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刀與夢

Hello:

關於你的指責

看到你的這些文字,我一邊看一邊感覺到自己的胸口悶,我的嘴角卻是有種無耐的笑,後來才發現我的身心不協調了,對於這些指責我感覺到很難過,但是我不想讓難過出來,所以我壓抑在胸口,而理智跟自己說別受傷。     我再仔細看你的文字,我為何受傷,我被指控是一個:沒有同理心的人、看著別人在受苦還落井下石的人。這兩個東西我接刀了,因為我的關心被如此扭曲了。

我問我自己:我有這樣嗎?如果沒有,那麼我就該輕輕放下那把刀,別再接這些刀傷了自己。

我知道你的痛苦,但是我不是你,確實不能完完全全與你同受,只是,你選擇要一個人孤孤單單,不給人陪伴。也或許你要的那種陪伴,跟我能給的陪伴是不一樣,那我必須尊重你。

沒錯,你的殘缺是我這個「健康的人」無法體會,可是你似乎忘記了,在這個團體中誰是健康的呢?誰是殘缺的呢?

最後,我只想說你的指責,我在三問自己,我確實沒有那樣的意思,也許我的言詞讓你受傷,那麼我必須將你的受傷還給你!

     我也很放心,你可以這麼有力量的寫出這樣的文字,至少表示我不用擔心你會傷害自己去做傻事!

 

*******

昨天與一位讀書會的朋友有著一段不太舒服的對話,其實也不算是對話,因為我都沒有回應他,至於我為何沒有回應他,也許就像師父說的,我「氣虛」,那我為何氣虛呢?我是個很會自責的人,所以我先問了自己有沒有像他所指控的那些惡劣的心態,我不是他怎麼可用那樣相對的態度來要求他,當然這裡面我也自己接了幾把刀,不過我想最重的一把是:

五……請你想想,如果今天我們易地而處,你有何感覺?你沒有經歷過 就無法體會這種痛苦 一個健健康康的人 能夠體會一個殘缺的人的感覺嗎?

我馬上抓到的畫面是在許久年前,我的好朋友跟我談她的感情困擾,我給了一些建議(其實我已經忘記那些意見是甚麼了),我只記得最後她回我一句話:你又沒在感情中,你怎麼知道我的痛苦與難為呢?這句話,我很受傷,可是在那當下,她說的沒錯,我是沒有在感情中,我給的建議….似乎是很不切實際。可是,我的情緒是,我活生生被我的好朋友給推開,她用我「沒有」這一刀將我跟她的同在切割掉,我們就被這句「你又沒在感情中,你怎麼知道我的痛苦與難為呢?」給分成兩國了。

現在因為你的事件,讓我再重新去檢視這個議題,讓我比較清楚了在這樣與朋友的互動中,是誰選擇將你推開分成兩國了。

=========

不太確定是不是因為這個事件,清晨有一個夢很清楚,我與幾個朋友一開始是一台摩托車、一台貨車要去某個地方,在台北市這個有些都是單行道的城市中一直繞來繞去的,應該是在信義路那邊吧,又是一個單行道。

我們不知怎麼的改道要去新莊,有兩種方式,一種要規規矩矩的走遠路,另外一條好像是捷徑,大家都不知道捷徑該怎麼走,偏偏時間又快到了, 我叫了台計程車,他知道捷徑,我們有四個女生擠進計程車上,摩托車與貨車跟著….

但是這個夢最後並沒有讓我們順利抵達終點,我整個情緒一直都是緊張與焦慮,我被放在一個不停尋找、不停循環、不停繞圈圈的的迴路中。

這似乎跟我星期六夢到我掉了鞋子,一直不放棄的尋找它的心情很類似,在夢裡我問自己那鞋子又不常穿,不見就算了,可是我的動作卻一直一直在某種循環中尋找著。

是否我的潛意識在提醒我:我的「我執」已經讓我變成沒有頭緒的蒼蠅了。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