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參政日誌

【參政日誌】我終於開始懷疑


【我終於開始懷疑】

去了兩區四團在寧夏夜市的場子後,回家路上,突然在某個路段,飄了一陣夜來香的味道,在這段忙碌不堪的日子裡,驚覺自己的鼻子竟然聞到它….有點驚訝倒數130多小時裡,明顯感之到自己的能量與體力像個電量快速消失的鬥士,只能不斷靠著意志力跟自己呼喊,加油!就快要跑到終點了!

想起那一天(11/6)我們在下雨天裡找遍店家要聚餐,最後進入到薑母鴨店飽餐一頓後,雨停了,D說喝了薑母鴨怎麼眼睛突然變亮了,後來想起來是雨後空氣變乾淨了,那個夜晚我們笑說:吃完這頓好了,就進入選戰…..那晚回家路上也是那淡淡的夜來花香陪著。

今晚在寧夏夜市裡,問了含為何走上這條路?其實心中想問的是自己為何走進這條路?走了這條路想幹嘛?這條路對我的意義是什麼?在此刻開始對於這兩個月過程中的辛苦、勞累、眼淚與心情開始懷疑了。

伙伴笑說我是這段時間收獲最多的老大,我以為我的收獲很多,但…..此刻我開始疑惑這些收獲對我及對我接下來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呢? 閱讀更多

【參政日誌】因為參政,我才認識你們

2011.12.04是個大晴天的冬天,這一天又是個活動滿檔的假日,大概已經可以預期接下來到2012.1.14前的週末、日都將會是這樣過了…

你們是非常浩蕩的一群隊伍,因為有你們在,總可以讓我們這個害羞的團體不那麼冷;因為你們總是帶著微笑、熱情的走在一起,跟你們在一起總能讓我不由自主的微笑著。

今天跟你們在民權西路捷運站相遇,你們陌生語言與大聲的交談,總是引起民眾的側目,不過我總可以感覺到這就是你們的不被拘束的樣子。你們像一群開心出遊的小學生,拿著我們現在非常敏感的牌子,很自然的掛在身上,卻馬上引起站務人員的關注。你們肯定很難理解,就只是把某個名字掛在身上也被認為是競選活動?是阿,其實我也不懂為什麼!

在捷運裡面,你們開心的帶著那牌子拍照著,彷彿那牌子掛在身上是一種榮譽,最近我常在想,那牌子掛在我身上總是讓我有一些不自在,我好奇著那對你們跟對我的差別是什麼? 閱讀更多

【參政日誌】發出的5張文宣

        2011.11.28Blue Monday的晚上我們再踏上台北火車站的北三門,今晚我們人數少了許多,尤其黃杉軍(CAFC)的伙伴大多要工作,只有少數可以參與的幾人加入,而我們紫衣娘也是只有工作者進場。可能是Blue Monday的關係,排隊的人臉情感覺頗為疲累與嚴肅,而我們也因為人數比昨天少了許多,自己變得好退縮…..雖然趕在出門前把星期天的心情輸出成文字-【參政日誌】政治出櫃但一面對到拿著文宣去與陌生人交談,宣導人民老大,還是有著裹足不前的恐懼。

第一張:一位中年媽媽,當時她帶著耳機,靠近她,問她是否願意收下這張文宣,她先拿下一端耳塞,我開始試著直接表達我們要出來參選這一次三重、蘆洲、五股地區的立委,是由兩個團體共同推選一位候選人,…….她把另外一端耳機取下,繼續聽著;問她是否都會去投票?她回當然會阿!再問她是否知道這次選區的其他候選人有誰嗎?她沒回應,我繼續說的自己知道的點點滴滴,說著為什麼這一次要下來參選,述說著現在政治對於許許多多人的不平與對大多數人民的不公。她聽著聽著….眼睛望著前方的CAFC的伙伴,她也不理解政府為何是這樣對待他的人民的….她心中的疑問來不及進一步互動時,她被生活的步調推往前搭上回五股的公車去…..

第二張:忘記了…..

第三張:在附近上班的好友來探望我,順手拿了一張DM與英文版的文宣給她,她笑我怎麼沒去發,我說:不是只是發文宣而已,要跟每個收下文宣的人說明我們為什麼要參選,我們的訴求是什麼。她笑說:這麼困難阿!我笑笑回:是阿!心想:是阿!參政真是不容易的事呢! 閱讀更多

【參政日誌】政治出櫃


↑總有一天螞蟻雄兵也可以壓垮恐龍的

終於在公開場合政治出櫃了!

沒想到就在那美麗夕陽後燈火初上的台北火車站中….

對於要與人談論政治是件難事,但逼著自己往前,即使在每個搖頭、每隻拒絕的手之後,依舊深深吸一口氣,微笑著為自己打氣,繼續著這一場辛苦但總能在過程中獲得激勵的硬戰!

妳說:等一下練習拿麥克風說說話吧!
我想:要說什麼?我都不確定我走在這條路是穩的嗎?我還說不清楚什麼是人民老大阿!

妳說:看著在場的那一群黃色T的人,妳可以試著說說他們的故事
我想:我真的認識他們?我真的懂他們?我真的可以為他們說話嗎?

下半場開始…. 閱讀更多

【隱喻】面對大海,學游泳還是回岸上

當前位置: 首頁 > 與自己對話 > 我的2011 >

【隱喻】面對大海,學游泳還是回岸上

時間:2011-10-13 23:58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50次
今天我用了隱喻故事來說自己的狀況。 過去兩年只願意把一隻腳放在海邊,那海水大概只到我的腳踝,就這樣波弄波弄著水花。不太確定自己是否打算往海邊走去,因為是個不會游泳的孩子。 經過兩年的在海邊混阿混,總覺得這
110805 045

今天我用了隱喻故事來說自己的狀況。

過去兩年只願意把一隻腳放在海邊,那海水大概只到我的腳踝,就這樣波弄波弄著水花。不太確定自己是否打算往海邊走去,因為是個不會游泳的孩子。

經過兩年的在海邊混阿混,總覺得這樣混不是個辦法,要麻回岸上去,要麻就走向大海去經驗它!

帶著不確定的害怕告訴她:想要去看看海,但是有些害怕,因為不曾學過游泳。

她點點頭,笑笑的

慢慢的把另外一隻腳給弄濕了,

接著海水淹上小腿肚

一個浪打上來,常常會讓人站不穩,但看著大海中在玩耍的人,似乎興致盎然…

更往海中走去,海水淹上膝蓋….

浪越來越大、越來越多….

雙腳發抖,不確定這時該轉身回岸上,或是追上這一波大浪……學會游泳!!! 閱讀更多

很難說明的….

110312 083

▲說不出來,那就先停一停囉!放過彼此

這兩年朋友常會問我:妳現在在做什麼?

我常會出現某種欲言又止的表情,我沒辦法用簡單的一個名詞、或是一個句子說明我現在的工作。因為我不想用“社工”、“非營利事業組織”這樣粗略的方式說明。過去一開始我用這樣的名詞出來時,他們會帶著自身對這些名詞的想像而自我詮釋,其實很不想被誤解,可是又說不清楚,到後來如果那個問句可以不回應,我會讓它被忽略過去。

另外朋友也常對我說:妳現在好忙歐!妳到底在忙什麼?

這又是一個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社交問題,平常日子裡當然是上班,但在假日(星期六、日)我經常是被工作與讀書會給佔滿,但它並不是簡單的忙什麼?或是我在忙什麼就可以簡單帶過,其實我常想問我這句話的朋友,會真的想知道我到底在忙什麼嗎?這其實是我想問她的,還是我對於問題太認真了嗎?

最近參加一個營隊活動之後,我淫浸在那個場合兩天裡,我有時會突然間跳出來看著這一大群社運的老人、新人、中生代,我問自己:我在做什麼?我在這裡幹嘛?我知道自己無法進入他們激烈的熱情中,我不清楚自己為何踩不進這樣的熱情中….或許是我沒決定吧!

夜晚開車回程的路上,一整車激烈的熱情,我還是有種難以說出口的障礙,然後….我慢慢理解了:

        我生活重心的兩大塊:自我探索與社會運動(社福團體),都是很難跟一般人去言說的,,自我探索是自己走的前前後後跌跌撞撞的,社會運動則是衝撞體制、對抗政府。這兩件都不是一般乖乖的人會去搞的玩意…原來我隱藏著好多反抗與想找出自我價值的慾望

        夜裡,我專心的看著前方的燈光,我慢慢知道自己可以開始從哪裡開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