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20180523夢:「安在的位置」

IMG_1450

最近很被一件事情困擾著,在評估這事情的過程中有理智、情感、關係對待…但自己還是很難做出決定,猶豫之間看到自己想要改變,但找不到改變的利益,而週四是一個Dealine,感覺自己在天平的兩端遊走來去,因為時間的逼近,自己要下決定了,原本已經決定要A了,但沒想到清晨的一個夢,卻讓我180度大翻轉,改變成B了!

這個夢很….髒,夢中似乎在一個未開發地區,那個地方有兩個廁所,一個廁所有門、坐式馬桶,但沒有坐墊(就是那種我一直很疑惑該如何上的坐式馬桶,這趟馬國旅行常會遇到),而且馬桶下面很可怕,沒有沖水系統,我沒有辦法上;第二個廁所沒有門、一條溝,當然也沒有沖水系統,但似乎有大自然的掩蓋,我帶著擔心被闖入的忐忑不安心情想要趕快上完,沒想到越是緊張越上不出來。感覺夢中自己的膀胱好漲好漲但難好難上出來,甚至感覺自己快要變成尿道炎了!在無計可施的情形下,醒了!原來是夢,趕快去解決生理需求。

然後開始想著這個夢在這個時候的意涵,我的理解是我對於很多事情有一種完美要求的標準,無法忍受完美要求被打折,而這個要求往往是對別人,當然很多時候也是對自己,所以當上週四發生那件事情時,我無法降低自己的標準去接受,但….憑什麼….完美標準?這個狀態讓我回想到自己生命中許許多多的事件,我嚴厲的要求著別人也期待著自己,而這個夢給了我一個提醒,人生沒有這樣的時候,妳總要能在這樣的處境中學習找到一個讓自己「安在的位置」,對,沒錯….「安在」、「位置」

就這樣從A到B囉!

2012.10.05夢

清晨三點醒來後,繼續下半場的睡覺

六點多被夢給嚇醒

夢的場景是:我很努力的跟Flora及一位男生(某人的先生)說明他們兩個人要一起進行的活動-在我眼中的你。我先示範給Flora看,跟那個男生簡單做了幾次,包括一句我對他的觀點,用三種不同的口吻說,然後我還自嘲的說:其實我也不記得我剛說的是什麼話,然後跟那男生確認理解我的意思嗎?心想Flora上過課,應該懂得。

帶著疲累回到另外一個團體中,我走了很久,正要回到團體中時,卻在走廊窗戶看到Flora在裡面,我進去問她:你們沒進行活動嗎?

她對我說:我現在需要離開,去看場電影,抒解抒解情緒。

我說:過去你的用這樣的方式抒解自己,這樣方式有效嗎?

她說:有效阿!

我心理很憤怒的聲音:如果有效你今天為何在這裡阿!!說:好吧!

(當時好像又有她女兒、兒子跟她說了些關於她老公的事情)

回到大團體中,看不到那個男生,卻看到團體中有一個外國男生(某人的老公),大家問我:怎麼回來了?

我帶著憤怒的聲音說:我花了好大的力氣示範一個活動,有人不領情說:她要去看電影抒解情緒!

看到那外國男生,想到他可以跟剛那個男生配對玩那遊戲,剩下的五個女生連同我,可以帶一個小團體活動,那個男生出現了,打算要這樣進行活動時,大家都說:可以先吃飯完再進行嗎?

桌上一堆飯菜,有人拿著飯碗吃到一半。

================================================

醒來,好不舒服,這個夢,讓我有種~努力付出卻得不到收獲(讚賞)的憤怒,只是我的付出是為了什麼?而我的憤怒是氣別人?還是氣自己期待得到讚賞?

接刀與夢

Hello:

關於你的指責

看到你的這些文字,我一邊看一邊感覺到自己的胸口悶,我的嘴角卻是有種無耐的笑,後來才發現我的身心不協調了,對於這些指責我感覺到很難過,但是我不想讓難過出來,所以我壓抑在胸口,而理智跟自己說別受傷。     我再仔細看你的文字,我為何受傷,我被指控是一個:沒有同理心的人、看著別人在受苦還落井下石的人。這兩個東西我接刀了,因為我的關心被如此扭曲了。

我問我自己:我有這樣嗎?如果沒有,那麼我就該輕輕放下那把刀,別再接這些刀傷了自己。

我知道你的痛苦,但是我不是你,確實不能完完全全與你同受,只是,你選擇要一個人孤孤單單,不給人陪伴。也或許你要的那種陪伴,跟我能給的陪伴是不一樣,那我必須尊重你。

沒錯,你的殘缺是我這個「健康的人」無法體會,可是你似乎忘記了,在這個團體中誰是健康的呢?誰是殘缺的呢?

最後,我只想說你的指責,我在三問自己,我確實沒有那樣的意思,也許我的言詞讓你受傷,那麼我必須將你的受傷還給你!

     我也很放心,你可以這麼有力量的寫出這樣的文字,至少表示我不用擔心你會傷害自己去做傻事!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