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蝟的愛

IMG_4933

         今天(2010/2/23)經歷一場超累人的核對,三個人輪流上場,若是要說我事先不知道是騙人的,只是沒想到過程是這樣的疲累!!偏偏又是在自己能力這樣低落的狀態中(感冒中!)

在回家的公車上,靜靜的回想今晚的對話,竟還不自覺得滴下了眼淚,我還不經意的對自己發出了疑問:這眼淚是甚麼?然後我開始回顧今晚累人的過程:

前一晚師父在即時通上敲出: 有空跟你核對一下ㄇ 我想~你是否不想幫忙。讓我很緊張的馬上撥電話詢問發生了甚麼事情。電話這端的我很緊縮的ㄍ一ㄥ住與他確認了一些事情,他要把一些屬於他個人演講安排的事情接回去做。電話這端的我,靜靜的回答:好。放下電話,心中一陣空白。恩!妳手上的一點一滴都被收回去了,妳越來越沒有價值了,那個四歲被遺棄的小小孩出現了。當然我也馬上對她說:這樣妳可以輕鬆點了,不是嗎?

偏偏今天白天上網查了關於工作坊火車票的相關事宜時又發現一些問題,偏偏下班時間又因為事情給耽擱,讓我晚了時間離開,一整個人處在極度的不安當中,搭車時心中不斷的演練著該怎麼跟師父說退票有狀況呢?我害他損失了多少錢呢?另外一個我又出來安慰說:這是鐵路局規定跟你無關阿,又不是你的錯!這樣的來來回回的自我對話,也許有些些幫助到吧!

 *****  ******  *******

        上樓遠遠看到他們,聽到他們愉快的笑聲,一靠近他們,感覺自己像個冷風過境般讓大家全都住口了!唉!真想找個地方躲起來,還是撐住讓自己坐下來,拿出電腦開機….趁著Even與子涵下樓買東西時,趕緊找話題問一下剛他們開會的內容,突然,師父非常嚴肅的說:妳不用打,我都有做筆記。恩!我安靜的把電腦關機、收起來、放進背包中,心裡那個受傷的小孩又出來了,我又哪裡做錯了呢?選擇安靜不說話好了。

聽到蛙等一下就要離開,大概從來沒有這麼希望他可以留下來陪我吧!他大概是今天出席的人裡面我最可以自在面對的,他走了,我該怎麼辦呢?不過他還是離開了!

突然師父開始說話了,他說:大家不知道妳怎麼了?不知道該怎麼跟妳互動,我對妳有些情緒,因為我在意妳,妳的不舒服我一看就知道,這也會牽動著我,除非妳跟我說請我不要在意妳,那…..

聽著他說這些話,我的眼淚很難控制,好多情緒好多話在心裡面翻來翻去,眼睛無所適從不知道該看哪裡,一邊試著整理心中的情緒,該怎麼說才不是站在受害者的角度,該怎麼說才不會落入人身攻擊。

於是我先對Even說:我看到自己原來拿我們的友誼在跟妳的愛情討愛時,我覺得自己很Stupid,我很不喜歡這樣的自己,可是如果繼續保持跟過去一樣的靠近,我擔心我會控制、我會期待、我會受傷,我不想要自己變成那樣的討人厭,所以我只能先讓自己往後退,讓我們彼此有些空間,這樣我才不會繼續有期待、有控制,因為如果再繼續這樣下去我害怕我會離開團體,可是我真的不想離開團體,這是現在的我可以做的方式。

接著我試著陳述自己這兩週來歷程,卻因為陳述過程中沒有表達清楚讓子涵動了氣。

*****  ******  *******

        結束了這一段漫長的對話後,Even握著我的手,子涵與師父的手也握進來,我感覺到我的背是麻的,猜想我是有試著在壓抑情感過渡宣洩的。當回家路上Even與子涵訴說著屬於她們間的話題,我靜靜的走在一旁,我真的知道這是我選擇要的距離了,我跟她們之間很多東西被打破了,我們要開始重新建立新的關係了。(書寫到這裡的時候,我仍然很難止住眼淚,是的,我看到了我的難過,深深吸一口氣後,我有些些懂了,我期待我們可以有新的關係產生)

下次見到她們時,我想我會這樣自我介紹:

妳好,我是刺蝟Lily,我有一顆溫暖、熱情、善感又敏感的心,我很想跟妳做朋友,可是我怕我身上的刺會傷了妳,所以請容許我們能保持一個安全的距離;如果有一天我的刺變短了或是不見了,我希望可以抱抱妳!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