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影像創作班

「個展日記」展覽結束之後

2020/8/3週一,日子恢復正常,規律的起床時間,規律的時間出門,規律的搭上捷運,規律的到辦公室….一切看似都回到了日常的軌道之中,但內心卻又知道有種改變已經植入身體、心理、靈魂之中了!

在展場放置一張休息的椅子,但因為太熱了,幾乎不曾有人坐在這裡過

2020/8/1個展的最後一天,傍晚六點送走最後一組來參觀的朋友,確定不會有到訪者,一個人望著展場,對著作品們點點頭,謝謝這段時間她們安在,我們一切平安的渡過了;然後開始動手撤展,從牆壁上黏貼的作品慢慢的拆下,一個人將所有的作品拿下,除了可以保存的部分作品 ,剩下的將隨著展覽結束成為資源回收或是收進垃圾袋中,兩個多小時,一個人存在這個空間內,親手將作品拆下!

閱讀更多

「個展日記」座談會之前

在11個小時之後就是個展的座談會,其實原來只是想要輕輕鬆鬆的與來參加座談會的朋友聊聊、喝一杯酒,昨天晚上突然有位朋友在Line上問我座談會的主題?這位認真的朋友一棒打醒我,對啊,座談會我要談什麼?然後我就失眠了!


2018/12月課程開始
晚上11點多與在加拿大的朋友分享了一下白天一位好友來看展,自己心中的許多感慨,今天顧展後臨時去採買座談會喝酒要配的起士,身體是累了,躺在床上腦袋中卻一直run著,明天座談會我要談什麼?又想著與朋友的對話…..突然腦袋閃進2018年11月時,在國外被胖老師拉進一個群組-2018週日晚間班,啊!攝影創作班開成了!人在國外中呈現某種混亂狀況中,突然被告知要開課了,但這個課程預約長達半年都沒有開成,猜想大概將會無疾而終,沒想到在這個時候開成了。而這一天群組討論開課時間,對話一陣來來去去就敲定了12月初開課,但當時自己卻不那麼確定自己上課的意願。心想再想想吧,回國後若自己真的不確定再跟胖老師說吧!

「通過任何考驗的唯一方法,就是面對考驗。這是無可避免的。」──澳洲原住民長者 皇家黑天鵝

曠野的聲音」裡面提到在澳洲的原住民部落- 「真人部族」 認為長一歲是歲月給予的不值得慶祝,但你因為歲月增長更具智慧、更能表現自我,或是找到自己對部落有意義的特殊技能,只有你自己才知道何時舉辦慶祝會。

閱讀更多

「個展日記」第二件:與他(她)之間…

一位爸爸卡住的愛
小學四年級的造句

這件作品也是曾經是某一次的作業的延伸,當初設計時擔心會對參觀者太挑戰,不確定是否會有人想玩,經過四天的展期觀察,是我自己想得太嚴肅,其實參觀者可以用自己的方式選擇可以開放的程度,有人很認真的拼出與女兒之間的現況,有小孩拼出對母親的愛,有母親拼出對兒女的心,更有一位朋友拼出屬於自己想對他說的期待。

 

這些都是超出我當初設計的想像,我給了一個很高難度的期待,但其實參與者有其內在在這個展場可開放的程度。蠻開心參與者讓我看到另外的可能性。

來自原生家庭中某種卡住的愛,說不清的愛,但透過這幾個簡單的文字堆疊,沒有糾結、沒有事件、只有對他(她)的單純感受….這樣或許也能釐清自己的愛、感受吧!

「個展日記」2nd:一個人獨自在路上

2020/7/15 今天路上沒有人,一個人獨自享受!

每一次進來要將這一條路線再一次重重新整理過

這個展場並不是外面一般全天式開放的展場,而自己因為仍需要上班,故週間僅挑選2天開展,7/15是開展後週間第一天開放,這一天早上工作超級忙碌,很擔心會被工作延誤無法去開門,還好趕在13:00可以順利離開辦公室,前往展場。

開門,恩,天花板上的勾子都乖乖的沒有掉下來,這樣我就不怕了,大梯子因為出借人臨時需要使用,所以現在是沒有梯子的狀況,所以每次進展場都要禱告一下。

展場有一組作品是用粉筆畫在地上,讓參觀者去踩踏的,所以進到展場後,在開燈前需要先將地上已經模糊的粉筆畫先修補,要先朝聖之路中法國之路的路線再一次描繪,這是在開展前一週最後一次與胖老師及同學們上課時,胖老師問我走朝聖之路對我的意義?

我想了想,朝聖之路改變了我對於旅行的方式,我的旅行不再靠車程畫出行走的路線,我用我的雙腳去畫出我的旅行軌跡,我莫名的愛上這樣的旅行方式。然後老師直接下指令,那就在地上畫出你的行走軌跡,腳踏實地的,而觀賞者會踩踏著你的路線欣賞,你每次進展間需要將路線再次整理重新畫過。

地板上的路線,需要跪著才能畫,汗水直接滴下….諾大的空間自己一個人獨自蹲跪在地上,慢慢的將法國之路、葡萄牙之路與英國之路補畫清楚,我慢慢的感之到這裡也是我的一場Camino!

將所有的作品再一次整理好,打燈光打開等待著參觀者的到來,等著等著…拿出書籍閱讀、等著等著…放個音樂來聽、等著等著….站起來,再將自己的作品環看一遍,等著等著…今天這段路,沒有遇到別人,只有我一人獨自在路上!

「個展日記」第一件:啟程

作品:啟程

2020/07/12開幕了!歷程1年3個月,總共5個學期,最後一個多月的密集準備,一個星期的佈展,生命中的第一個個展,開幕了!

展覽名稱:在路上,一開始想這樣的題目,因為愛旅行,但人從有生命開始就在人生這條路上了,不是嗎?而某些時候我們可能因為很多所謂的理由或原因讓我們無法朝著我們想要的路走,但有時候僅僅只是一個動念,只要起身….只要上路,就在路上!

閱讀更多

「個展日記」終於可以畢業了!

旅程的結束,寫一張明信片給自己或一位遠方的好友

星期五,倒數第二天,滿懷著不安與期待開門走進去展場,自從星期三晚上下班進去展場看到作品從天花板上掉下來,一瞬間腦袋全空掉,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這要爬高的工作不是我自己一個人可以獨自完成,必須有人幫我,我不知道除了亭勻我還能找誰,當下馬上先敲她,她很有義氣的再排出週五下午的時間給我,我內心雖然焦慮,卻也知道這是她能給出的最多了,內心默默的安慰自己,一定有辦法的,但只有身體知道我有多不安,獨自一人將掉在地上亂七八糟的玻璃紙小心的收拾起來,還好作品都沒有壞,看來只要天花板的鉤子想辦法加強就可以,確認一下沒有掉下來的鉤子,果然是貴森森的3M家的,這個時候已經沒有省錢的本錢了,只能把錢花下去了。

閱讀更多

「個展日記」上路中…

到數七天,今天同學亭勻的座談會,早上一邊跟她聊天一邊動手做著手工品-馬賽克,第一天佈展完回到家放空1個多小時後,梳洗完畢,應該上床休息,但腦筋完全無法停止,決定拿出這個作品在房間開始動手做起細工活,做到累了,才有辦法休息。
2020/7/5佈展第二天,早上六點不到醒來,腦筋馬上轉動起來,無法停止,決定起來繼續做著昨天的女工活,做到快10點,把所有東西打包準備去展場,就這樣跟亭勻兩個人11點不到在展場內各自做著自己手上的事情,她準備著下午的座談會,我在太陽的工作室繼續編著女工,中間一度發生沒有預料的問題,當下好挫折,現在這種時機幾乎沒有重新來過的時間了,還好亭勻幫忙給了建議,順利完成作品,其實如果沒有時間壓力,一邊動手做著手工,一邊跟人聊聊天是一件很聊癒的過程,可惜…..

作品完成後,數數前後花了至少6個小時,無時間去力氣好好欣賞它,因為還有很多待完成的作品尚未完成,但座談會時間已到,先讓自己抽離一下。

座談會前先衝回家把要請家人搬運的桌子、電風扇及一個箱子先集中,座談會中間還家人幫忙運送到了,離開會場去處理東西,其實自己很難專心在座談會中,但需要先觀摩一下,三週後換我的場子阿!

晚上上課,先確認亭勻座談會的狀態,太陽聊聊老師桃園班看展的分享,思思與太陽個展暫延的說明,最後順我的個展,再順一次,在某個作品中總是紅眼眶,唉!順作品中胖老師再度修正,感覺自己更穩了一些,對於作品的吊掛、燈光處理,大家建設性的建議,讓我有方向

是的,這也是一趟旅程,知道7/12我就會抵達目的地,但在抵達目的地之前,需要拼搏盡自己不後悔的努力!只要上路,就在路上!!

「個展日記」它們不是漂亮的,它們是有故事的

總算……
看著在大大的機器上被印出,還是有種激動的


雖然在6/11生出了個展海報與酷卡,確定了開展日期,也確定了主題,更確定了展場分佈圖要擺放的作品,與第一個開展的同學相比,我的作品幾乎都是這一年多來的作業延伸、放大版;老師跟同學都不斷地安慰我來得及的,但我自己確有種莫名的焦慮跟動不起來,雖然看似自己都在某種節奏中,但內心有一種無法動彈的壓力。

雖然跟著老師的教導,也乖乖的遵照著,盤點著所需的材料,上網尋找這些東西將它們一一放進購物車中,思索著作品在展場中該要有的尺寸,那樣大的尺寸要怎麼擺設,展場的限制該如何克服;影像要輸出,輸出尺寸的大小、材質….這些東西每天每天都在腦袋中轉,都在腦袋中盤算,我不知道該如何抉擇,我期待老師可以幫我,也在跟老師拉扯中。

活到這把年紀,竟然面對過去自己從未有過的經驗、過去自己有辦過活動,組織過活動,跟一群人工作,面對一個展覽的架構是全新沒有過的經驗,尺寸大小、空間運用、甚至燈光的決定、材料的特質、作品的呈現…這每一項一項都讓我陷入沒有經驗可供判斷的深淵之中,我不知道自己下的每個決定是對還是錯?當自己還在對所有作品的定性還在猶豫不決之中,時間卻已經不等我的到來….

閱讀更多

<影像創作班>第三次小呈現之後

小呈現日期:2019.09.08

面對自己有缺少作業的一期,思索自己的小呈現時,壓力非常的大,很擠壓自己的腦袋,壓力異常大的狀況下,自己還是只能癱在床上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腦袋不斷的思索著該怎麼去面對週日的小呈現….雖然很想逃避,但逃避不是自己允許自己的方式,只有豁出去了!

選擇兩個作業作為小呈現!

時差直系血親

以自己的〈身體〉與〈情感〉作為自己作品的呈現,這大概是我唯一會的方式,這樣的展演其實很卡,情感的太多與不夠都是矯情….

確實在小呈現的當時,自己面對一大群陌生人的觀看,自己有壓抑….

老師提醒若是一次又一次的操練,會如何呢?

無標題 無標題

(左) 時差作品 (右)直系血親

=========================

閱讀更多

<影像創作班>3-7:時差~地球的公轉與自轉

上週作業因為太難,所以當壞學生,沒有做作業,或許以後會想要補作業吧!再看看囉!

2018.08.18作業-時差~地球的公轉與自轉

公轉

IMG_5055

我知道不管我怎麼努力的想要拉近我們之間對於地球公轉25年的差距,而這25年地球公轉的差距讓我們之間除了年紀之外,還有多了許多許多難以跨越的鴻溝

您的高職文憑在當時已經是高學歷,而我的大學夜間部文憑,我想是某種高不成低不就的吧!

您的重男輕女觀念,是我最難以接受,我大概永遠都無法忘記在我高中畢業時,您希望我去就業將升學唸書的機會留給弟弟們。

您對奶奶的孝順標準,我想是我一輩子也做不到的吧!

自轉

我們一直有個8個小時的地球自轉時差,永遠都是我的早安對應你的晚安,直到某一天,

我的夕陽=你的日出

這時候我們之間總算因為看著相同的太陽而可以短暫的超越地球的自轉時差了!

你的日出,我的夕陽,我們望著同一顆太陽,感覺我們在一起!
Your sunrise, my sunset, We look at the same Sun, I feel I am with you!

Sunrise on Lisbon

Sunset on New Taipei

<影像創作班>3-5:親人-直系血親

家人-直系親屬 家人-直系親屬

▲藍色代表我放在父親上的:崇拜、討好、期待;黃色代表父親對我的:要求、評價;紅色則是我們之間:叛逆、衝突、冷漠

▲現在將這些對彼此的期待、要求及衝突變成我們之間的楚河漢界是我自己目前覺得可以接受的相處方式

2018.08.04作業-親人

這一週的作業是親人-直系血親,作業題目下來後在腦袋中醞釀著,其實很快就知道自己想要朝那個方向去做,但因為第三期的學習是敘事與現成物的運用,自己一直對於現成物的學習出現障礙,真的很難去思考將現成物放在自己想要訴說的文本之中,一直想著該如何去表達這一次想要訴說的文本….

星期五下班前在自己工作的場所借到一組似乎可以運用的小寶寶們的玩具,不確定是否能用上,但先借回家吧!

想了許久關於自己與父親的關係,身為他的第一個女兒,他是我豎立權威者的形象,在他身上我放了許多自己想從他身上得到的關愛與期待,但也不斷的在與他互動之中感受到他對自己身為長女的要求,經過彼此的碰撞,到自己長大後,權威者形象的叛逆、父女間的衝突到最後關係的冷漠,而現在暫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調整這樣的關係,或許現在的楚河漢界是彼此最安全且不傷害彼此的最好距離,告訴自己就先這樣吧!

video-1565015274

<影像創作班>3-3:在路上

話說我竟然稱過半年了,完成了2/5了,進入第三學期了!呼呼呼!有種很奇妙的感覺,對於創作我竟然也可以玩得下去!

本來期待自己可以將每次作業的生產過程記錄一下,但一不小心默默的進到第三個作業,卻沒有生出記錄,而且還每週被作業給卡到什麼都不想做阿!

事不過三,第三個作業一定要寫出點什麼才好!

第三週的作業是:在路上!

對於這個作業閃進來的就是自己這兩年(2017 2018)連著走上Camino,2017年的法國之路(Pamplona開始),2018年的葡萄牙之路(Porto開始),2017年走到Santiago de Compostela之後,那是種用盡所有能量完成一件事情,一方面對於自己挑戰成功感到開心,一方面也清楚自己大概2~3年不可能再做這樣的事情,但回家後不到半年心中竟然又開始想回去,對外理由可能是喜歡葡萄牙,喜歡這樣的走路旅行…但其實知道自己對於走在那條路上有一種魔力,那是一種深深著迷的在路上的感情!

當妳出發前,對於這一趟路將會有很多不安或是興奮的想像,對路上的所有可能發生的狀況感到不安,妳會在包包中準備好因為內心不安而擺放的行李(春夏秋冬衣物、鞋子、臺灣的零食、書籍….)這一條路將給妳的考驗…..

身體的恐懼

雙腳行走700~800KM,每個旅者首先面對的是雙腳的行走力,記得自己當初出發前最怕的是起水泡,買了網路上推薦的襪子,準備了前人建議的凡士林,帶著自己的北方臉的登山鞋,但….第一天走完24KM,脫下鞋子就發現右腳底長了一顆水泡,而且很清楚是在最後的2KM時長出來的。

第一天就面對自己最害怕的水泡發生,面對著自己面對自己曾經如此不熟悉的腳底,別的朝聖者的方式或是臺灣登山者的方式?網路上對於水泡的處理方式,而自己全新的經驗,選擇朝聖者相傳的方式,做好包紮,帶著痛但可以行走的自己繼續前進。

2018年再度面對水泡,它們已經不是難題,而變成日常,處理完就沒事了!

未知的恐懼

帶了好多自己都不確定是否會用上的裝備,每天每天背負在身上,因為不確定是否會在旅途上的每一個時刻會需要,直到某的時刻檢查自己的背包,再一次確認每個裝備-需要或是因擔心而背負,甚至在必須割捨時,什麼裝備是要被捨棄的,因為不捨棄它將讓自己無法前進,而這時候就能非常清楚的認知到到底什麼東西才是不可缺少的。

2017年在Burgos進行了斷捨離可以利用西班牙郵局把自己與同伴共4.5KG的裝備寄到終點郵局寄放,2018年已經精簡但仍要斷捨離,將一本書(流浪者之歌)留在Hostel,將輕便腳架送給短暫同行的新朋友,2018年相對決斷許多了!

心理的恐懼

雖然自己在2017年突破了對於水泡的恐懼,但2018年因為有人可以同行,連續兩天走超過自己能力的公里數,導致腳踝與膝蓋發炎紅腫,讓自己變的不良於行,即使讓自己休息了一天都沒有馬上恢復,面對雙腳直接出現的疼痛,讓我非常猶豫是否要繼續旅程?無法評估這樣的疼痛是否會對身體造成傷害?臉書社團臉友的一段文字:

走就是了!只要傾聽身體的真聲音,去除頭腦控制念頭不行的假聲音,情緒不安趕著急的假噪音,循序漸進,它行的!

才解除了自己心理的恐懼,決定讓自己往前!!

自己的節奏

2018年選擇自己一人獨自出發,第一天開始走,內心充滿不安,一直在迷路,所以當第二天認識了波蘭家庭自己像是溺水的人有了一根浮木,緊抓著不敢放,配合他們的里程數,勉強著自己的步伐,當自己身體發出警訊後,看到自己身體的限制,在後段又是自己一個人的旅程中,總算清楚的經驗到屬於自己的節奏,沒有配合別人,聆聽身體的需要與感覺,也是這樣第一次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與身體的和鳴!

說完敘事,接著說一下自己的作業呈現:

IMG_2872

拿了朝聖護照的其中一本,用法國之路路線為藍本,因為這條路是一路向西,護照是右翻,所以把護照顛倒,將路線圖手畫在描圖紙上,並點出幾個重要城市點。

根據身體的恐懼、未知的恐懼及心理的恐懼將當時的照片貼在這一路上發生的時候(描圖紙上),而在描圖紙下則是貼上幾張路上感受到美好的時刻照片,而第三層則是原來的朝聖護照一路上蓋的印章。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