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生喜悅

時間:2007-09-20 23:14

黃髮小女孩

趕在讀書會之前先去探望一位好同學J,她星期五中午與夫婿做完產檢過來找我吃午餐,她頂著個大肚子,已經離預產期晚了一星期,跟我吃完午餐就要回醫院去催生,開玩笑的跟她肚子中的女孩說:就今天生一生囉。不要再拖囉!

結果竟然在星期五晚上六點多出生了,而且還是自然生的。

所以趕在她出院前先過去醫院探望她與Baby,不然她出院後南下回娘家坐月子,不知道何時才能見到她了。

小朋友因為黃疸過高在隔離病房照燈,新手媽媽很擔心小baby,穿了隔離衣就先進去,我們其他的阿姨們輪流一個一個進去看,走進隔離病房長長的走廊底看見 J彎曲的身子看著她瘦小的女兒,一見到我還沒有說話就被護士叫走,馬上把她手上的DV交給我,我接手過來,看著小Baby在睡覺,不太有任何動作,不知道 是不是要繼續拍,就一手兜弄Baby的手跟臉,一手繼續拍著她沒有任何動作的DV。

過了一會兒她回來了,接著護士也過來跟她報告小孩的狀況,可以感受到J一直擔心小孩的黃疸問題,擔心小孩所有的相關事情,看著一個媽媽對小孩的擔心。她提醒我該換手讓其他人進來看小孩,我出來了。

之後因為她還在與同事說話,我就先離開了,看著她剛生產完第三天早上,強忍著疲累的身體跟我們說話聊天,實在很心疼,不過這就是我認識的J,總是要表現出最堅強的一面。

看著她與先生將全部的心牽掛在小孩身上,J的妹妹也趕上來,接著下午小孩的外公、外婆、舅舅都要趕上來看,我懂一個小孩將會帶給一對夫妻、一個家族的注意力,現在大家都可以放下彼此之間的問題,因為現在有個新生命需要被照顧,她現在是大家唯一的重心。

走出醫院,我一邊走著,一邊問自己:怎麼這麼的失落呢?我疑問著,我該為好同學J感到開心,可是,我怎麼覺得竟然是失落呢?當我坐上捷運趕著要與讀書會同學碰面時,我想到了,因為我在短暫的為她感到高興後,我還是要繼續面對我自己的“生存焦慮”。我還是要面對我自己。當我想到答案時,覺得放鬆了!

這似乎也呼應到今天我們將要讀的第十章中的一段

一個人越有控制權,就可以離本體焦慮及無助感越遠。

但是焦慮與恐懼事實上並未消失,只是被意識經驗驅逐出去,轉而埋藏在人的更深處。

Facebook Comments