的罪過的失望與難過吧!想起自己曾經也有過那種“你不給假,我就辭職”的豪邁與骨氣,不過現在想起來當時的自己似乎有著某種自信,知道老闆會答應自己某種稍微挑戰公司規定卻又有點彈性的要求,而現在用所學過的分析起來也就是我在測試老闆的界限,當老闆的界限被我挑戰成功後,我又會在下一次再挑戰他的另外一個界限,直到他踩住界限。而自己在每一次挑戰老闆的界限,現在想起來似乎都是在問他:你有看見我嗎?你有肯定我嗎?沒錯,大概在我前八年的工作職場上我好像都是用這樣的方式在證明我的努力與存在,卻不曾看見自己內在的空虛與沒自信。

接著是我分享自己在上週六參加NCT活動的一段覺察:【生命碼頭】~在一個地方被拋棄

閱讀更多

關係花園II-7~我愛你

▲抬頭 總是可以見到陽光!

        因為已經有過一次沒有討論書了,所以今天一開始沒有靜心、沒有天氣報告直接進入書籍的討論,先從第16章~性欲與關係開始聊,這是個讓人很緊張也很難以開口的話題,不過,沒想到當師父的問題(理想中的伴侶與理想中的性伴侶的條件)問完後大家就開始了熱烈的分享與討論,幾個同性學員很坦露先分享了自己的答案,也分享了她們在性關係的狀態,這樣的分享是在我們最親密的朋友間都不太可能有的對話,很精彩也很高亢。

         第二階段開始我們進入下一章:17~愛的發展階段,這跟上一章是窘然的不同,討論這一章的時候師父要大家拿出紙張寫下幾個問題:

1.曾經對誰說過我愛你?

2.現在感覺對那些人說我愛你的感覺?

3.當初在對他們說我愛你的感覺?

4.閉上眼睛當下覺察一下我愛你的感覺?

閱讀更多

關係花園II-5~家庭花園

2009.10.29 關係花園成長團體II-5

團體進行到五次了,記得月初10月1號團體第一次開始,那時候感覺十次好多,現在….果然時間是最殘酷的,每個人都一樣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這次由蛙老師先用身體測試法幫大家配花精,這次跟之前拿花卡的方式不一樣,由身體來感覺所握的花精是不是現在需要的,當然蛙老師還是有根據學員在團體中的分享所給出的花精。

琳談了家庭的一些狀況,在談論時她好像在談論一件與她無關的事件,可是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那個過程中她的情緒一定有著很大的起伏與悲傷,可是….她卻淡淡然的說著…..,突然間她的情緒終於潰堤,看到她那樣我的眼淚跟著她的在掉,當下我有點不理解我的眼淚是甚麼?難道我“只是”心疼她嗎?慢慢的我懂了….我除了心疼她也心疼過去某個時間的自己…

我曾經在家裡站錯位置,母親突然往生、父親很快有新的伴侶,我不自覺替代了母親站在一個與父親跟阿姨對峙的位置,那段時間我像隻刺蝟隨時都會刺傷身邊的人,我非常不舒服卻不知道該如何?直到我讓自己慢慢回到女兒的位置,不帶任何批判去看待父親,這樣才慢慢讓我與父親的關係有了新的、好的互動與連結。

站在2009.10.29這個時間點我回頭看從2004年的夏天第一次師父跟我說:你站在你母親的位置!我從一開始的不解、不承認、不接受到後來慢慢看到、承認…然後先放手讓母親離開,之後在家族排列中像父親臣服回到女兒的位子,在2007年的一次家族排列工作坊中我終於把阿姨也放進家族的行列中,我謝謝她這幾年陪在爸爸身邊….

或許爸爸去年年中回老家住,從外在狀況看來他是因為某些原因,不過就另外一種不可解釋的方面我願意相信;他離開台北的家要讓我們小孩學習獨立,而他要開始經營與阿姨的關係花園。

 

關係花園第十五章:

父母並不完美
有許多事情是我們想從父母得到卻沒有得到的,現在我們該知道我們永遠得不到,並接受這種情形…..希望她們能完美地愛我們,完全了解我們,救我們脫離哀傷、孤獨與死亡,她們卻做不到。…..放下我們身為父母、子女、夫妻和朋友的虛幻期待吧!學習為不完美的連結表達感謝。
有了這種認識,就可以關上這個重要家庭花園的大門,記住學過的每一項重要的人生功課,包括負面與正面的學習。關上大門,但不要上鎖。 

關係花園II-9~三角關係

這次團體一開始沒多久Míly就馬上說她要天氣報告,第一次發現她這麼爽快,看來是有很多話想要講了,她說了最近與Kítty及彣的一次相處上的覺察,她發現自己處在三個人的團體中會特別沒有安全感,雖然理智上的自己知道他們不是那樣可是情感上的恐慌讓她不由自主的想要逃離。

我想她一定是鼓起了非常大的勇氣才能在團體中說出自己的心情,因為另外兩個當事人也是團體的一份子,呈現脆弱*是需要很大的勇氣與力量的。她說完自己的狀態後,師父一定會讓另外兩個當事人也說說自己的狀態,Kítty沒多久就紅了眼眶,她知道Míly可能處在某種狀態中,她非常重視這位朋友,K對M是心疼與不捨的;而彣聽到Míly這樣說之後也感覺到自己那種被遺棄與冷落的心情。

聽到他們三個人真情對白後,我們真的常常被自己的意識矇騙著,過去的經驗常常讓我們一遇到某些情況就自己先在內心演了一場戲,往往那些受傷、不安可能都是過去的而不是現在的真實狀態,常常被過去的傷痛給蒙蔽現在的幸福與美好。

過去的傷痛是真實的,可是現在的幸福也是真實的,我想唯有找機會回去將那傷痛的纜繩卸下,也許才有空間來享受與珍惜現在的幸福。

欣賞他們三個人的呈現脆弱*,要這樣赤裸裸的表達自己的情感是非常不容易的。給他們一個欣賞!

閱讀更多

關係花園II-3~絕招

▲從內在長力量是一趟漫長又艱辛的旅程,但值得努力

關係花園團體II-3

這週我們讀第十三章-走過權力爭奪期:實用指南,在混亂的一週時要能在團體中保持當下與安靜的心對我竟然成了有點難的功課,記得那天亞輝老師帶靜心的時候我一直感覺到我頭的昏痛,試著呼吸到痛的位置卻總是讓我焦慮的想要排除那些不舒服,直到呼吸結束回到現實才可以沒了那頭痛的感覺。

一開始由偉與琳跟大家報告他們上週的功課,偉是要跟一位他覺得對他有誤會的同事談談,而琳則是要告訴我們他到底有沒有去參加她國中同學的婚禮,在偉的分享中又帶出公司對於員工的莫名減薪,他感到不安、也感到不被尊重,尤其是對於那位員工是他的部屬而公司不讓他知道原因的減薪讓他有著一種不舒服的情緒,透過大家的對話他看到是不尊重的情緒;而琳選擇去參加婚禮也穿了漂亮的衣服,我比較被打到的是她說在與對方的Msn中她問對方:如果我不去參加妳的婚禮是不是妳就覺得我不是朋友?對方的回應讓她有很深的愧疚感,她也一直要對方對自己有自信不一定要她的祝福,但她又深深覺得被看重。

有時候我自己也會這樣對於別人的看重卻無法或是不想達到常常是罪惡感與虛榮感的交錯,不想去作別人期待的我會罪惡感,有時候又為了達到別人期待的虛榮感去作Ovêr自己能力的事情,因為那是別人對我的看重與我被別人看見,但這外在成就似乎常常是我以為的成就感,可是我的內心自在喜歡嗎?有時候我好像都忘記問問我的心了。

這一章我們比較熱烈討論的是絕招:

在關係中,雙方都有一張王牌。在必然漸漸親密的過程中,人會試圖已防衛行為限制親密感,當所有方法都失敗時,就會拿出王牌:絕招。

得我第一次讀到這裡的時候搞不清楚自己有甚麼絕招還問了亞輝老師,請他告訴我;有好幾個學員分享了他們在關係中的絕招,寧說:我的絕招就是關門,而且是在對方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切割;R說:我的絕招是冷漠;W說:我的絕招應該是分開吧!當大家在分享時,我拼命想著自己的絕招是甚麼呢?我想我的絕招是砍對方一刀吧> <

這一週有一位新朋友加入,常常會感覺到團體中的新成員會需要稍微時間去適應,對於問題會期望得到上師的一個解答或是答案,可是在這團體中往往得到比較多是彼此經驗的交流或是被問回去問這問題的意圖,看到新朋友的樣子我都會想起自己剛進來時用我超理性的邏輯思維….經常是越問越迷惑…….

090716關係花園成長團體助教日誌

IMG_3832

▲我這趟感覺之旅的伙伴

       這週幾個都早到的學員都有點晚,心中馬上升起團體怎麼了嗎?還好七點鐘多一點準時的都到了。

今天討論第二章的後面跟第三章,對於自己有讀書但是都沒有讀完的狀態常會在這個時候自己變的不在當下,因為一直試著翻後面有沒有重點沒看到的,可是,這又不是真的上課考試,急促中根本看不進去任何文字阿。

這次書的分享與第一次畫線時的感覺又不太一樣了,四五年前第一次、第二次讀跟這次的閱讀,經過時間經驗的累積,可以更清楚體驗文字的意涵。

這次手的體驗,我一開始還是有一些些猶豫著,雖然玩過很多次但是閉上眼睛要把雙手伸出去摸索還是有些害羞的,怎知當我準備好踏出去,我就摸不到手了,伸手摸到的幾乎都是他們的背,而且他們都好高,馬上有種被排擠在外面的小小難過,還好馬上放下那種被排擠的假象,試著伸手去抓可以摸到的手,但還是有種小心翼翼的不確定感,記得第一雙手是男生的,我的習慣是摸指甲,長長、大大的指甲,不太有對應到記憶中的哪一雙手,對方似乎也很害羞,想了想放手,接著第二雙是女生的手,軟軟的指甲也是長長的,沒多久還是放開這雙手,這時候已經陸續聽到有配對成功了,心中開始有焦慮了,不想自己是那沒人要的,接著再摸到一隻手,是個女生,我想就是她吧!我試著做訊息給她,然後自己還不太肯定的舉手,這整個過程都是在忐忑不安及帶有些冒險的過程中進行。

閱讀更多

我踩了別人界限嗎?

3758096302_7eb9cc72b6_m.jpg中心開的關係花園成長團體在這個月底即將結束,剩下最後的兩次團體聚會,今天在中心的定期會議前跟師父在公館QK聊天,聊到我與J的助教工作的一些東西,聊著聊著我終於說出自己在後面幾次團體中因為某一次的助教日誌不小心在文章中寫出學員的名字,雖然後面的事件是我自己的分享,跟那位學員沒有關係,在文章放到網站後馬上收到那位學員帶著些許抗議與憤怒的文字,自己馬上作了修正也發了máíl跟對方說了對不起。

但是,這個事件似乎一直留在我心中,在那個團體中我好像就會有種退縮與保持距離的狀態…

突然我心裡有個過去的碼頭進來….

記憶中在剛認識新朋友的時候,我總是會跟朋友保持一段距離客客氣氣的,慢慢的跟朋友越來越靠近時,我常會被朋友批評我跟以前不一樣,後來的我常會用言語去調侃或是諷刺朋友,讓朋友很不舒服;當朋友這樣跟我告白時,我常會很自責,常會問自己為什麼不知好歹,要把朋友一個一個給傷害。然後,我就帶著某種受傷與自責的心去找下一個新朋友,繼續著某一種輪迴著….

是的,對照這次的事件,我的自責情緒是很雷同的,我問自己是不是踩到了別人的界限?我問自己為什麼又這樣呢?我問自己….雖然,我的理智馬上為這件事情做了補救性的處理,可是…我的情緒好像停留在某種受傷與退縮的狀態中了…..

說真的,我真的蠻討厭、不,是很討厭那個尖酸刻的自己….

只是…我猜想我必須先跟這個討厭的自己做一下朋友,帶著好奇心去了解一下她倒底怎麼了?其實,我猜想那個尖酸刻薄的自己背後一定有著一顆害怕人家不要她的脆弱心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