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工作坊】之用眼睛述說生命故事

      只是當他在那邊一直敲門一直被挑戰時,我突然自責了,覺得自己好慘忍,何苦讓一個孩子去面對這樣殘酷的挑戰,突然剛剛那個邪惡的自己變成自責的自己了。

      因為大吉的離開,那一組的兩個人只好又開始到處找家了,小澤來到我們這組詢問,他的態度就柔和多了,照舊先問來這組的原因,他說:我一開始就想跟Lily一組,也想跟Even一組。我說:基本上我們會是集體呈現不知道你的呢?他說:我OK阿!可以集體呈現。我說:那你的故事是?他就開始述說起他的梁山泊與祝英台的故事了。恩,差不多都是苦命的、可憐的、自憐的。就這樣我們變成了四人小組。

      可是這樣好像又不平衡了,可是說真的我們管不了那麼多了,決定先顧好自己小組再來觀望;還好後來師父答應變成四、四、五人三組,這樣我們這組就沒問題了。

      而另外兩組似乎處在某種拉扯狀態中,這時候已經12點多了,便當已經來了,我們這組暫時只能先觀戰,只是當我看著大吉還在門外敲阿敲著,他很拗的試圖要進去,而那一組也拗阿拗的不讓他進去,靠近過去看看到底發生了甚麼?才知道原來卡在舜傑的決定,聽著舜傑與大吉的對話,我似乎看到大吉呈現的是舜傑的陰暗面,舜傑說對於大吉的委屈有心疼,我試著問:心疼甚麼?可是他說的話語裡面似乎都是生氣,我提出疑問心疼為何話裡都是生氣呢?這時候,海泙建議他們五個人手牽手不要再用言語解釋了。

      接著兩組都採用這樣的方式,來確認他們是否要同一組。

 

IMG_5832

【第二組成員,搞定~神話故事:祝英台之長髮姑娘】

      而我們這組阿!先放飯搶便當吃囉!
【用眼睛述說生命故事】
      利用午休時間我將早上分組的覺察簡單紀錄,趴在靠牆的椅子上,看著午睡中的大家,彷彿還可以感覺早上的張力在空氣中游離。

      下午一開始的活動是要先讓我們恢復感覺得能力~走路找感覺。我想我可能真的是被馬來西亞的面具工作坊給卡住了,走著走著就會思考師父為何下這個指令,忘記要在當下去感覺自己的感覺了。還好總是會提醒自己回來,我慢慢著走著,靜靜的走著,突然有個指令下來要我們找一個人與他靜靜在一起,我想找Flora(媽媽的投射)可是她去找別人了,我的眼淚馬上掉下來,這時候Even來拉著我的手,我跟著她坐下,可是我的心裡卻是一股揪痛,我不停的跟自己說:自己要長大,不能老是吵著要媽媽,自己要長大….看著Even(小Lily的投射),唉!我也只有抓住她的手靜靜的、靜靜的。

      接著要我們再找一個人,不能是現在的,我心裡完全沒有想法,指令:站起來倒退著走,有那個人是你很想見的?有那個人是你有話想要跟他說的?….我慢慢的倒退著走,看到煙,那是我小六時候第一次感覺到喜歡一個人的心情,我想跟他說說話,我們對看了一段時間,這時候海泙走在我們中間,我只好繼續倒退著走,期待能再遇到他,走著走著我又遇見他,這次我們對看了好久好久,我用眼睛不斷的向他提出邀請:我可以與你一起分享一段故事嗎?終於,我鼓起勇氣向他伸出手,他也接受我的邀請。我們找一個地方坐下,靜靜的看著對方不說話,沒多久,海泙加入在我的右邊,我們對她伸出手,邀請她。只是突然間我的左邊坐下了舜傑,我有點錯愕,望了師父一眼,提出我的疑問,ㄟ可是師父不理我,好吧!就這樣我們變成四個人。

      師父指令:用你的眼睛跟對方說說你的一生,說說你的故事,只有用眼睛說。
      我看著煙,他已經開始跟我說他的故事了,我可以感覺到那不是很悲傷的心情,而是一種淡淡的哀傷,也許是一種心疼的眼淚,我靜靜的看著他的眼睛,我正在聽一個心疼的人生故事。漸漸著他的眼淚停了,他的眼睛有一種祝福。(後來煙與我分享他投射我為他的姊姊,她一個人孤孤單單在美國,煙很心疼她。)
      我開始說我的故事,我先跟他說我想起母親的心情,我好想念母親,接著我跟他說:我終於再見到小六的自己與他,謝謝他讓我第一次懂得純純的愛是甚麼樣的感覺,那個傻傻的自己…..我以為我已經失去了她,謝謝他讓我找回初次懂得愛的自己。

      整個過程中,我就只有與煙說著彼此的故事而忘記要跟海泙與舜傑分享,ㄟ,真的抱歉耶!一首歌的時間真的不夠分享耶。

 用眼神說生命的故事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