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高雄

【高雄】我在高雄‧一個人

很久沒到高雄,這次因為一個小會議….星期二一早搭高鐵到高雄,接著與同事會合飛奔至墾丁,本來以為有機會可以去摸摸海水,沒想到第一天為了要趕晚上的報告,只好乖乖待在房裡準備,第二天竟然一場大雨….是的,海水沒碰到倒是雨水碰很多拉!

第二天早上墾丁竟然下起大雨,同事說:墾丁很少下雨的。我說:我來這麼多趟還第一次碰上下雨說。大雨讓大家的遊興銳減,早餐過後準備回高雄了。只有在順道 進去恆春跟恆春古城南門拍照,阿嘉的家因為太早沒開,門口拍照應應到此一遊。拍完照老天爺又在趕人了,因為雨下來了。

到了車城,同事說土地公廟的旁邊的鴨蛋與皮蛋很好吃一定要進去買一下,好大一間土地公廟,旁邊的小巷弄是觀光客遊覽的地方,趁著還沒遊覽車進來前,一群女 人家買買買,在這裡品嚐了出名的綠豆蒜,一出來雨又追來了,衝衝忙忙大家趕緊上車,這一路真的是被雨追著跑。

中午前回到高雄,天空雖然陰陰的還好雨還沒到,在南部辦公室用過午餐。悶熱的天氣讓我有點猶豫了,或許該提前回台北,心裡掙扎著,一方面覺得一個人背著行 李、悶熱天氣、孤單一人總總都在讓我往回台北的方向評估,可是一方面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一個人旅行,幾番掙扎後,決定還是要一個人在高雄市走走。打了電話 問高捷行李能寄放的地方~左營站、高雄火車站,因為要搭高鐵回北,所以決定要先將行李放寄放在捷運的左營站。本想請同事送我到捷運衛武營站,讓我自己開始 一個人的旅行,同事評估後,給我另外一個建議是她送我到台鐵鳳山站,我趕搭13:58的區間車到新左營,這樣會比從衛武營捷運站到左營站快。聽了同事的建 議,快快出門了….

【我在高雄‧一個人】

我在高雄‧一個人 啟程 閱讀更多

紫斑迎新春活動

「雙年賞蝶活動」預約報名開始,請民眾踴躍參加(2006-11-20)
世界僅有的兩種越冬型蝴蝶谷之一 「紫蝶幽谷」,每年冬天,保守估計至少超過百萬隻紫斑蝶會乘著滑翔翼般造型的紫色翅膀,來到茂林- 成千上萬沉睡中的紫斑蝶被喚醒。避風的山谷,形成最多可達六十萬隻以上的越冬集團,和墨西哥的「帝王斑蝶谷」並列為目前世界僅有的兩種「越冬型蝴蝶谷」。

今年本處將持續舉辦「2006/2007雙年賞蝶系列活動」,活動日期自95年12月16日至96年2月11日,於每週六、日舉行:

▓靜態賞蝶活動:
主題:蝴蝶影片媒體播放/二大蝶道影像展
地點:茂林國家風景區管處理
▓動態賞蝶活動:
地點:高雄縣茂林鄉紫蝶幽谷(高132線0.5km處)
六龜鄉三合溪步道(台27線15.5km處)

因為這個世界上僅有的兩種蝴蝶之一,我們從台灣的北端星期五中午出發,驅車飛馳到南台灣去探望牠們…..2007新春~~迎紫斑蝶

2007/01/12 台北–>高雄 茂林國家風景區

閒晃的歲月中,星期五中午一點與小芬嚴大哥在士林捷運站會合出發,今天要飛到高雄茂林,是趟不輕鬆的長途,中間還要去接在彰化的育文,這趟旅行前一天做了個不停被人載來載去的夢,不懂為何在行程前做了這個怪夢,後來想想瞭解,因為這趟大家出發時間不同,大哥要我們台北車先到楊梅接楊氏夫妻,然後到新竹換崔老司機,大哥與我通了幾次Skype跟改撿人的地方,搞的我有點焦慮;所以做了這樣的夢先幫我釋放一些焦慮。沒想到我們準備上高速公路時,我打電話給楊太太,嘿嘿!她們竟然已經讓大哥因為從中原大學出差完畢順道先撿回去了,而崔老司機也因為中部出差趕不及放棄了,我們就臨時改撿在彰化的半熟朋友育文。 閱讀更多

六龜探望學姐

2006/12/18(一
比平常上班稍晚一點點的時間我出門了,昨天先跟老爸說了一下要到高雄訪友,爸爸很貼心的說:反正沒工作了,出去走走也好。謝謝爸爸沒有多問,讓我可以不帶愧疚的心情出門。
10:00am左右搭上阿輝的車子,上了北二高往南飛去。

中間在休息站短暫休息吃飯,本想找個地方喝咖啡,只是那個休息站No Feel,好吧!繼續找下一個有Feel的休息站,該是過了台中後的某個休息站,有便宜的現煮咖啡,還有免費無線網路可以用,不錯不錯,我們在這裡歇腳,各自拿出自己的電腦上網了。大概 30~40分鐘吧,趁著電池還沒有用完,今天晚上他有個演講在高醫,要在6點以前趕到,喝了咖啡,可以繼續出發了。

還蠻順利的找到學校,接待學生很Nice的接待了我們,簡單的對話,大概知道他們的背景。走在這樣熟悉氛圍卻是陌生的校園中,某個部分的回憶慢慢的被叫醒了。本以為自己一定會不知道該如何與這樣的年輕小朋友說些甚麼,沒想到…哈哈還可以小聊一下下。

7:00PM阿輝的演講開始,第一次聽他用另外的角度介紹自己分享自己,很不一樣的感受。因為前一天剛初步剪出愛之抱抱的MV,在演講的後面先讓他們看一下,他們的分享讓我相信這樣的片子可以感動人的,還好還好。

10:00PM結束第一天,可以悠閒的吃個宵夜,然後今天我借住阿輝的高雄的家。

2006/12/19(二)
      第二天的閒晃,昨天晚上睡得有點不安穩,半夜突然左手臂好癢,拼命的抓卻不敢(想)開燈看看自己的手臂究竟是怎麼了,告訴自己沒事情的,繼續睡覺去。清晨依舊被自己的6:45的鬧鐘嚇醒,每一次按下手機的鬧鐘都會問自己一次明明就不用上班了,妳幹嘛還讓這個鬧鐘繼續著呢?問了自己卻說不出個所以然,傻氣的不願意將設定刪除掉,寧願讓自己在每天的清晨醒來然後轉身再繼續睡去。
8:45am實在睡不著了,決定下床,看看手臂沒有任何異樣,突然有種難道我昨天是作夢的嗎?還好床下的水瓶證明我昨天有醒來過。在浴室的鏡子前面,眉心的皺紋明顯了,我嚇了一跳,不會吧!難過過去我不曾注意到嗎,眉心怎麼會皺成這樣子阿,試圖想要用手去將它撫平,傻子!

整理衣物,將所有的東西打包完成,不知道要做些甚麼,看看電視吧。腦袋空空的,電視是最好的填塞物,只是頗像大便的。
十點多阿輝上來叫我,簡單用過早餐,阿華田+一片厚片土司,夠了。看著阿輝的姐姐,熟悉的眼神,習慣的口音,我想起了媽媽,不停的在廚房忙碌,將自己關在廚房中代表對家庭的愛,這樣的付出的愛有被家人收到嗎?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