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會三週年慶~II

2008/3/29
早上先去祭拜媽媽,沒想到出門已經有點晚了竟然路上還塞車,但是我竟然只有小小擔心一下子,還好大約才塞車15分鐘路況就暢順了。

回到家後,簡單整理後準備出門去跟大家會合時,看著早上有點陰陰的天氣,現在出了太陽,心中想著總算一切要順利了。車子開在路上陸續接到蛙通知我他到了、小克問在幾號出口、一切都還不錯,正準備要上台北橋之前,突然接到電話是個女生在哭泣跟我說她不要去了。
我直接反應說:涵你怎麼了?
電話:我不是涵拉我是E!
心裡想說:雪特!怎麼才剛開心又有狀況了呢?
對話中那端的E止不住的哭泣,她回答我的話我都聽不清楚,我心中擔心著其他已經到集合地點的伙伴,又想著該如何處理電話那端的狀況呢?這好像是個魔咒般每次她與讀書會有重要活動時候總會與男友激烈爭吵,而這段時間她處在一種很低落的狀況中,跟團體的互動有點冷,心裡想著該不該用力拉住她,拉了她又怕是我去挽留,不拉我又擔心這兩天她會怎麼樣呢?
我說:你確定不要來嗎?
電話:我怕我會一直哭。
我說:你覺得我們會介意你一直哭嗎?
我問:那你現在要去哪裡?
電話:我要回家!
我說:你要回家去,自己在家自憐兩天嗎?你確定要在家自憐不跟我們出去嗎?
電話;我已經遲到了,你們要等我嗎?
我說:你要多久可以到?
電話:大概要20分鐘。
我說:好,你現在出門,我們等你!

還好E決定要跟我們出遊,而不是躲起來,這時候心裡想:要是師父會怎麼做呢?要打電話跟他說一下狀況嗎?算了,這時候他正在忙著一個工作坊,反正她願意出來,等晚上師父到了他會處理的。

接著我馬上邊開車邊打電話請蛙準備他帶的花精,我想這時候E應該很需要急救花精穩定情緒,並請他們到另外一邊與我會合等E的到來。我還是因為緊張下錯橋,又繞了一圈才到加油站,加完油與蛙、小克及阿悠會合了,非常簡單的跟他們說了E的狀況,因為我自己也不清楚到底詳細狀況是怎麼樣。

20分鐘後E到了,紅腫的眼眶,接了她上車,阿悠車子開了,這車可以出發了。蛙馬上拿花精讓E握在手上,大家不馬上用那種濫情式的溫暖詢問,但都各自用著與她交情合宜的方式溫暖著她;蛙遞上花精、小克跟她打屁…

終於兩台車都順利出發了,而我也放心讓自己心情漸漸隨著越往南走而慢慢熱了起來。

一路車子的氣氛都還不錯,大家都先不去詢問E關於哭紅腫眼睛的事情,先用一些比較像亂扯的方式讓她心情好一些,路上一直與另一台車保持聯絡,只是還是碰到了塞車,決定從桃園切到二高去,希望這樣可以不塞車,沒想到聯絡道路還是一個「塞」字,我不由的又開始焦慮,要怎麼與另外一台車會合呢?
幾次與小芬聯絡後決定他們先到東勢去吃午餐或是騎腳踏車,在東勢等我們然後在一起到民宿。確認會合的地點後我就比較放下焦慮,就不會莫名的想要阿悠開快點,我們也可以在西湖休息站休息一下喘口氣。

****     ****

下午兩點終於在石岡跟另外一台車會合了,大家都在問那接下來呢?我說就是騎腳踏車,剛到石岡的時候與民宿主人聯絡確定今天沒有日落可以看,那就不急著進去山上,只要趕在六點半晚餐時間到就OK。

小芬車的伙伴都不想騎腳踏車,想要先進去民宿,讓他們抄了路線資料後,我們這台車的我、E與小克決定要騎腳踏車去,而蛙與阿悠則在旁邊的路邊咖啡廳喝咖啡….

這兩個多小時的騎腳踏車時間,玩的很開心…自己像個小孩子般與E不停的笑,我已經很久沒有離開台北出遊了,很期待這樣的拼命的騎著腳踏車,一路不停止的騎著,所以當回程的時候幾乎已經完全沒有力氣了,只要碰到每一個上坡就會讓我跟E停下車子只能用牽的慢慢走上去。也就因為我沒有注意時間的限制,讓阿悠因為等待的時間太冗長而很不高興。幸好在晚上的讀書會中他有將這樣的情緒表達出來,師父有幫了他去看到他的「總是在等待」的無奈,也很開心他在這個讀書會中試著將這樣不舒服的情緒表達出來。

還好從石岡到民宿的路程大約30分鐘左右,不是太久,而且民宿主人的說明讓我們沒有走冤枉路,大約六點到達民宿,先到的伙伴有些在房間休息有些到附近山區走走,大家都有各自的方式。

雖然大部分的人都到了,可是還有兩個人沒到-師父與舜傑,一個從新營開車過來,一個從卓蘭騎車過來,師父還好一路上跟他有保持聯絡,舜傑像是失蹤的孩子,手上剛好沒有他的電話,偏偏他又都沒打電話給我們任何一人。我就這樣一直揪著心等著他們兩個,而民宿主人的關心詢問更加深我的焦慮。

還好在八點左右我們正跟著民宿主人做夜間野外生態之旅時突然看到路口車燈,不會吧!師父竟然就這樣給找到地方,身上帶著手機還想萬一他有需要要報路說。趕緊回頭也不繼續生態之旅了,先在師父邊吃飯的時候跟他說了一下白天的狀況,也問了他要幾點開始讀書會,就在這時候戶外摩托車聲音,舜傑也到了,總算全員到齊了,我終於可以安心了。

IMG_149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