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觀】六週年慶13-9

110430 053

還是想要記錄一下這個晚上…

第二天早上跟阿輝、Evên坐在沙發上亂聊時,我問:我們昨天晚上到底在幹什麼呢?跟某人糾纏了一個晚上…..還好後來我們都確認昨天的那個晚上,也算是為讀書會這幾年朋友的來來去去,大家趁機說說心情吧!為自己說的….

她說:她今天早上把一件工作放下,很早就到了約定的地點;

她說:她在感冒中;

她說:感覺大家都不理她;

我說:我感覺到她的指責。我有生氣了….我生氣今天早上一路塞,我生氣我真的沒有準時到,我生氣我真的不知道怎麼靠近她,我生氣我沒讓每個人都滿意

********   ********

他說:一進房間就覺得自己為何要這樣委屈,我大可以自己出錢去住好一點的房間

我那追求百分百完美的自我就在這一秒鐘粉碎了,我真的還是做的不夠好阿!

我一邊難過的掉眼淚,一邊憤怒的對他說:我可以把錢退還給你

********   ********

場景就這樣展開成楚河漢界的攻擊…..既使這端不斷的說明一切都是為我們自己所說的,那端還是在不斷的解釋他們的本意不是如此,但彼此的鴻溝似乎已經深深的,深深的不可跨越了。

記得自己還是試圖在這樣的鴻溝上喊著:

對她說:曾經我也有過這樣站在團體外面,自憐的說:大家都不理我;但…倒底是誰不理誰呢?在圈圈外,是被擠出去?還是自己選擇站出去?

對他說:尊重他的任何決定,但是對於在團體中每一個新進的朋友都是帶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期待新朋友的加入,但真的害怕不小心她們帶著誤會離開,而我就這樣再一次受傷了,但我知道這是選擇在這個團體就會一直一直經驗的,我接受!

這個晚上師父準備的活動沒做完,大家精疲力竭,躺在床上,我回想這個晚上我們倒底在幹些什麼?為了誰奮鬥一個晚上?終於…..在迷迷糊糊昏睡之前,我說:

每個新加入的成員都有種參與不進來的疏離感,但那卻不是我們所需承擔的壓力,因為,我們的過去他們真的來不及參與,可是,我們卻真心誠意希望我們的未來有他們阿!

這個答案讓我今晚可以安心的睡了!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